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日期:11/7

無錫探班(完整篇) 

無錫探班(一)

在無錫就受命寫探班記,只是今天剛剛回到家,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

月她們很早就計劃探班,只是由於種種原因沒能成行,10月25日大家終於能把休息日湊到一起,又經過了潘會長和大俠的同意,決定去探班了!
我們也知道探班會給大俠添許多麻煩,可是還是非常想去,大俠非常寬容的同意了我們的要求。讓大家感動並興奮!
25日晚,月從北京飛上海,豆豆由於在廈門出差就從夏門飛上海。
我由於暈機就自己座火車到上海,再和從寧波趕來的風中奇緣會合。我們倆的任務是要比大家先行到達無錫,好知道26日大俠的準確行蹤.
我和奇緣從沒見過面,我們的接頭地點是上海外灘東方明珠塔的對面,我到哪兒時已經夜色朦朧,倆人打著手機相向走著,已到跟前我還沒認出她,好在她認出了我。在上海外灘的霓虹燈下奇緣年輕而美麗,在上海孤獨的閒逛了一天的我,見到她非常高興。
吃過飯,我倆向無錫出發。到達無錫火車站時已是23時,商量了一下覺得還是和大俠住同一個飯店較好,就打一個車向那個飯店出發,車窗外的無錫城燈光點點,太湖水波光鱗鱗,在夜色下透著幾許神祕。。。。車子向郊區駛去,漸漸的沒了燈光,黑黑的樹,幽幽的水,月色也是淡淡的,好在挑了個女司機。。。。車終於停在一個黑黑的三層小樓前,沒有大堂,只有一個小門洞。上面掛著一盞暗暗的燈,下了車不見半個人影,秋
風吹來不禁有些心虛,怯怯的在昏暗的燈光下爬到二樓,終於見到了服務臺的小姐,並說十八羅漢劇組確實住在此地,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問她小羽的房間號,她卻不知,只知大俠的房間號,看看表已是十一點半,借我十個膽也不會唐突的給大俠打電話。可想想如果大俠明早,早早的出去拍戲,又不知大家來了,怎麼跟著到現場看拍片,大
俠要是離開了飯店那就更不好聯繫了。就讓總臺小姐想想辦法幫忙打聽一下,務必告知小羽的房號。摸黑轉了好幾圈,終於找到了我們的房間,房堣韖~面看著要好,衛生間,空調,彩電一應具全,床舖也很乾淨,總臺小姐也打來電話告知了小羽的房間號,猶豫了一下還是給小羽打了電話,小羽已經睡了給吵醒了,聲音中卻聽不出半點的不耐煩,她告知明天大俠有兩場戲分別是下午和晚上,記下我們的房間號說明天會和我們聯繫並告知大俠。
我們馬上打電話給豆豆告訴她聯繫上了小羽,月剛到豆豆在上海定的房間堙A在和豆豆爭著電話,我說你們可睡個懶覺不必早早的趕過來。我和奇緣臨睡前關掉手機拔掉電話,已防止不知哪路過度興奮的人馬打電話過來騷擾。

無錫探班(二)影


我和奇緣是計劃好十點起床的,可沒到七點就被外面的汽車發動的聲音吵醒了,那飯店共住著兩個劇組一個是十八羅漢另一個是阿娜公主,好多車都在發動,還有人大叫著沒有下來的人名,過了八點才安靜下來,我和奇緣卻再也睡不著,實在閒著沒事,我就換上奇緣的衣服,搶她的鞋穿,還是閒的沒事幹就開始描眉化眼。。。快十點月她們終於到了,說正在樓底下,我和奇緣站在三層樓的前廊向下看去,她們一行四人拖著一大堆
行李正站在院子當中茫然四顧。。。。
小羽是個漂亮可愛的小姑娘,高高的額頭秀氣的眼睛小巧玲瓏的身材,溫和善良的性格,聰明而內秀而且是個主見的小姑娘,我非常喜歡她,知道月她們來後就領我們到前臺定了房間,我們向她通報了我們能呆的時間。
一會兒小羽就通知我們大俠派司機拉我們去上水滸城去轉轉,大俠的司機是個北京同鄉,是個不多言不多語性格溫厚善良的人,難怪大俠說話越來越有北京口音,我想和劉師傅總在一起不無關係。
太湖是中國第三大淡水湖,周近400公里,水滸城就建在煙波浩渺的太湖邊上,大俠的西門無恨可能就在水滸城拍的,一個展廳奡N有大俠拍的西門無恨的劇照。
太湖雖美可由於連續趕路體力不足睡眠不足再加上心不在焉,草草看看就打道回府,飯店的食堂已經開過飯了,心想還不如大家早點回來說不定還能在食堂“偶遇”大俠。那個食堂的飯菜真是不敢恭為,大俠要是總在那吃想不減肥也難。

