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行                                作者:靜            23- 11-04


     这次贵州之行对我来说无异于一次冒险,因为这次我要见的人除了有过几次电话联系外,根本是素未谋面的人,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这个一向处事冷静、理智的人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来,而且毫不犹豫地踏上了旅途。第一站是艳冰家,本来十分担心一个陌生人到另一个陌生人家去肯定会有一些不自在,而艳冰一家人对我的热情款待使我不仅意识到我的顾虑是多余的,而且初次感受到影友会这个大家庭的温暖和真诚。次日上午9点在重庆火车站入口处等候寻音和异域佳人时,突然一双热情的手从背后搂住了我,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寻音,四个人一见面就象老朋友一样闹成一团,兴高采烈地跨上了去贵州的列车,一路辗转终于到了“贵州仙台酒业有限公司”所在地绥阳县(关于梁总和陈总的热情款待佳人将有详细叙述,这里就不重复了),20日上午9点,我们几个来到了开业典礼现场,过了一会儿,只听梁总说:大侠来了,就见一群人敲锣打鼓的簇拥着两个个子高高的人向我们走来,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士,虽没见过,凭直觉知道是宛林姐了,那他老公呢?旁边那个一身休闲装束,留着短发,戴着一付酷毙了的太阳镜、高高帅帅的人应该就是吧,咦,一晃眼,怎么不见了,原来蹲在地上系鞋带呢,被前面的人挡住了(这个小插曲让我们几个大大地莫名惊诧了一回)。终于这个在屏幕上见过千百回的人真真切切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虽然有些紧张,大家还是圆满完成了代表影友会的献花仪式,接着呢,我就欢天喜地的拉着宛林姐拍照,然而在查看拍摄效果时赫然发现照片里焦同志就在我身后,左手捧着花,右手插在衣兜里,身子微侧,依然戴着那付超酷的太阳镜,我就这样万分意外的拥有了第一张与他们的合影,那感觉就象种了一颗豆子却得了一个瓜。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有更多的意外和惊喜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开业典礼就要开始了,我一边拿出写着“焦恩俊国际影友会”的手牌,一边跟寻音商量:“你来拿手牌,我给你们拍照好吗?”突然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来拿好了。”不用我说大家也猜得到他是谁了吧,他走路怎么没声音呀,背后有人我都没发现,可怜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害得我那爱脸红的旧疾在一瞬间复发,登时闹了个满脸红霞飞,他却笑一笑,若无其事的走了,害我傻不拉几的站在那里,尴尬半天。典礼进行得很顺利,我们敬爱的焦同志讲了话,剪了彩,然后就被一大群人围着签名、照相,我们在一旁看着他从容应对着这一切,一直面带笑容,那脾气简直好得不得了,总算逮着个空隙,他立即朝我们走来,招着手说:“来,照相吧。”那神态就像跟自己的姐妹打招呼。我刚拿起相机,把镜头对准他,就听他说:“这位阿姨挺漂亮。”一句调侃又让我慌了手脚,赶紧将相机交给了身旁的寻音,不敢为他拍照,唉,真是糗到家了,他肯定是看我脸红发窘很过瘾,所以老拿我开涮,他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消除了我们之间的陌生感,也感受到他的确把我们当他的家人,非常真诚。紧接着开始参观生产流水线,品酒,每到一个单位他都会回头招呼我们,看我们是否跟上,参观完了,他又抽空过来,搓搓手:“过来喝酒”。一边喝还一边介绍:“这是商家酿来自己喝的,世面上没有买的。”让我们十分感动,也深深的体会到他真的很爱影友会的家人们,只要他抽得出时间都会尽量陪着,大家正品着酒,突然他惊觉宛林姐不在身边,于是一双眼睛像探照灯左右扫视,嘴里轻声问到:“我老婆呢?”款款深情让人一目了然,也让人羡慕不已。而宛林姐也非常贤淑体贴,把我们的焦同志照顾得十分周全,小到裤筒上的一粒灰尘都会亲手为他拂去。使我不由的想,也正因为有她无怨无悔的付出才使我们看到了那么多完美的演绎。
 与自己敬重的人相聚总是想送点东西表示心意,我也不例外,却忘了他们说过不希望家人们费心思花钱为他们买礼物,结果被焦同志斜着眼睛瞪了我半天,吓得我用帽子挡着脸,躲在飞狐背后气急败坏的大叫:“不要这样看着我。”但惊鸿一瞥中却发现那看似恶狠狠的目光其实是温和的,于是便大了胆子:“好吧,要责怪就责怪吧,反正。。。。。。”同时撒开脚丫子就跑,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还是听到他们说:“下次不要了。”我回了一句:“还有下次吗?”背后传来肯定的回答:“当然有下次啦。”我也坚信肯定还会再相会,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下午有一点时间本来公司是安排他们夫妇稍事休息的,虽然一脸掩饰不住的倦容,可他们还是选择和我们闲话家常,在这里一定要感谢梁总,如果不是他的邀请和安排我们随行,那里有机会坐下来聊天。焦恩俊谈到了他的愿望是想办一所希望小学,让那些渴望读书的穷孩子能上学,讲到这里,宛林姐拍着他说:“所以你要努力赚钱咯。”让人觉得他肩上的担子好重。看到我们,不可避免的让他想起了苏梅姐,提到她不由得红了眼眶,空气一下子变得凝重了,大家暗自叹息,我们会永远怀念她的。因为有了她,才使我们今天能够相聚在这个幸福的大家庭里,相聚是快乐的,离别呢?看到那开道的警车引着他们的车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眼睛不禁模糊了,再见了,不知何时再见。同梁总告别后,我们几个各怀心事,一路沉默,离愁别绪像浓得化不开的雾紧紧地包围着我们,“各位美女。”一个声音传来,抬头一看一辆轿车停在面前,居然是大侠夫妇的车,是他的司机在喊我们,几个泄了气的气球一下子又来了精神,纷纷扑到窗口去,就像短暂分离后的重逢,欣喜不已,再次挥手告别,还是依依不舍,这次相聚将成为我们每个人珍贵的记忆,永远深藏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