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不下的喜樂北京                               作者:醉亦尋歡

直到此时此刻,我都还没有从自那天开始的美梦中醒过来,脸上始终汪着深深浅浅的笑意,散不开。太快乐了!只要一想到当天的情景,心中就源源不绝地涌出无限的喜与乐,盛也盛不下,直想漫出来跟所有人分享,因为那种美好的感觉比最纯的蜜还甜,比最醇的酒还香,真教人醺然欲醉,醉亦欣然啊。
那天我到得太早了。也是心情迫切,也是路途遥远,所以上午办完事就马上跑出来奔向那马上就要神圣起来的地方。在烈日下背起大包小包跋涉着竟全然没感到辛苦,因为人看来是在路上走着,心其实已经飞了,飞到“钱柜”那个大厅里去了,所以当时那个走法应该更象驾云。钱柜的接待果然训练有素,不动声色地把我这踩着太空步的心不在焉者归置到沙发里,然后退得远远地悄觑。我才顾不上和他们计较,忙着再次查点该备的东西是不是都在。我在那摊开、归拢、拿出、放进着折腾的时候,一个人提着好大两块板子匆匆进来了——一笑姐姐!我大叫,把服务生吓一跳,好悬要伸手抓对讲机。那是我最后一次看服务生,之后我们的眼里心里嘴里就再没别的了,全都是大侠、大侠、大侠。一笑姐姐拿来的是那套蓝色的牌子,上面的大侠亲切地向所有看他的人美好地微笑着。我还没看够,已经有姐妹陆续来了。好,都看看吧。结果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一声大叫——啊!一笑姐姐笑了,你们看见照片就这样,等会真人来了可怎么好。这怎么能怪我们,那照片真的很帅呀,我们只把牌子打开立在旁边一小会儿,就觉得有点烫了,因为偌大前厅里所有坐立走的人都目光灼灼地向这里聚焦呢。怕烧坏了,我们赶紧把牌子掩起。掩起来也没用,周围的温度持续升高,因为戴着世上最美的小红帽聚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旁边窃窃私语着看向我们的人也越来越多。现在应该所有的人都知道谁会来了,我想着,不知道为什么得意,却得意得不行。
终于到了可以入场的时候,负责会务的姐妹们开始忙碌了。在门口登记签到的,安排座位的,接待远道而来的姐妹的,收需要签字的会帽的,统计抽奖名单的,一个个象穿花的蝴蝶般在厅里飞来飞去,煞是好看。一笑姐姐担纲主持,仪态万方地在台上开始介绍日程,仔细讲解活动安排和注意事项,现场气氛舒缓和谐。突然尖叫声响起,大家刷地一下齐齐转头看向门口——你没猜对,进来的不是大侠,是另一个可亲可爱的大好人,pan会长携夫人儒儒姐来了。这可是个意外的惊喜,在此前好象都以为他不来了呢。我心里忽然有种踏实的感觉,象见了靠山似的。不由窃喜,会长来了,大侠能不happy吗,大侠happy了,大家能不high吗!这次的相会,一定收获多多,硕果累累。
会长告诉大家,因为堵车,大侠要比原定时间晚些到。大家毫无怨言,等得非常耐心,干脆趁此时间互相认识,一边吃着天津的姐妹带来的美味的小吃一边聊得热火朝天。我拎着摄像机出来进去不停地游荡时,被守在门口的服务小姐叫住,十分腼腆又激动地问我:“小姐,焦恩俊什么时候来呀?”我一下子笑了,教主,你的魅力果然大大的,已经有人比我们还盼着你了。我告诉她:“我也不知道,应该快了吧。”她羞涩地点点头,眼里闪着兴奋的光。我一下开心极了,跟有眼光的人共处一室是很让人高兴的嘛。于是我把手臂上蓝色的影友会本次活动的标记贴贴好,大摇大摆地在前厅甩着胳膊在所有人面前晃来晃去,心里不知道多美。
我刚显摆了一会,就看到pan会长的示意:大侠来了!大约一秒钟后我已经到了门外。忘了当时是怎么蹿出去的,好象把旋转门忽略不计了,只记得摄像机一下就牢牢抓住那个极其熟悉的身影。不知怎的,看到那颀长挺拔帅气逼人的人一步步走近,竟感觉有些不真实。别瞎出主意,我可没工夫掐掐自己看疼不疼,我得点滴不落地拍下能拍到的一切。他向载他来的车挥挥手,和阿pan一起走上台阶来。我的镜头跟着他转,看他走到跟前,大脑立刻清空了,不知道该继续拍还是跟他打个招呼好。在门口等候他的月姐大方地打着招呼,这时我听到pan会长的介绍:“这是醉亦寻欢。”然后看到他,他他站在旋转门前一回眸,笑笑地看着镜头——那其实是在看我吧,我赶忙连摄像机一起鞠了半个躬道声好,不真实的感觉登时烟消云散。他顺着旋转门进去了,我清清楚楚看见从转门另一侧出来的小姑娘脸上因为认出他而惊讶的表情。所有不认识的人对他的这种反应都令我非常愉快,不过我顾不上继续愉快,追着他跑向我们的大厅。他走得很快,阿pan在后面连声叫“慢一点慢一点!”他边走边回头问“为什么为什么”,哈哈,是用北方话的卷舌音,调皮可爱,我端着摄像机都忍不住笑了。他还是慢了脚步,所以我们追拍起来容易了很多。接着,他在大厅门口出现了,顿时尖叫声四起,闪光灯亮成一片。他笑着走到台上接过一笑姐姐递上的话筒向大家解释,北京太大了,他从“那头”到“这头”,所以花了点时间,然后大声向大家问好。大家开心极了,在一笑姐姐问“他是谁”时喊出“焦恩俊”、“李寻欢”,可是在应该鼓掌欢迎的时候却全哑了。嘿嘿,当然不是不欢迎他,只不过每个人手里的照相机摄像机都忙作一团,实在腾不出手来鼓掌。于是,前所未有的一次盛大聚会就在噼里啪啦的拍照声而不是掌声中开始了。呵呵,那场面我想起来就要笑。