無錫探班(三)影


平時睡午覺是睡到三四點不成問題的,那天只睡到兩點就醒了,快到三點時,終於看見小羽從窗前路過,她說化裝師已讓她通知大俠化妝,二十分鐘後就出發。
我一下子興奮起來,站在樓道堮瓿Y,豁然發現大俠的房間就在我們房間的斜對過的另一座小樓上,月她們也住在那個樓,只是在大俠的樓下。我慌忙跑回去告訴奇緣這個重大發現。透過茶色的玻璃,看到大俠的門前曬了幾件洗過的衣服。小羽已在敲大俠的門通知他去化妝了。我又慌忙跑回屋內拿眼鏡,這時幾個服務員在擦玻璃,看我在對著玻璃梳頭覺得的奇怪。一會兒輪到要擦我眼前這塊玻璃了,他們讓我讓一下,我拒絕讓開,說你們先擦別的,看到他們驚異的眼神我自己也覺得自己很可笑,忙問他們這堿O不是常住著明星,他們說是的,出來進去的總能看的見,我問那現在都住著哪些明星,他們卻不知。。。。門終於開了,大俠穿著一件黃色的運動褲白色的運動衣走了出來,收了衣服就進去了,一會兒就又出來開始下樓,我忙跑下樓去想去通知月她們,剛跑到二樓就見大俠一步兩三個臺階的快速上來,他速度太快,我毫無準備,看他迎面上來,嚇的我趕緊倒退一步給他讓地兒,還好沒有忘了向他問聲好。

無錫探班(四)影


我背好包跑到樓下,月她們已都在樓下了,正在和司機劉師傅聊天。一會兒大俠就出來了,看不出哪兒化了妝,曉星也出來了,大俠和她很正式的握著手,我和月面面相覷,我想我們怎麼沒受到這樣的禮遇,不知月在想啥。
接著我們就和大俠照相,大家要求多多,大俠都一一滿足,豆豆要求大俠不許笑,大俠就擺了很搞笑的嚴肅表情,我要求站在他身後,漏半個我這樣會顯著我瘦點。。。。。
大俠很愛動,穿著一雙懶漢鞋還踢足球也不怕腳痛。我抓緊一切機會給大俠照相,臨出門時豆豆帶了八卷膠卷要求我和月都要照完,她照數碼,月23日晚才從美國回來,連續奔波讓她有點感冒發燒,我想我的任務就加重了。大俠看我不斷照他,詳裝氣惱,我趕緊解釋我那八卷膠卷的任務,大俠也就任由我照去了。。。。。
劇組的汽車停在了有“江南第一山”之名的惠山角下,此時夕陽斜照,滿目青翠,一些軍人正在山角下練兵,大家都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軍訓生活,不記得誰說起實彈打靶的事,大俠對她說,“你是不是把子彈都打在了別人的靶上”。我記得我那時是有幾發子彈打在山坡上的,那個小山坡隨著槍聲冒起一些土煙。又想大俠是當過好幾年兵的人,以他那個眼神不知是把子彈打到哪兒,只是自己心媟t笑卻又不敢問他。。。。

無錫探班(五)影

一直以為人在工作的狀態下是最美的,何況是那麼帥的大俠。大俠穿上無塵大師的戲服,騎著馬,背對著夕陽,踏蹄而來,衣倨飛舞,飄逸出塵。。。。
大俠的騎術很高,能輕輕鬆松的駕馭馬兒。大俠那匹馬也很漂亮,淺栗色的毛發,鼻子上有一塊白,也是長長的眼睫毛。大家私下認為在雲南拍狼俠時,把大俠拋向大樹的那匹馬,之所以那麼心不在焉是可能和它新近失去愛人有關。大俠說當時那匹馬兒本能的避開它自己,把大樹留給了大俠,把大俠一下子都創蒙了,二十秒後才恢復意識。所以不拍馬戲時,我就走過去向馬主了解一下那漂亮馬兒的私人情況。我問一句就惹圍在馬周圍的一群人嘲笑一回,真是,也不知他們有什麼可笑的。好在對我要騎一下馬的要求立馬答應還熱情的幫我照相,也想學大俠先背對著夕陽跑,然後再一勒僵繩,掉轉馬頭正對夕陽,只是怕大俠看到,照完像就趕快跳下來。
接下來大家照集體照,從小就不愛照集體照,但大俠叫我過去,我也不得不過去,小羽用大俠的數碼相機照的,說是要送給潘會長,潘會長您可不許把那張照片放到網上啊!!
大俠拍戲的那個劇組是個和諧的集體,導演是個隨和幽默的人,咱們的網上有他的照片,人比照片可愛多了,真是人不可貌相。他穿著羽絨衣和一個難看的羽絨褲,看著大家在晚上的秋風中凍的瑟瑟發抖,他就幸災樂禍的兩指指天,口堜孺嬰陬的“再降五度再降五度。。。”還高價拍買他那條這時非常另人羡慕的難看的褲子,每過一會兒那條褲子的價格就漲好多。。。。。大俠看樣子和他關係很好總把手放到他羽絨服中捂著取 暖,他們還怪叫著以提士氣。。。。

