花木蘭情牽今朝  

  讀書時,我極喜歡南北朝時北方的這一首民歌《木蘭詩》,因為它朗讀起來音韻美,所以我常在高聲吟頌中自得其樂。特別喜歡的一句是「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每每吟頌至此,心中便暖洋洋的,感同身受那恢復女兒身的自覺和愜意。長大後,學了心理學,知道那種感覺是「角色認同」,都是女兒家嘛。   

  美國迪斯尼公司出品的動畫大片《花木蘭》中木蘭的造型,雖然無我們國民通常意義上的認知,但大多數人還是接受了她。在台灣版的電視劇《木蘭新編》中由袁詠儀扮演木蘭英姿颯爽單看台灣的中視因《木蘭新編》而獲收視率第一的成績,可知袁氏木蘭是有人緣的。市場規律證明,只有女明星撐台面的戲往往難有好收場,所以《木蘭新編》中木蘭身邊簇擁著三個男人就可以理解了。這三個男人,哪一個都不可輕視。在《青蛇》中飾演法海的英俊過人的趙文卓在劇中作為木蘭的夫君李亮,雖然他在《黃飛鴻》和《中華大丈夫》中實在不出色的表演令一些觀眾失望,但有勇有謀有情有義的李亮這一形象相信可以替他挽回些面子。焦恩俊作為木蘭的青梅竹馬,剛一出頭做姜太公般在河邊垂釣,後與木蘭對話時更處處透著睿智,可惜隨著劇情展開偏是「既生余何生亮」的命,最後竟落得個看破紅塵獨對青燈的結局。比較出彩的是孫興的蘇吉利,演出極具喜劇效果,放著好好的神仙不做,一不小心愛上了木蘭,最後只好在凡間潦倒地挨「老病死」三苦。   

  現代人看《木蘭新編》的確只能是看個熱鬧,因為我們已經很難體會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艱苦了。我感觸頗深的是女兒家木蘭雖然英雄了得,卻還是選擇「不用尚書郎,願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的一片澄明之心。 文:馬小涵

 

2000年1月28日【精品購物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