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狼俠》插曲《多少故事能完美》及焦恩俊的演唱       作者:碎夢淵     時間:2002/12/28


內容: 很少對別人的作品發表負面言論,理由很簡單,深知創作的艱辛。想起自己絞盡腦汁,投入所有的感情,最終也會在作品中留下種種遺憾,又何必苛求別人?竊以為造物主的作品也未必完美,只要還有可稱讚之處,我絕不吝惜我的贊美。
可是聽了這首《多少故事能完美》,找不到什麼可以贊美的地方。可能我寫評論的理由,只因為演唱者是一位我很喜歡的演員──焦恩俊,如果不是這樣,這首歌不值得再聽第二遍,更沒有什麼興致評論。
焦恩俊的片子,我只看過一部《飛刀問情》。焦的表演我由衷欣賞,但是出於職業的敏感,對這部片子的音樂實在不敢恭維。本想有時間了好好把整部連續劇的音樂逐段分析,深揭狠批,不料又有《多少故事能完美》橫空出世!忍無可忍了,只好百忙之中,抽空惡狠狠地先拍上一板磚。
這一磚首先拍在作曲頭上,歌詞總算中規中矩,虧他怎麼想得出這個淺薄惡俗的旋律?且不說十分缺乏美感,首先作為中國人,漢語的平仄該注意一點吧?寫漢語歌最需要照顧的就是四聲的協調,說得淺顯點就是旋律和平時口語的聲調不能倒置。舉個例子,《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這首革命歌曲,被作曲的人當作最好的反面教材。哪位會唱的去體會一下,“三大紀律”這四個字聽起來像“傘大幾率”;還有那個“一切行動聽指揮”的“揮”字,怎麼唱都是拖長了聲的“悔”!這就是寫漢語歌最大的忌諱。如果大家體會得還不夠,就說說十年前流行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嗎》。說實話這首歌整體不錯,但是這句點題的歌詞,唱出來效果是“你知道我在等你媽”……結果我們唱這首歌的目的都變成起哄。
說到我正在評論的這首歌,一些細微的音韻問題就不挑了,最難聽的是那句“多少相知能相隨”!“能”字在現代漢語口語中是上聲呀,這位大師很有創意地寫成去聲,還得意洋洋地放在次強拍上,再加上很強調的下滑音……如果那個下滑音是實錄時他授意焦恩俊的,我建議焦大俠下次見面打他個滿地找牙,以報答他製造了這麼不堪入耳的“亮點”。
有人說,這首歌的可取之處是旋律簡單上口,依我之見,簡單是有的,上口就談不上了。而且,簡單絕不能成為難聽的理由。前兩年有個講八仙過海故事的《東遊記》,有人記得嗎?劇情不怎麼樣,主題歌的歌詞也不高明,全憑一個簡單而優美的旋律吸引了我的耳朵。後來我不看劇情,每天算著片頭片尾的時間聽那首歌。我舉這個例子是要告訴大家,簡單不等於沒有內涵。《東遊記》的旋律比《多少》簡單,但是得了“逍遙”二字的神髓,我聽得四肢百骸都輕飄飄的,覺得自己想飛起來。《多少》呢?旋律似乎不複雜,節奏可不算單純,切分音三連音用了不少,若說切出了什麼感覺,就兩個字──難聽!
如果《多少》的作曲和配器是同一個人(多半是的),我不會覺得太難過;如果配器還另有其人,我只能恭喜焦恩俊大哥──他居然能同時遇到兩個品位如此之低的創作者,合伙炮製出這麼低水準的作品(如果還稱得上作品的話)來糟蹋他的形象,運氣當真好得無以復加!
來聽聽前奏,最先進入的是個撥弦樂器,不知道作者的意圖,在什麼音源塈鉹F個近似印度西塔琴的音色,節奏切得整整齊齊,一聽就是電腦做出來的,古箏不古箏,揚琴不揚琴,最要命的是,非常不人性化。聽了開頭這四拍,我就知道完蛋了,很難在這樣的開頭之後找到什麼美感。果然,極笨重的低音貝斯,大鑼大,還有一軌大概是鈴鼓滾奏,加明顯失真的弦樂長音,再疊上人聲……我第一個反應是要捂耳朵!可能在追求所謂什麼氣勢吧?《狼俠》嘛,大概要蒼涼、曠遠,還加上點空靈?這個音色組合本來不應該如此難聽,可氣在製作MIDI底子的時候就沒用心做音色,後期縮混更沒認真調整,效果呢?一大堆亂七八糟的音色,互不融合,很熱鬧地砸進人耳朵堙C特別要提一下那個男聲伴唱,估計就一個人,美聲出身,聲音很靠後,唱出了跟格利高利聖詠相似的效果,放在這奡N叫做不倫不類。我連罵混音師的力氣都沒有了,既然這個效果都不覺得刺耳,罵有何用?