無錫探班(六)影

天漸漸黑了下來,天氣也越來越冷,我穿著棉衣和大家擠在一起,還是有點冷。大俠衣衫單薄,可在鏡頭前充滿激情,一點也看不出冷的樣子,在黑暗中兩眼熠熠發光,神彩飛揚真是個天才演員。。。。
那天和大俠演對手戲的演員叫胡可,好象原先在中央電視臺是個少兒節目主持人,妝化的很重,有點不像電視堛獐豸l了,也很漂亮,只是總覺得她下巴那有點問題,她演的很認真,好象整個人的心情都一直沉浸在角色堙A不像大俠能收放自如,那場戲是個很沉重的戲(內容月已經介紹了),還好有大俠活躍一下現場的氣氛,才使空氣不至於過分的凝重。有一場戲可能是無塵(焦恩俊飾)發現了井兒(胡可飾),於是跳下馬來作遙望狀說“那不是井兒”可能就完了,大俠最後還要加一句“騎我的馬走!”旁邊不知誰,還加一句“開我的奔馳走!”。。。。。
大俠演戲的同時還不斷的關注著我們,不時過來和我們聊聊天。
C大夫是個剛畢業工作三個月的小大夫,上班時為了使病人看著她不那麼年輕,她說她要帶上口罩遮蓋一下,好使別人敢讓她看病,大俠說要是他更不敢了,會以為她有啥傳染病。。。。。
大俠還讓讓劉師傅給我們買來了飯菜,菜很豐富應該比劇組的演員們吃的好,劉師傅因為錯過劇組開飯的時間,於是就和我們一起吃,他說這是附近能買到的最好的飯菜了,我聽了感動的不知說什麼才好,只能夾一個丸子給他。。。。

無錫探班(七)影

回到飯店後,豆豆打電話給大俠,豆豆問,焦先生,我們是否可以上他的房間去讓他簽字。焦先生一口應允。於是大家就浩浩盪盪的去上大俠的屋中去了。
大俠住的房間可能是哪個飯店最好的房間,在飯店後面的小樓上,遠離車場又是向陽面,又在比較把頭的一間房這樣就比較安靜。敲開門後,大家魚慣而入,屋內的牆壁是淡綠色的,那個牆漆的顏色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風鈴彩。房內有一客廳,屋內很溫暖,因為桌子上的一個電鍋堶悼蕉黤袺纂A大俠好像是說那個藥是去胃火的。屋內部有許多椅子大俠招呼大家坐下,大家好象都愛站著也不坐,小羽拿些開心果出來給大家吃大家也都不吃。豆豆拖著一大箱帽子過來,讓大俠簽字。逐月準備了各種各樣顏色的簽字筆,大家也有好多要簽名的東東,望著那麼多要簽的東西我都替大俠發愁,好在大俠對簽自己的名字訓練有素熟練無比,很快就簽完了。之後大家送上各自的禮物,有用的沒用的一大堆,大俠很有禮貌的一一收下並致謝。最有創意應是“對不起”的那個禮物,按逐月的話說那個禮物得小心輕放才成,大俠之前想讓小羽放在劉師傅門口嚇他一嚇,後來又決定放在保險櫃媕~小偷。她還附了封信給大俠,大俠要帶上眼鏡自己看,後聽說信的主人說信可以公開,就讓月念,“對不起”的文筆很好,月念的也很好,大俠還誇月念的象播音員一樣。。。。。
看看表都九點半了,想大俠明早還要早起拍戲,大家就忙起身告別。前幾天大俠拍戲時扭傷了右肩,在門口小C大夫給大俠留的醫囑是“熱敷,制動”。“熱敷”大俠說不管用,控制動彈大俠還要拍戲也作不到。

