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小生焦恩俊一年花上10个月在中国拍戏,只留两个月回台湾看妻子和两个女儿。最近他还变成了妻子口中的“儿子”,为什么?

  原来,他请妻子担任自己的经纪人,让她每半个月便在海峡两岸飞来飞去,一方面照顾在台湾的女儿,另一方面便是这个像儿子般的丈夫。

  聚少离多,夫妻感情如何维系?焦恩俊说,经常离别,每次重逢像是遇见新欢,永远像在谈恋爱。至于女儿,那就只好多寄照片,多打电话,多在网络上见面聊天来联络感情。

 

心仪的历史人物包括关公

  台湾演员中,没有其他人像他花那么多时间在中国,而且古装剧一部接一部,使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古人”。

  焦恩俊认为,古装剧讲中国历史,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观众,近年连欧美人也开始被吸引,所以有广大市场。除了《凤求凰》里的司马相如,他也演过海军大将戚继光,还有目前在拍的《武当》的武林大师张三丰,及即将开拍的《宝莲灯》的二郎神。

  虽然这些角色有人演过,但他自认能演出新的面貌,就像他在三年前新台合资剧《白蛇新传》里所演的法海一样。

  他心仪的中国历史人物还有关公,不过自认还未到扮演他的年龄。


《凤求凰》拍了五个月

  40集的《凤求凰》耗时五个月拍摄,比一般同样长度的剧集多了两个月,焦恩俊虽然因此收入减少,但他无所谓,因为能参与这么认真的制作,剧中每一样道具都经过时代考究,他认为很值得,也相信观众看了会记得更久。

  他在《凤》剧中有场戏,说他扮演的司马相如出征回来,得知卓文君身亡的恶耗,却不知是皇上准备给他惊喜,故意向他赐婚,瞒着他身边新娘就是卓文君,一直到新婚当晚,他向卓文君表面心迹,说他的心已随爱人的死而死了,对方一听,弹出一曲,登时让他惊喜发现身边的人就是自己的爱人。

  焦恩俊说,那场戏他演得最难忘,脸的上半部泪流不止,下半部笑容难抑,还有皮肉抽动,导演问他要不要重拍,他却满意地说这是真实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