該罵的地方太多,這麼細罵下去,三天也不夠,就撿緊要的罵吧。
最失敗的就是貝斯和打擊樂的用法。大家有沒有感覺到低音很噪?這就是貝斯的功勞。低音不夠紮實,聽起來是沒根的;但是低音太硬太吵,節奏過密,就是我們在《多少》中聽到的效果,笨拙、生硬,還吵得人頭髮脹。
至於打擊樂,這個配法我只好理解成起哄。鈴鼓色彩性很強,既然中聲部那麼空,弦樂長音和鍵盤都調得那麼若有若無,為什麼鈴鼓就這麼兩拍一下地敲個不停?難道這首歌是跳大神伴唱用的?從間奏開始,整個打擊樂就是賣破銅爛鐵的敲法!拜托,大鑼和排都是不能隨便亂打的,只有緊張度最高,需要徹底釋放的時候,才能在最重拍上點幾下。聽聽我們《多少》這首傑作,鑼聲鈸聲滿天亂揚,想說明什麼?亂敲鑼理直氣壯?可笑第二段副歌開始,焦大俠唱一句,必有一記重鑼相隨,我還以為要遊街了!最精彩是三分鐘處,大家聽聽“一去不回”四個字,唱一個字,要跟一下,這叫正宗的起哄了!高潮靠音樂情緒的連續推動,不是靠敲的。這麼個聲嘶力竭的敲法,沒有什麼氣勢可言,只覺得好笑而已。
混音師就不具體罵了,反正縮混失敗,聲部明顯脫節。特別是主唱和女聲伴唱之間,完全沒有共鳴,焦大俠的聲音格外孤立,幾軌人聲無法融合。
原本要大罵監製,轉念一想算了,可能監製就是作曲本人,既然寫得出這麼難聽的東西,可見沒有什麼要求。能允許這麼粗製濫造的作品過關,也許真的是聽不出來有什麼糟糕吧?
最後說說焦恩俊的演唱。在《多少》的主創人員中,他是我唯一找不到理由拍磚的。倒不是因為偏袒他,我實在是覺得,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演唱這個難度的歌,唱到這樣子已經不容易。而且據說錄音時間也比較緊張,倉促間錄出這個水準,蠻難為他的。
最基本的,音準節奏都比較過關。前面說過,這首歌節奏不算單純,焦大俠的切分音和三連音唱得相當準確,節奏感很不錯。
技術問題:發聲方法不科學,主要是氣息淺,喉頭緊。多數句尾都不是從容結束的,給人一種倉促收場的感覺。除了音樂把握得不夠準確,直接的原因就是氣息控制不好,一句合適的成語就叫做“沉不住氣”。
從“雲兒飛呀”那一句開始,到“莫讓青春辜負了輪迴”,聲音明顯緊張。其實這一段最高音才到升F2,只算男聲中高音區交界,以焦恩俊的聲音條件而論,不該唱得這麼吃力。說穿了聲帶狀態不對,下顎硬,聲音都打不開的,壓得很靠前。
而且,敬愛的焦大俠,唱歌別用那麼多鼻音好不好?越到高音,鼻音越重,很美的聲音大打折扣,我聽了替你難受呀。
吐字還算清晰圓潤,如果再提高點要求,唇齒的爆破力尚待加強。
說到處理作品,就更沒辦法苛求焦恩俊。其實唱歌沒那麼簡單,作為成熟的歌手,對綜合修養的要求比聲音技巧要求更高,既要把握歌曲的整體風格,又要注意細部的雕琢,這就不是一天兩天的工夫了。前面說到的句尾問題,氣息固然是很主要的原因,但也聽得出演唱者內心欠點沉穩。無論演唱還是演奏,都要求每一個樂句處理得有來路,有去處,這個跟樂曲速度可沒關係。焦大俠沒有避免掉這個初學者常見的問題,物理原因是氣息消耗太快,尾音拖不夠拍;心理原因嘛,就是忽略了樂句的完整性,急著再吸一口氣,去忙活下一句了。搞得自己慌慌張張,聽眾提心吊膽,雙方都不從容。
這媮晹酗@個演唱經驗的問題,我猜焦恩俊很少錄製歌曲,多少有點緊張吧?同時兼顧聲音技巧和音樂表現,可能力不從心。這時候最好的辦法是:儘量忽略對聲音的要求,全心投入音樂,用音樂感覺帶動情緒,用情感彌補聲音技巧的不足。如果真做到這點,有時候聲音比刻意保持的要好,因為不注意聲帶了,聲帶反倒處於比較自然的狀態,所有喜歡唱歌的人都不妨試試。
