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走了100多公里的路,问东问西地从蜿蜒的山间小道曲曲折折地翻上山,终于看到炊烟袅袅与青山俊岭间写着“天龙八部村”几个大字,一边佩服这张纪中还真会找地方,一边又有两万五千里长征到头的胜利感!所幸这番辛苦寻找总算没有白费,远远地记者就看见一个小山凹里男主角焦恩俊正与同组演员合影聊天,于是上前询问现在是 
否在拍戏,毫无准备的焦恩俊先是一愣,马上打趣地说:“没有啊,就等你们来采访呀,你们怎么现在才来?”而李若彤也并未因迷香事件影响心情,愉悦地同记者聊起了她的喜好和拍戏时的种种感受。记者发觉在荧屏上总是扮做酷酷大侠和冷面侠女的两人其实都很搞笑!

  片场花絮

  焦恩俊搞笑记录

  此番遇见焦恩俊,完全“颠覆”了其在记者心中一直酷酷的、冷冷的、颇有大侠风范的形象,摄影记者拍完照他会马上凑上来说:“嘿,大哥,什么时候把照片冲出来给我一套?”发觉是数码相机,他会边津津有味地欣赏边很满足地自言自语:“瞧瞧,这么帅的演员哪里找啊!”——戏外的焦恩俊原来是如此随性、搞笑的一个人!

  VS娱记

  脱口秀——“大家好,我是焦恩俊,焦恩俊就是我,现在正在横店拍摄《武当》,饰演张君宝,张君宝是谁呢,张君宝就是张三丰,就是现在的焦恩俊!”焦恩俊在电视媒体的镜头前一口气说完,然后放下话筒,歪着头,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对记者说:“是不是很像脱口秀?”其后,当问到焦恩俊是否想过超越他的代表作《小李飞刀》的时候,焦恩俊随口就来:“至少过去现在将来也许可能没准……”一连串的副词说下来却还没有个明确的答案,焦恩俊自己也笑起来,连忙补充说明:“拍完《飞刀问情》(《小李飞刀》第二部)后,制作方还想留个悬念拍第三部,我就跟他们说算了,已经到顶了。”

  随口插话——焦恩俊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总会冷不丁冒出一些教人忍俊不禁的话,比如他正在大段大段地介绍剧情,身后总有个人走来走去,他头也不转突然冒出一句:“嘿,身后这位兄弟请到别处去吃糖,不要抢镜头哦!”说到剧中李若彤将扮演两个角色,而自己也会陷在两个女人、一个兄弟的三角恋中,他边摇头晃脑边长吁短叹地说:“哎,这剧情真是错综复杂啊!”冷不丁又冒出一句:“嘿嘿,小弟目前也还在错综复杂之中!”

  VS影迷

  终于在一番插科打诨中接受完记者的采访,一群当地影迷马上围住焦恩俊想要签名合影,焦恩俊一面龙飞凤舞地签名,一面正儿八经地说:“大家都知道我的行情的啊(升调),签名500,合影1000!”说完看看兴奋的影迷又自己偷笑起来:“别急,当地政府会发券给你们的!”有影迷合了一张影还不够,还要来第二张,焦恩俊索性每人两张,还学着当地人说话的语调说:“再来一张哦!”

  这天下午还来了一位身患小儿麻痹症,说话、看人都相当困难的特殊影迷,看到焦恩俊本来浑身发抖的他抖得更厉害了,焦恩俊起初俯在他的轮椅边轻轻地鼓励他说:“不要激动,放轻松。”看他仍抑制不住激动,焦恩俊装作生气地拍他一下:“再激动我就点你穴了!”残疾影迷既兴奋又费力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小李飞刀好帅!”待记者转去采访李若彤的时候,发现焦恩俊还在与当地影迷合影留念,忙得不亦乐乎!

  专访

  李若彤:小龙女爱打戏

  刚到的时候,李若彤正穿着简单的黑色运动服坐在一间庙内休息,记者在庙外采访焦恩俊的时候,她还特意将凳子拉进门内,过一会竟然消失了。本以为李若彤是因“迷香”事件而不原接受记者采访,没想到稍后再出现的李若彤让所有人惊艳!原来她是去精心打扮了一番,又穿上了漂亮的戏服,美美地准备接受采访。已经来内地拍了不少戏,可是李若彤的国语依旧显得有些生硬,尽管如此,她还是十分努力地表达着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武当》一剧的开机来到了正宗的武当山,说起那十几天在武当山的日子,李若彤显得很兴奋:“我上了武当的最高点金顶呢!上面的空气不错,还有道长给我算了卦,我也将爸爸妈妈和好朋友的名字写在金顶的一棵树上,说是这样能带来好运气呢!”问拍戏之余的李若彤喜不喜欢旅游,李若彤咧嘴一笑:“想啊 ,但是没时间,因为我家里人太多,爷爷奶奶、姐姐、姑姑一大堆,和他们吃完一圈饭,下部戏也要开机了!”

  不一会,剧组人就开始催了,李若彤一蹦一跳地上了山,记者好奇地问其在《武当》中的打戏是否很多,是否自己亲自上阵,没想到不同于一般女星都不喜欢演打戏,看上去娇娇弱弱的李若彤脱口而出:“我喜欢拍打戏啊!因为我本人就比较好动!”说着还伸伸手臂踢踢腿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李若彤很喜欢运动,然而在外拍戏没有那么好的健身条件如何坚持运动?李若彤神秘地说:“你到我房里来看看就知道了!”难道她把一大堆运动器材都随身携带着?看记者怀疑的眼神,李若彤又重复着要记者去她房里一看。最后兜了半天圈子,她才揭晓谜底:“我房里有哑铃、跳绳,我天天练呢!” (策划 刘建伟 本报娱乐重案组 潘昕 采写 朱良城 摄影)

  有关《武当》剧组迷香一案的报道请参见10月30 日本报“娱乐.花边”版

  上海《新闻午报》2003年11月3日第A7版“娱记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