接着大陆会长晓星姐讲话,代表大家对他和焦太太表示欢迎,他很高兴,开始顽皮了,对大家说其实他今天来很兴奋,大家可以从他的裤子上看出来,都穿反了,下面哄堂大笑。从这时开始,就一直笑声不断。他真的有这种本领,可以把快乐的笑声带到所有有他的地方。但是玩笑归玩笑,一点也不耽误他诚恳,因为随后他就真诚地向到场的两岸三地所有朋友的支持表示了感谢,一句“没有你们就没有我”令人动容。
随后大家向他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他回答着,满脸的认真。随着问题花样翻新,他逐渐活跃起来,不时说说笑话。在sweetie提问时说到她今天去过故宫时,大侠笑着插话道“看到我的照片挂在故宫啦?”登时满堂绝到。类似的包袱儿比比皆是,听起来比相声还过瘾。他的样子也可爱得很,手里的话筒漫不经心地耍来耍去,坐在椅子上有意无意地转来转去,象个懒懒坐在自家客厅的大孩子。可是看似不经意,实际上所有角度的所有摄像照相机都有机会拍到他正面对着镜头的样子。早听说他会对周围的人照顾得很周到,这时可真正体会到了。我的镜头一刻也没有放开他,因为他的所有角度在镜头里都那么完美,我实在舍不得漏掉任何一个。
提问在笑声中结束,开始抽奖了。被抽中的将得到他亲手送出的签名照,于是气氛一下热烈起来。他坐在椅子上抱着抽奖箱用手在里面搅着连声问“现在就抽吗现在就抽吗”,在得到肯定答复后突然说“哎这里面没有票诶”,没等人反应过来自己就笑了,原来又是恶作剧。闹归闹,他抽奖的结果令我们惊叹:怎么都是看上去那么应该得奖的,简直跟事先安排过似的。
皆大欢喜的抽奖后,一笑姐姐转开话题:“大侠,觉不觉得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他想了一下答道:“觉得。”然后我看到了他的冰雪聪明。一笑姐姐问他什么特别,他说以前没有过这么大规模的聚会,说两岸三地的朋友都来了,说一直希望有这样的机会跟各地的朋友欢聚一堂,今天都实现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笑姐姐没有接,他一定明白还没点到,就一直不慌不忙地往下继续说。这时Lucy姐姐拎着蛋糕走过,他连眼都没抬马上接着说,以前也没跟大家一起过过生日,过渡极其自然,我不能不叹服,好个剔透玲珑的人儿!下面就是令我毕生不忘的时刻,一笑姐姐宣布今天是三个姐妹的生日,请大家为我们祝贺。我们三个真是太幸运了,可以听到他的生日祝福,可以听到他唱生日歌,可以跟他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们的快乐,这快乐就分外快乐。他给我和炎剑最美好的祝福,也给没能到现场的衣袖清香打去祝福的电话。在他唱生日快乐歌时,我被温暖温馨的感觉包围着,心里的激动喜悦无法言表。我知道每个人都在羡慕我们,我也在暗暗祝愿有更多姐妹兄弟能有同样的好运。
然后,然后啊,大侠竟然主动提出送给大家一首歌,众人立刻雀跃了。当时在座的,有几个不喜欢听他唱歌呢?够呛能找出来。我是早听说他很喜欢唱歌,只是从来没听过完整现场版,今天总算如愿了,都不知道怎么高兴才好。他点了一首周华健的《朋友》。我得写下来,因为以后我恐怕不会记得谁是原唱了。音乐响起之前他说,这首歌送给在座的所有朋友,希望我们朋友的关系能够长长久久,永永远远。说着,手伸出去划了个弧,我只觉得他这一划已把所有的心都收拢在自己的怀中,贴着他的心了。他开始唱,很用心地唱,很真心地唱,很动听,很动人。我事后一遍遍回放这段,每一次都给深深打动,绝无例外。我想,这歌是他想对我们说的话,也是我们想对他说的话: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有过泪,有过错,还记得坚持什么;真爱过,才会懂,对寂寞,挥挥手,总有梦,总有你,在心中;朋友不曾孤单过,一声朋友你会懂,还有伤,还有痛,还要走,还有梦;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有这样的朋友,值得用一生去爱他,值得爱他一生。在此,把大侠的祝福复述给大家,也送给大侠。“祝身体健康,事事顺利,事事如意。这一次的相聚,代表以后可以经常相聚,好吗?”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侠还要赶去其他的地方,在跟大侠合影,请他为会帽签字后,大家依依不舍地送他离开了。他离开,他带来的欢乐还在继续,大家仍然兴奋地说着笑着,兴高采烈。我同样沉浸在快乐里,一路微笑。这时有个服务生小伙子在我取水时凑过来轻问:“您可以帮我找一张焦恩俊的签名照吗?”我又一次开心地笑了,教主啊,当真魅力无边。
这当然不是全部的快乐,随后的快乐比快乐还快乐,只待后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