說到演唱的可圈可點之處,“冬天去了春又歸 雁兒向夢堶腹A往事夢斷幾回”,唱得相當連貫舒展,感覺很舒服,好像第一段唱得尤其出色;“天上人間哪個更美”,這“更美”兩個字,處理得很細膩。這幾句頗有點專業水準了,也說明焦大俠的歌唱潛力不小。
我對焦恩俊並不了解,《多少》這首歌中能獲取的信息如下:
1 聲音條件很不錯,鬆弛、乾淨、表現力強,稍加訓練,音域應該也不窄。
2 樂感蠻強,雖然整體上尚顯稚嫩,但是對樂句走向的基本感覺很準確。這一點非常重要,音準節奏、駕馭聲帶的技術可以教,音樂感覺是教不會的,天生有就是有,沒有嘛,對不起,訓練不出來的。
3 如果有好教師指導,本人用功,會成為出色的抒情歌手。
4 目前適合演唱的曲目:偏輕柔,旋律清新委婉,節奏舒緩,抒情性強一些。也許經過磨練之後,我們可以期待他演唱類似《射手座女人》片頭,《予取予求》那種很寬廣,意識很大的抒情歌曲。可能這個要求高了點,要看大俠是否努力。
如果焦恩俊只是在玩票,就他的演唱,我已經說得夠多了。如果他認真想唱歌,我個人看法:
1 簽一家好的唱片公司。首先,公司要重視他,作為一線歌手培養,能動用很出色的製作班底,量身定做適合他的曲目。也要很好的企劃人員,找到比較適合他的市場定位。當然,足夠的宣傳資金必不可少。這個開端至關重要,如果只利用他作為演員的知名度,隨便發幾張片應付市場,我可以預言,開始兩張片沒有打開局面的話,大俠以後的歌唱生涯就很慘淡了。
2 為電視劇配唱要慎選曲目,像《狼俠》這種不成熟的作品最好拒絕。也許製片方需要他唱,也許他自己技痒,很想玩一把。但是演而優則唱也要愛惜羽毛呀!可以想像《多少故事能完美》的製作過程──選首歌詞,找人譜曲,質量也沒人把關。伴奏帶做好了,OK,租個錄音棚,先進MIDI、伴唱,再把主唱捉進去,不走調不破音,你可以出來了!錄音棚按小時計費的,你的檔期也很緊,大家都抓緊時間嘛!素材就這麼準備好了。mix嘛,搞搞就算了,以後穿插在電視劇堙A鏡頭剪輯得花哨點,誰會認真聽呢?大家都是看熱鬧嘛……這種流水線的商業運作,一首歌當作電視劇的配件生產,指望出什麼好作品?所以沒法指責焦大俠,一度創作就不認真,對他的二度創作,肯定也沒太多要求。一個條件很好卻沒有經驗的歌手演唱失了水準,首先怪作曲和監製,就好比天分不錯的業餘戲劇演員,如果表演失誤,首先要挨罵的應該是編劇和導演。可是焦大俠,有人在認真聽你唱呀!這是第一次,你沒有經驗,我們怪製作人員,如果以後再多幾次,該怪誰了?即使你沒有選曲的權利,那麼你有沒有拒絕的權利?如果你沒有歌唱潛質,大家對你沒有要求的,隨便你唱吧!可是你的歌唱天賦那麼好,可以讓我們期待你更出色一些嗎?這麼漂亮的抒情男高音,去唱這種垃圾歌,你不覺得虧待自己嗎?
說得夠多了,只是就事論事,實話實說。哪位焦迷看著不順眼,儘管拿磚來拍我。既然寫也寫了,肯定有挨磚頭的準備。
儘管說了些不中聽的,假如焦恩俊熱愛唱歌,還是要祝他的歌唱生涯一帆風順!
希望不久的將來,聽到焦大俠演繹的精彩作品。
----------------------------------------------

碎夢淵是專業音樂人士﹐是一位鋼琴家兼作曲家﹐她的評論客觀而中懇。
焦迷的水準都不低﹐相信大家看了會有所啟發,有所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