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大侠京郊“秋之舞”

——观《秋之舞》京郊怀柔拍摄散记

饮食男女

一直想看到大侠工作时的状态,《秋之舞》在京开机,终于有了机会,让我如愿以偿。

对《秋之舞》的剧情不甚了解,只知是有关为父报仇的故事,顾名思义,一定是发生在萧瑟秋季的一段爱恨情仇。

这样的即定场景,这样的即定情节,在10月的北京拍摄再合适不过了。

北京的秋色是金黄的,秋风一起,不时飘落的黄叶铺满大地,整个郊野就此灿烂。金黄的秋色实在撩人,可以让举家出游赏秋色的人们兴奋不已,也能使人无端生出“天凉好个秋”的悲凉感叹,全凭心境不同。

为赶戏日夜颠倒

这一天,《秋之舞》是在怀柔关渡河一个叫老北宅的地方拍外景。

在一处傍水的林子里,现场只有一个堆出来的小坟包,墓碑上写着“李虎之墓”,不远处的树上栓着一匹白马。看情景,应该是一场男女主角在尘埃落定后的离别戏。

大侠是那种在人堆里一眼就能被注意到的人。远远看到,被大大小小的反光板、摄像机、工作人员包围着,他身着一件军大衣,正在认真地和女一号对台词、走场。不一会儿,一个镜头开拍了。其中大侠只有一个背影,女主角说一句:“你爱我吗?”他稍做停顿,一言不发,迈步走开。

由于是现场收音,导演喊出:“五、四、三、二……”后,一切与该戏无关的杂音都不能出现,大家都像被定在原地,屏住呼吸,我也只能是远远地观望着戏的拍摄情况。

然而一些不该有的声音和事时常出现,一会儿一架飞机闷闷地飞了过去,一会儿一辆农用三轮蹦蹦车“突突”的开过来,一会儿河里的鸭群像约好了似的突然一起狂叫起来,甚至某个闲杂人等闯入镜头…..,这时,拍摄就要中断,再次来过。

就这样,一个简单的镜头往往会反复好几遍。而每次大侠都很敬业地以最饱满的状态站好位,准确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尽管这个镜头只有他的一个背影。

后来从大侠那里了解到,他们从前一天早起直到这天早晨六点,整整拍了一个对时,十点不到,又开拔到这里拍外景戏,晚上还要回到飞腾影视基地继续拍室内戏,中间只小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大侠高兴地告诉我,今天可以有觉睡了。

按大侠讲的当晚可以早些收工,恐怕也要到十点,如此算来,他要连续拍摄达三十多个小时!而这样的连续拍摄和早起状况要持续一个月!

我终于明白了“睡到自然醒”这个对普通人不成为问题的事儿,为什么会让大侠如此兴奋和

十月的北京,已是凉气袭人,早晚温差很大。我注意到,大侠有些鼻塞,拍摄间隙还要吃药,加上睡眠严重不足,想是有些感冒。可你从他脸上绝对看不出有一丝疲倦,他自带的一把折椅,基本上算个摆设,因为几乎场场都有他的戏,没什么可以坐下休息的机会,但他始终精力充沛,除全力认真地对待每一场戏外,拍摄间隙还不时地与导演、摄影师和其他剧组人员开开玩笑、打逗一下,没有他在,现场气氛一定会沉闷许多。

我想,这大概也是大侠一种苦中作乐、排解疲劳的方法吧。

 

“戏功”了得

第一次看现场拍摄,忽然发现一个个镜头竟然拍得这么碎,一部电影或电视就是由这么多的拍摄镜头拼接成的!一个场景甚至一个小动作就是一个镜头,同样的场景、人物,还要从不同的角度拍摄。演员的表演情绪被如此琐碎地割裂开,先撇开演员对角色性格塑造的整体考虑不说,想连贯地把握好角色的情绪并准确地表现出来,就已经是很考验演员功底的一件事了。