無錫探班(八)影


早上六點半,細心的小羽打叫醒電話過來,說七點準時出發。
打電話到月的房間她說早起來了。洗漱完,匆匆跑向院堣j俠的車子,劉師傅正站在車邊,說大俠已經來了。不一會兒大家就到齊了,我們就坐著大俠的車子上了路。那天是個好天氣,陽光明媚,秋高氣爽。
大俠精神不大好,一路上還一會兒惦記著大家的早餐,一會兒又讓問問小C大夫可否平安到家,聽說滄海下午要來還在注意一路上有啥顯著的標幟物,一會兒又想給大家買點水果。我不禁有些不安,大家執意探班是否有些自私。聽一個明星說過他喜歡觀眾喜歡,但遠遠的喜歡就好,我想大俠也是一樣希望有自己安靜的生活,我們打擾的有點太多。。。
車在一個賣桃人的小攤前停下,幾個小姐下去和小販砍價,我坐在車上。不知怎麼砍的,總共十幾個桃子,我看大俠給她一百塊錢好象只找回十塊錢,再看小販應不是附近的農民,應是個典型的小商人,我氣憤不過,跳下車去想作點壞事無耐被大俠制止。。。。。
早上朝陽正美,我們大家到了片場,不遠處有幾塊象風蝕的岩石立在哪兒,在遠一點一段斷層的山脈展現在我們眼前,其實這只是個採石場。那些景致都是人工炸出來的,導演讓我們趕快和那幾快巨石照相,說再過幾天就要被炸掉了。在這兒拍片我想一定會拍出幾許蒼涼,幾許豪邁吧。難得他們在水清風柔的太湖邊上還能找到這樣蒼勁的畫面。
我們到時,劇組的大部分車子已經到了。看見了兩個妝化的很重的美女演員,還有何潤東,大俠和何潤東看不出化了妝。那麼,女演員可能比男演員還要辛苦,早早的就得起床化妝吧!

