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恩俊: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文/孙 看 图/悦 茗

    焦恩俊的长相算清秀一种。《小李飞刀》《苍天有泪》,侠义之中些许柔情。忽然听说他要出写真集,而且考虑到内地越来越多的他的fans,外景地选在春雨江南。

    离开杭州,又到了上海,虽不是第一次,就是觉得它时髦,外滩灯火,酒吧夜宴,配上潮流服饰是绝对摩登。于是,某俱乐部的咖啡厅里,焦恩俊斜依在落地玻璃窗前,叼一支雪茄,没有烟。

    我被介绍给他的经纪人,也是他的太太黄女士。黄女士身材高挑,看不出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长发下一张极有主见的脸庞。从背景到衣饰,从头发到颜色,焦恩俊一切“依夫人颜色行事”。抽空我问他能不能接受采访,他君子一笑:“我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说没有把握的话。这次只是拍照片,出写真的合同还正在签署之中,不好说。”

    角落里坐着一位老太太,看着焦仔只是笑。以为是他妈,没有想到是丈母娘。焦恩俊依着摄影师的要求拿起了一件陕北小孩背心跳起摇摆舞,丈母娘扑哧一下笑出了声。真是应了老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原来黄老太太的脚有伤,到北京看病。“他在北京拍戏”,老太太指指不停在摆着造型的焦恩俊,“知道有一个好中医,就对我说,妈,你来北京看看脚吧。他戏拍完了,又来这里拍照片,让我再北京等着,他下一部戏还要回北京。我不想在北京等,能干什么呢,天天在宾馆睡觉,也没人陪我去玩。”

    黄老太太言语之中很满意这半个儿子,也听的出这半个儿子顶一个。她还告诉我她女儿高中毕业就出去学美容美发,学成后在摄制组当化妆,就这么认识了焦恩俊。他们结婚七、八年了,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一个3岁,一个5岁在幼儿园,马上要读书了。看着焦太太跑前跑后,我不由对老太太说:“你女儿很能干呀,一定是受你的遗传吧?”“哪里。”老太太笑着摆手,说话有浓浓的闽南口音,“我没什么用,我是干粗活的,腿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我女儿不同,她年轻很轻就敢出去闯,学点东西。”

 

老太太有六个儿女,但她很愿意和女儿中的老二及女婿在一起,不仅是他们因为拍戏的缘故去很多地方,她有空也能同行,更是因为他们孝顺。坐在出租车里换景点的时候,我刚想替老太太介绍上海,焦恩俊就接过了话头,这是那里,那是哪里,非常耐心。有时候我跟老太太聊天,说起独生子,“那是单传。”焦恩俊就一边跟他岳母解释,一边回过头来跟我说:“你说独生她听不懂。”老太太又关心地问焦恩俊有没有给他的两个女儿打电话,很惦记自己的外孙女儿。“有”焦恩俊说,“菲佣刚告状说他们晚上不肯睡觉,一定要看动画片。”“以前你们在的时候,把他们睡觉的时间也弄得太晚了,不到十点不睡!”老太太有点嗔怪。焦恩俊嘿嘿一笑,心里一定想老人家的想法都是这样!

    繁闹的淮海路上,焦恩俊轻松地走着,摄影师随意地抓拍照片。一会儿,他发现老太太不见了,吓了一跳!原来一个小店里的绣花女装吸引了老太太的视线,她去跟营业员谈价钱了。“妈妈,你吓死我了,这儿人这么多,走丢了怎么办?”焦恩俊说。接着我被请求帮个忙,坚决看住不准丢。

    就这么逛着,焦恩俊一会像模像样地向一个流浪汉打听路,那人胡子拉茬一脸茫然,东南西北地乱指了一气;一会焦恩俊又问路边戴红袖指挥交通的老伯伯累不累,老伯伯四处查看,以为是什么“市民与社会”的节目,可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摄象机,我们的摄影师都远远地在街对面呢;路过一个书报亭,焦恩俊伫足做买报状,“我最喜欢看体育报纸!最喜欢足球!”他随着报纸的头版图片也做了一个健美的姿势......

 

 终点是西区一个老石库门区。这里经常接待摄制组,人进人出见怪不怪,居委会的也来凑热闹:“这不是这个李.....那个谁嘛......”“对,他是演《小李飞刀》的焦恩俊。”焦太太真是一个出色公关。“《小李飞刀》马上要拍续集了,到时候你们也要看哦!”附近不知什么学校的学生听说焦恩俊在此,飞拥而来,不知焦太太身份,问她你是他姐姐?妹妹?有人向她要焦恩俊的照片,有人甚至抓住机会置焦恩俊不顾,问焦太太能不能帮他搞到其他人的照片。“你要谁的呢?”焦太太并不生气。“谢霆锋!”众人大叫,但愿焦恩俊没气得背过气去。

    不过,这些女孩在听了焦太太一遍遍说“请支持焦恩俊”之后,告别时,不知谁在提议,轻轻地“一、二”两声后终于一齐大喊:“焦恩俊,我—爱—你!”喊完自己大笑,很得意。刚才午饭时,策划出书的骆女士曾跟焦恩俊说:“现在女孩子中意你的很多。”“怎么能说中意?”焦恩俊一惊,“我觉得‘中意’只能在男女朋友间说啊。”被我们“骂”了老土后的焦恩俊在此时立即吸取教训,也回喊:“我也爱你们——!”我轻声说现在女孩子也真大胆。旁人说:咳,只要是个明星他们都会喊“我爱你”,今天是焦恩俊了,明天又是黎明了(如果他在的话),逮着谁爱谁呗!

    不想给人定位成英俊小生的焦恩俊在路上跟我说:“其实我很想演一些不同的角色,我觉得演员不该定位在某一型上的,比如现在我就很想拍一些喜剧的搞笑片。”企图拓宽戏路的焦恩俊在拍写真时就开始尝试狂野一派,正好手头有张莱昂纳多仰脸露胸的“愤怒照片”,焦恩俊立马拷贝不走样,敞开了衬衫,老婆在他胸上、脸上、脖上涂满了油,黄色顶光照射下来,虽胸肌不太丰厚,但也有点狂暴的意思,惹得夫人在一边开玩笑说,“要脱就脱光嘛!”之后,尝到了甜头的焦恩俊不太再记得扣上他的衬衫扣,发展到后来就是总是“一不小心”露出了CK内裤。“我就是不喜欢穿衣服,怎么样?!”焦恩俊看着我们“频频摇头”,略有气短。

     照片本来就是静地图案,不过希望在一瞬间捕捉到动的精神,重要的是这张脸的背后是什么,能不能靠“喀嚓”一声聚焦下来,如果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