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ei告别式

Sweetie

其實到現在我的心情都還未平靜下來.

很抱歉,因為我文筆不好,又不善言詞,原想panlouisa會上來寫,所以簡述,不過請假一天,他們辦公桌上想必堆了一堆公文,現在一定很忙,今天我的老闆不在,我就豁出去了.現在我就再多寫一些,寫的不好或用詞不當之處請原諒.

一早我是開車到弟弟住處停車(免費),再搭計程車與大家會合的,到達門口已經看到louisa ,衛斯理,小娜,雨煙姊妹及瓶子.(louisa接大家辛苦了!),沒等一會兒,pan夫婦及柯蘭也到了, 因下雨塞車,大俠家住很遠被塞住了,要我們先進去.

來到<萬善堂>,首先看見尹哥,看的出他非常感動於我們的到來而強忍著淚水不讓掉下來.我們一一和他握手致意.
時辰到了,我們看著蓋著白布的素美遺體的抬入定位…..

不久大俠夫婦到了,大俠穿著深藍八分袖中國裝及牛仔褲,曬的黝黑,非常瘦.
夫婦倆一看到素美的遺照,眼淚掉個不停,一直擦一直掉…(我現在也邊寫邊掉)
尹哥來了, 大俠和焦夫人拿出素美最期待的紅色會帽,說明一番並交給尹哥.
這時TVBS的記者來了,問會長夫人是否可以錄影,我們告訴她等我們問過尹哥.

告別式儀式開始,家屬和好友分列兩旁,牧師禱告著,看到尹哥傷心的樣子我真想過去抱抱他,但是不敢.接下來由尹姊姊介紹sumei生平略歷,大家都還算平靜.

儀式結束,我們依序瞻仰遺容,素美姐穿著美麗的白紗,安詳的樣子,就是睡著的樣子.大家到堂外等候遺體上靈車,準備繼續往岡山.

此時大俠接受電視台訪問,我們離的遠,沒聽到訪問內容,沒一會兒看到大俠又開始掉淚,不能自己的別過頭去,哭ㄚ無法繼續講.

靈車開動了,我們緊跟著後面,送到殯館門口,我們也坐上遊覽車繼續往高雄崗山.

待續……

大約9:30我們從台北出發.

車上,疲憊消瘦的大俠夫婦心情低落,不發一語,偶爾聽到大俠的咳嗽聲,夫人體貼的拍拍背.大家也都很有默契不去打擾,讓他們好好休息.

旅途中間,下車用午膳,大俠夫婦和素美姐的小孩說話,這時尹哥細心為我們安排餐點,小孩很乖的幫忙拿筷子,飲料等….

一路上風雨交加,到達目的地時,紅著眼框,手捧著一束白花從台南趕來的Annie也已經到達教堂了.

教堂的佈置典雅,莊重,從未參加過教堂儀式,卻深深被感動.
詩歌一首首的唱著,牧師唸著聖經,比天氣還糟的心情漸漸平靜,期間大俠有吃藥.

親友追悼,大俠到素美遺照前奉上鮮花一束,上台感謝素美時數度哽咽停頓無法說話,但也強忍著淚水代表大陸、美國、香港、馬來西亞、韓國、台灣各地的朋友們向素美至上最高的敬意. (晚餐時大俠說,他告訴自己對素美最後的追悼,一定不要哭!)

尹哥上台感謝大家…,他慟!但我無法形容.

尹哥為了怕我們回程時為晚餐傷神,所以事先定好了晚餐,此時大家心情已平復,家人聊了一些素美姐平常的生活點滴,對家人盡心盡力照顧及與尹哥一起為網站無私的奉獻.

11:40
回到台北的出發處,再安排一下大家回家的路線,開始回家.

補漏

1.靈車開動後,我們本來跟著後面,此時我想,奇怪這是哪家電視公司啊?那節目何時播呢?當下和louisa商量後,決定衝過去問記者,也顧不得要跟著靈車了,相信素美會原諒我們的.又跟回靈車時,告訴大家要回家記得錄,結果就是我之前描述的,沒法兒,只得請雨煙po上來看誰能錄,晚飯時再努力打電話,瓶子還用電話給louisa實況收聽呢!

2.
晚飯後與一位老婆婆(應該有六十幾歲)閒聊,他看到大俠走過去,,那位是不是拍電視的,武打的對不對?我們好興奮聽了忙說對,大俠真是老少咸宜,連老婆婆都認識他,而且大俠很久沒在台灣的螢光幕出現了呢!

3.
在回程的路上,大俠終於主動和大家說話,也讓我們大家都放下一顆担了好久的心,然後衛斯理拿出上次愛心活動與大俠的合照讓大家欣賞.超帥的,大俠還幫他簽名喔,還說:我的簽名改了,此時想起陶瓷娃娃也是橫簽,才恍然大悟,對喔.以前是直簽.

20027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