無錫探班(完)影

滄海已寫了很多,她寫的很好,我在這給她做一下補充。

遠處劇組的工作人員在架“weiya”。大俠暫時沒事兒,就和我們閒聊著天。
其間談起了素美姐,大俠說了許多,最後說素美姐臨離開麗江的晚上他請她吃了飯,只是第二天早上由於拍戲就沒去送她,大俠的語氣堨R滿傷感,此時空氣都仿佛凝固了,我看站在他對面的奇緣背過頭去,大家一時也不知如何安慰他才好。。。。
大家還談到上次大俠上聊天室的事兒,大俠說把他急的,我們異口同聲的說“我們才急”
後來又聊起演白玉堂時的一些事。
我告訴大俠說好多人想在他住的酒店大堂閒坐喝茶或拉著空的皮箱在機場閒逛,以期“偶遇”他,幾位小姐看我向大俠告密“腦羞成怒”要拿大俠貼傷的膏藥封上我的嘴。
在拍攝現場,有許多當地百姓在看熱鬧,有個一兩歲的小妞妞,梳著兩個衝天的小辯,胖胖的紅紅的臉頰,整天在片場出溜出溜的閒逛也不怕累,她臉上有兩排牙印是鄰居家小孩前幾天給咬的,導演說前幾天都是腫的。大俠圍了個海盜巾逗她,那個小孩被他嚇得直倒退,大俠也提起他自己的小孩,說錯過了看著她們成長的過程永遠都不能彌補,也不能象一般家長一樣接送孩子上下學真是遺憾。。。
大家也談起了小馬,大俠說好多計算機的使用技術都是小馬教他的,我們就和大俠一起祝小馬早日康復!
大俠傷的挺重,他說昨天夜堣T點鐘把他痛醒就再沒睡著,所以一會兒大俠就回到車媞恅惜F。睡醒後大俠情緒好了許多,看樣子和劇組同事的關係都很好,一會和這人聊聊天,一會兒和那人過過招,我們五個人二十只眼睛盯住他也挺困難,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只得互相問著在哪兒在哪兒?才能又看見大俠在遠處不知又在幹啥。。。。
中午劇組還給我們定了盒飯,看來我們不僅給大俠增加麻煩,還給人家整個劇組都添亂,真是不好意思,我們走後大俠還得向人家致謝致欠!
大俠不大喜歡大家隨時給他照相,大家執意要照,大俠也沒辦法,不過老天真是偏愛他。大俠偶爾高興,會突然擺一個"pose"(這個詞我沒念準她們嘲笑我不說,還要把我開除國際影友會,好再大俠沒有批准她們的議案)讓大家照,只是每當這時,我的像機一定是在倒卷,真是鬱悶,後來還有讓大俠更高興的事發生。。。。。。
那天拍的是個大結局的戲,好幾對天上地下打的一塌糊塗。大俠的替身也是個濃眉大眼的小伙子,只是比大俠矮一點,大俠對給他當替身的演員很尊重,每次那個替身演員做完一個難度大的動作都要走過去,雙手和十向他致謝,那天那個演員先是水平著向前轉,後是垂直著向上轉,大俠說那個“weiya”綁時間長了會很痛,那樣轉法有時都會吐。那個演員轉的也還算漂亮,我選好一個位子,努力想給他照一張照片,之後想再讓小羽送給他,他速度很快,照了三四張也不知照上沒照上。
一會兒,何潤東和胡靜被吊在天上做動作,大俠和導演坐在地上的椅子上看著,我站在大俠後面,月她們在大俠的右側,我聽不大清楚大俠在說什麼,只是把大俠頭上的九個圓點看的很清楚,是用粉底霜畫上去的。
胡靜很漂亮大家都認為她長的有點象蕭薔,吊在空中飄飄欲仙,很美!只是動作總不作到位,不斷的在重拍,大俠毫無保留的傳受著經驗給她,她下來時累的氣喘噓噓,她就坐在我旁邊,我趕緊大力的贊美她幾句。旁邊的人都不誇一下,我想他們應該互相贊美一下才好,這樣成就感油然而生,工作的會更愉快些。
一會兒,開始排演七俠五義媢╱茪W的那個演員和大俠對打,大俠的武打動作美綸美渙 如火純青,那些說是曾獲得過武術冠軍的替身演員和大俠比起來在美感方面真是相差太遠,現在才明白大俠為何總是親自上陣不用替身。如果大俠以後真不願意拍武打片了,真是中國武俠片的一大損失。
回程時,車終於被我們“七千斤”的重量壓爆了輪子。大俠讓小羽領大家先到路邊的一家飯館中吃飯,說他換完輪胎一會兒就來。我們就跟著小羽去了飯館,很不義氣的把劉師傅和有傷的大俠留在傍晚的秋風中修車了。
在飯館堣j俠沒來時,我們圍坐著,沒有動筷子,服務小姐看著憤怒,一遍又一遍的上我們屋內瞪著我們,一會兒大俠來了,態度立馬改變,老板娘親自過來招呼,服務小姐上菜也有點緊張連湯帶水的灑了一桌子不說還捎帶著濺的我衣服上星星點點。。。飯桌上除了聊滄海寫的那些外,我們還極力勸大俠快快去看傷不要硬熬,最好每天跑跑步鍛煉鍛煉身體。大俠來吃飯時換了一件比較正式一點的一件衣服,可能是表示一下對我們的尊重吧。吃完飯下樓時我也看見了大俠那條色彩斑斕的褲子,沒看過大俠的畫,我想大俠的畫一定是用色大膽不拘一格的。
28日早上,我們帶著一些不安早早的就離開了飯店,大俠肯定受到的肩傷困擾,我們卻在這時還來添亂。晚上在一網吧堙A突然看見大俠的那麼長的留言。。。。真是感動應是我們才對!
在南京,我在飯店媥蓂z行李時,突然發現少了照過了的三卷膠卷,真是令我痛心疾首,本來還想出去玩玩也沒了心情,索性在飯店婸X頭大睡。傍晚醒來,覺得還是要做一些無謂的努力才好,於是向總臺要了各地方電話號碼的區號。。。。最後還給小羽打了電話。。。。
本想或許丟掉的是我在別的地兒拍的一些資料的膠卷,現在看來這個希望也破滅了。
早晨醒來金陵古城配合著我的心情下著悽悽秋雨,本想蒙頭再睡,無耐有南京的朋友來敲門要帶我出去玩了。。。。
鐘山堭I靜而神祕,美麗的法國梧桐在細細的秋雨中沿著小路飄然的伸象遠方,伸展向天空,美的令人窒息,心情在這美的感召下開郎起,我沒有照它,只是靜靜把這份美麗永留在記憶堙C。。。
是的,不須要留下什麼印記,也不會忘了大俠在銀屏上給我帶來的感動,不會忘了這個秋日堣j俠的熱情和寬容。
在以後的日子堙A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堙A我們或許會一如大俠想著世界上還有需要幫助的一群,或許會一如大俠在事業上生活中努力堅韌而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