看了这么多大侠的作品,他的演戏功底自不必说,已是炉火纯青、滴水不漏的了。有幸在现场亲眼目睹他是如何演绎角色,更让我惊佩不已。

不用说,大侠的感情戏最好。演感情戏少不了要哭,而大侠是素以从来不用眼药水著称的。“你的眼泪怎么来得那么快?”这个傻傻的问题,早在三年前我就问过他,他回答说:“你只要一直想着角色经历过的磨难,涉身处地,眼泪自然就会流出来。是一种真情流露。”他说时轻描淡写,听起来也挺简单,可不是每个演员都能轻易做到的呀。当天在现场,我就眼看到一名女演员为拍一个需要哭的镜头,几次点眼药水。

还是那场离别戏的分镜头,大侠要说一段较长的台词,大意是:这些天来,我突然想通了,我爹当年如何如何……,如果每一个人都要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云云。

实拍前,男女主角串了一遍词,大侠站好位,表情开始变得凝重,眼神里透出那种我们十分熟悉的、极具杀伤力的忧郁,显然,他已经入戏了。

没一会儿,很了解大侠实力的导演大约觉得差不多了,问了一句:“焦恩俊,OK?”大侠轻轻点了下头,“五、四、三、二……”,女一号开始说了一句什么,只见大侠痛苦地紧闭双眼,低下头,大约十几秒钟,再抬起头时,眼见泪水已溢出眼眶,然后用他富有磁性的嗓音,说完了一长串台词。从酝酿情绪到实拍时眼泪流出,前后只不过两分钟吧,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演员、摄影师与导演一起认真地看了回放,随着导演一句:“OK,过了。”这个镜头一次过关!我算真正见识到了大侠的实力。这时,我听见旁边两个不知是工作人员还是演员的女孩子,小声议论着:“焦哥的戏真好,镜头感很棒。”

大侠的实力当然不仅仅表现在哭戏上,后来的马上戏、武打戏都表明了他是一位文武兼备的全才演员。不管是上马、下马,骑马奔驰,甚至让马倒退几步,马在他的掌控中怎么就那么听话?拍武打戏,大侠的一招一式也是娴熟如行云流水、舒展大气,多复杂的大套动作,他可一气呵成,特别是最后一个POSE,随便一摆就帅气十足!他的帅气是骨子里的,不管生活中的他还是戏中的他,一举手一投足就是一个天才演员、明星风范!难怪这部戏的武术指导都要忍不住夸赞:“焦哥真帅!”

 

“焦哥”好人缘

我注意到,在拍摄现场,大侠被众口一词地称为“焦哥”,甚至明显比大侠年长的制片、导演,也时不时冲他打趣地喊一声“焦哥”。一声“焦哥”,叫起来透着亲切,以及大家对大侠的尊重、喜爱和欣赏。

对制片、导演的知名度不了解,在《秋之舞》摄制组里,大侠恐怕是最大也是唯一的一位“大腕”级人物了,可恰恰他就是没有“大腕风范”。连续拍摄那么疲累,拍摄间隙他仍一刻不肯闲着,总要和这个开开玩笑、和那个打打闹闹。看我端起机器,他会和我的镜头捉迷藏、做怪脸;有人夸他帅,他脱口而出:“悉蟀”,活脱脱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大男孩儿!看着他,我会忍不住琢磨,这么一个阳光性格的人,他眼神中的忧郁从哪儿来的呀?

他爱“搞怪”,但他“搞怪”的风格绝不似孙兴极度夸张式的。大侠“搞怪”也“内敛”,他开玩笑总能恰到好处,适可而止,绝不开过火玩笑。他是有幽默感的人,幽默是和智慧划等号的。他的性格组成基本上还是“沉稳”多于“调皮”。《七侠五义》中,一庄一谐的昭白形象已成经典,真希望这两位“绝配”能够再度合作。当然,再度合作一定是要在有好剧本基础上的合作,否则,两位天才演员就有被糟蹋的危险。

