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经典爱情故事搬上荧屏没什么新鲜的{可让一个出道不久的外国选美小姐抢去风光饰演中国古代传奇女子{且在凄美的爱情绝唱中哦糅进轻松幽默的喜剧调味品{这未免让人心生疑惑又添几许兴致{再加上台湾多情武侠小生焦恩俊的洒脱出场{以及导演王亨里处处埋设的【误会大法】{使得一个有关【文君当垆】的历史传奇剧《凤求凰》(7月2日CCTV-8播出)变得神秘而令人期待|

 

一个典故

在全球十大经典爱情传奇中,中国有三对情人榜上有名:相如文君列第一,唐明皇杨玉环列第三,徐志摩陆晓曼列第十。《凤求凰》即是根据著名的“文君当垆,相如作赋”改编。

两个新人

“新人”1 焦恩俊:我是弼马温噢

千万别以为焦恩俊和《小李飞刀》中的李寻欢一样冷峻而略带忧郁,他妙语连珠的回答常常把记者逗得仰脖大笑,为了证明自己回答问题的可信度,他不时招呼着不远处的导演:“导演,亲爱的导演,快过来……”然后,拍着导演的肩膀:“不吹捧,导演的底蕴非常深,他对相如和文君的理解比我们深刻得多,我们算什么,我们只是他的一个棋子,他把我们放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但是我们不能给他丢脸啊。”导演一旁夸赞:“朴美宣是一个小妹妹,一个出道不久的新人,焦恩俊可是一个老练的人。”焦恩俊则马上插话,“没有啊,我新人哎,导演”神情中耍宝得可爱。
戏中,焦恩俊少不了大段大段吟诗弹琴的文戏,什么兮啊乎啊搞得人晕头转向,可焦恩俊并不惧怕:“这能难得了我?。”但也有让他犯难的时候——弹古琴。“之前拍武侠剧接触过古筝,都是乱弹一通,古琴实在太难了。”为此,焦恩俊专门聘请老师学指法,弹得也有模有样。于是有记者问:“现在还有没有再弹琴?”焦恩俊故作惊讶状:“天哪,你以为我很闲嘛。”
武戏是焦恩俊的长项,骑马更是小菜一碟,看得导演都惊了,“小弟我骑马技术还可以,导演刚开始还替我担心,到后来只要拍我骑马的镜头,他就兴奋,就想多拍。”一旁的导演连连点头:“马上戏最省时间,他控马的能力出乎想象……”没容导演说完,焦恩俊又耐不住性子了:“报告导演,我插一句,其实我是弼马温啊。”全场大笑。

新人2 朴美宣:我有亲和力

相比焦恩俊的老练,韩国美女朴美宣就文静含蓄得多。这个在美国长大,2000年韩国选美小姐出身,曾主演过《顺风妇产科》的女孩身上有一种质朴青涩的味道。“第一次看剧本,我就喜欢上了卓文君,她的爱情故事是所有像我这样的女孩子都渴望的。如果问我的优势在哪儿,也许是我的亲和力吧。”

三种争议

从《凤求凰》开拍前三个月的选角起,有关是否启用外国演员,风格如何定位等问题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争议,为此,记者采访了导演王亨里和制片人李功达。

争议1 外国人演文君

制片人:朴美宣在形象和气质上接近我们的要求,国内演员人才济济,但用一个相对陌生一点的面孔来演中国著名的美女,可能会使观众更直接地进入角色。
导演:我们选男女主演选了三个月,没有什么具像的东西了,是一个幻影。当你形成一个幻影的时候,就没有谁行谁不行的问题,它是一个像缘分一样的东西,朴美宣有这个能力演好。

争议2 情感尺度(台湾、韩国演员情感戏都很夸张,怎么调和?)

导演:舒服吧,不造作,并且由衷,就够了。这样不搭轧的两国人能接轨,要表演好,剧作很重要。我们的基调是儒雅浪漫传奇的,绝对不允许无端洒狗血就草草了事。有些演员会有比较强烈,比较不准确的东西出来,这跟规定情境有关,如果一个剧本把规定情境写得很准确很明晰,演员不应该有不准确的东西出来。

争议3 凄美爱情加入欢喜风格(凄美爱情,但基调又不乏轻松幽默,怎么统一?)

导演:这就是我们要克服的问题,剧本用了一个误会法,误会法就是强制性地把观众带进故事,即便是凄美、凄哀甚至是大悲大痛的东西,都永远不会让你感受到真正意义上的悲剧。误会嘛总要解,不断有悬念,有期待。写实悲剧就要写它怎么掉泪,怎么凄苦,怎么自残,我们不是,我们用情绪延伸,用音乐,画面,诗,古琴造一个凄美的幻觉,观众欣赏戏的时候不是思考的快乐,得到的是感官快乐,是美,是绚丽,不让你沉重,我们叙述的表情永远潇洒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