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高飞之泪痕剑》讲的是一把完美的剑和一口神秘的箱子引出的爱恨情仇。整部剧以一个阴毒的陷阱为背景,在谜一样的气氛中展开情节。“阴雪霏霏,二月的长安古城杀气暗涌。江湖中永远不败的英雄偶像——司马超群在雪夜里等待着“雄狮堂”的朱猛……”古龙的作品都是以兵器定位,而在本剧中就以一把泪痕剑勾出一段错综复杂离奇身世,以一口箱子左右剧中人物跌宕起伏的命运。泪痕剑,一个生命的谶语,剑炼成之时就注定了父子相残、至爱分离,一个又一个的阴谋在剑身上滚动上演,剑,因承载了人性的贪婪而泪迹斑斑。而那口神秘的箱子,从来没有人见到打开过,因为里面拘缚了许多暗夜的灵魂……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北京时代长河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接触到了这个剧本,惊奇的发现这是一个古龙武侠版的《无间道》,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古龙就用他匪夷所思的想象力创造了武侠世界的《无间道》浮世绘,用犀利而绵实的笔调勾勒出了血雨腥风的江湖、反目成仇的兄弟、诡异惨烈的杀戮、爱恨交织的情仇。北京时代长河影视文化公司发展有限公司和江西电视剧制作中心当即决定把它拍成一部经典古龙剧,经过两年的剧本准备,终于在2005年4月正式开机

  在《长剑高飞之泪痕剑》中,近年来首次出演古龙武侠剧的香港古装美女蔡少芬出演了古龙笔下的一号悲情美女蝶舞。古龙爱女人,在他的书中女人美则美矣,但都只是惊鸿一瞥,草草过场,见不到多少用心和用情。但是在《英雄无泪》中他第一次倾入了强烈的情感去写一个女人美貌之外的灵魂,第一次把只给男人的敬重、珍惜、感叹等赞美给了一个女人,所以蔡少芬演绎的用心又用情。而曾主演《小李飞刀》中男一号小李飞刀的焦恩俊则在该剧中主演了正邪难辨的卓东来,焦恩俊笑说,这是他和古龙再续前缘。剧中豪气干云的朱猛是内地实力派演员,在《少年天子》中出演“十三爷”,在央视大戏《沧海百年》中演男一号林文察。在本剧中,焦恩俊、王辉以老一代武林霸主的身份带领着内地新晋小生——常铖,香港新生代优质偶像、台湾稻草人组合成员汤钧禧,陈凯歌《霸王别姬》中“小石头”扮演者费贺楠,演员戚迹,《七剑下天山》的高露,《可可西里》的酒吧女郎李雪莹,《京华烟云》和赵薇演对手戏的李奕娴等新一代武林精英协力完成这部古龙武侠版的《无间道》。

  《长剑高飞之泪痕剑》在创作之初,出品方就本着“纪念古龙,拍出最完美的古龙电视剧,改变“古龙小说好,但是不适合拍成电视剧”的看法”的宗旨,在剧本和制作上不惜重金,以汉唐时代为造型背景,但又不拘泥与此,浓抹重彩,飞扬跳脱,在力度和厚度上重现了古龙的意境。如剧中红花集的扶桑客栈。客栈老板娘是一日本女子,丈夫全家被杀,自己受尽凌辱。她为了报仇,苦练武功,终于手刃所有仇人,而藏匿于红花集,经营着小客栈,整个人的性格也变成了一个多面人,可是心中的性与欲却是不变的。在客栈的设计上,就大量取用原木,一楼大厅是中、日风格混合,在制作景观上显出些许东洋风味。如水车、水车造型的蜡烛吊灯。而二楼的扶桑房间就完全是日式风格,浮世绘,大型木制浴桶、塌塌米等。尤其是中厅后面的壁画绘制了一幅大型日本武士骑马的画,以黑与暗来描绘出肃杀的感觉。武士的两眼血红,天上秃鹰翱翔,武士手中的刀寒光闪闪,盾牌上的日本幕府时代的樱花标志亮丽刺眼,表现出了一个东洋女子的仇恨与感情饥渴的对立面。

  整部戏的景观里,以大量的铜制烛架、烛台、木架烛台、火盆、吊烛台、怪兽造型的香炉、直径四米的风车吊烛灯台,灯影旋转交错,完全是以火光大小的变化来衬托整部戏的独特一面。在光中、火中、人影中来闪烁人性的黑暗面与不曾磨灭的微微光亮的一面。

  剧中每个人物所使用的兵器都是量身定做的。如朱猛的大刀特别有厚重感,卓东来的佩剑是汉唐草龙造型,萧泪血的箱子用了机阀按钮式组合,内含一百多种杀人武器。而最重要的“泪痕剑”则是以一滴泪痕来处理,在剑身上挖了一个洞做成透明的泪痕,里面放一滴水,当光打在上面的时候有闪闪漂动的感觉。这些制作在武侠剧中都是非常新颖独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