说回来,大侠对摄制组的工作人员都一视同仁,尊重和客气地对待每一个人,不会摆出“我是大腕”的架子。看回放没有声音,他半开玩笑地向录音师要耳机;拍完马上戏,一下马,他不忘对一直为他牵马的老村民道声谢谢;拍摄中要不时补补妆,他会自己来做,需要助手帮助时,他也不会粗声大嗓,而是很委婉地招呼一声。谁为他办了事,他都要道谢,为人、办事十分周到、细心。

拍武打戏,难免要伤到、碰到,大侠很小心地对待每一个动作。有一个动作是大侠要用手掌全力打向对方胸口。一个动作下来,他自我感觉出手重了,马上主动过去慰问对方,并打趣地说:“你打我一下好了。”结果搞得那位武术演员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连说:“没关系,没关系。”有一场打戏,看完回放后,武术指导不很满意,大侠马上主动承担:“是我打慢了,对不起。”

好人缘是真诚相待换来的。摄制组的工作人员都愿意主动帮助大侠做事、照顾他,他与摄制组人员之间的关系是一种让人感到十分温馨的融洽和友善。

跟随大侠参加过各种活动的影迷,对他的细心、周到都是有目共睹的。而在拍摄现场,场场戏拉不下的大侠,竟然也连我这个局外人都不忘关照到。那天,我是放弃了招待午餐,特意从顺义赶到外景地,到达时已是午后时分。大侠看到我,关切地问我吃饭了吗?我回答吃过了。大侠看看我,并不相信我的话,故作神秘,压低嗓音还带一丝得意地说:“我有麻团。”说着,不知从哪儿变出一个塑料袋,打开,里面三个粘乎乎的大麻团挤在一起。大侠“请客”当然不能拒绝,我伸手进去捏出一个麻团就往嘴里送。还真饿了,又香又冷的麻团进了肚子,心里却是暖暖的。

步入演艺圈,大侠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了今天,打造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说起来,除了天生丽质和后天的勤奋努力,还与他为人处世谦虚谨慎、不卑不亢绝然分不开,特别从台湾到内地打拼,文化差异、社会环境变化很大,调试好自己的状态尤其显得重要。都说“性格决定命运”,凭借着好性格、好人缘,凭借着他对待同行、观众包括影迷的真诚,一定会帮助大侠在演艺之路上越走越好。

 

值得期待的《秋之舞》

《秋之舞》是继大侠近几部和央视等大制作单位合作拍摄作品后,又一部与央视电影频道合作的作品。“央视”品牌即质量保证(不知我这句话能否被认同,但《凤求凰》、《宝莲灯》已有证明),这无疑已为这部戏加了分。

据大侠介绍,这部电视电影作品的制片人、导演、摄影都是台湾人,现场拍摄时他们的认真甚至对每一个镜头的“叫真儿”给我十分深刻的印象。看得出,拍摄这部戏,这些主创人员是有追求和目标的。

作品追求一种平实风格,服装、道具、造型都很写实,选景也不错,加上用“高清”技术拍摄,,出来的画面质量应该没问题。从这方面,看来大侠也看好这部作品,他告诉我,你应该从回放看看拍出来的镜头,画面很美。

更重要的,是这部作品采用了同期声。这可是近些年来我们从大侠作品中难得听到的原声啊!在内地这么多年,大侠的普通话已然炼就,我在现场先期听到了他的台词功底,曾忍不住夸他台词说得好,他马上问我:“{我的}普通话还可以吧?”我说:“太棒了,比一般台湾演员的普通话好多了。”没想到大侠反映极快地嗔怪道:“什么台湾演员,我是青岛演员!”说完坏坏地笑着。他甚至还纠正我对老北京话“大爷”不同发音时表达的不同意思的理解错误,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羞愧难耐”。

既然是电视电影,就一定会在影院放映,据说这部戏制作完成后,要先在多家数码院线放映,然后上央视电影频道播放,想来作品的观众群会增加不少。

让人有些吃不准的是剧本基础和其他演员的发挥。除了大侠,其他演员好像新人比较多,他们发挥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作品的质量和成败,就看导演的把握了。

不过,我还是看好它。十分期待早日欣赏到这部浪漫的《秋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