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日期:10/31

探班記 (一)

其實我真是不太適合來負責寫這個探班記,首先我的工作長期寫報告,講求語言平實,真怕讓我將探班記寫成了白開水,另外,那兩天我不太舒服,頭暈乎乎的,怕是記得不全了。我權且抛磚引玉,寫出來後請其他的姐妹來補充吧。

影及風中奇緣已於25日晚上到了大俠下榻的三國城賓館。26日一早,豆豆、我、逐月在開往無錫的火車上碰了頭,並見到了Crystal。雖然她的大名,已在磨劍山莊中多次見到,但這還是我們頭一次見面,感覺上C代夫在文靜中透著活潑,是非常有趣的一個人。路上我們將滄海的數碼相機交給逐月,要求她儘快在路上自學一下,她可真聰明,很快就學會了,試著爲我們拍照,就這樣大家談談說說,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晃眼過去了。

到了三國城賓館與影及風中奇緣匯合後,我們一起見到了小羽。她真是個純樸、漂亮的女孩,臉上總是帶著一絲靦腆的笑意。經過一翻商議,決定先住下,等小羽的通知。住下後,影來了電話說小羽通知她說大俠下午要去拍外景,比較遠,所以安排我們去水滸城參觀。但大家既然已來到此處當然是最想看大俠拍戲了,所以讓我與大俠再商量一下。我這時才覺得這個副會長真是不好當。跟大俠說明我們的想法後,大俠一口答應並解釋說我們可以先去水滸城,之後再聽小羽的通知去看拍戲,而且大俠已經安排好了車在樓下等著我們呢。他真是細心!

一行幾人下了樓,見到劉師傅,發現他是從北京來的司機呢。真是巧,又碰到北京老鄉了。進了影視城後,我們往太湖邊上緩緩行去。第一次見到太湖,心中有一絲激動。站在湖畔,看煙波浩淼,一陣微風吹過,蘆葦發出唰刷的聲音。我忽然想起,好象大俠在《西門無恨》中有一段戲是在湖邊拍的,只是不知是不是這堙C於是,大家紛紛在此處留了影。沿湖邊走穿過一座小橋和一趟古老的街道,進入了一片宮殿式的建築區。這埵酗@些在此處拍過的電視劇的劇照展。記得雯郡曾說有《西門無恨》的劇照,大家決定好好找找,而我則趕快給雯郡打個電話問問。正在和雯郡聊著,突然前面的人喊了起來“找到了!”。我們跑過去一看,果然這是一張大俠裝藍色戲服的照片。照片上的大俠英俊瀟灑,我們連忙將這張照片也拍了下來。

拍完照片大家像是完成了任務似的,多少美麗的景致已不再能吸引我們。大家開始擔心趕不上大俠出去拍戲,因此趕著回到賓館。到了屋堙A大家不斷互相問著時間,看來還有一會兒,只有先倒下睡一覺了,可是怎麽睡得著呢?

“鈴”地一聲電話,大家噌然竄起,我急忙抓起電話,是影通知我們5分鐘之後出發,又是一陣忙亂。來到一樓,迎面走來一個高大的人,閃亮的眼神,這麽眼熟,“是他!真的是他嗎?!”豆豆沒帶眼鏡看不清,大聲問我說:“這人是誰呀?”我只覺得腦子有一點犯木,直覺地回答:“是他,是他。”這時大俠沖我們喊了一句,走上了前面那棟樓。好像是讓我們等一會兒。總之由於緊張,竟然沒有聽清楚。

作者:           日期:10/31

探班記(二)

我們傻傻地走到前院,迎面有三個人從車堣U來問前臺在哪里。我們一問,原來是曉星和一位新入會的朋友-小加櫻子,又是一陣熱鬧,真是勝利大會師。我本來還在擔心曉星她們如果到的晚的話就趕不上看大俠拍戲了,只能等大俠拍完戲回來了。那啓不是要在房媯市雂[,還好她們及時趕到。奇緣等人積極地帶曉星去看房間了。我和豆豆則與大俠的司機劉師傅攀談起來。

一會兒,大俠下來了。我們趕快自我介紹了一翻。大俠也真會開玩笑,見了奇緣就說:“這個人我不認識。”逗得大家直笑。後來他看了看我們說“晚上可能會冷,你們衣服帶得可能不夠。”這時曉星走了過來,非常有禮貌地與大俠握了握手,(真是讓我慚愧,這點竟忘了),並將小佳櫻子介紹給大俠。我注意到大俠一邊說話一邊活動著右肩,我想會不會有問題就問:“你的肩怎麽了?”大俠回答說前兩天有點扭到了。我看他不願多談,也就不好再問下去了。

在我們的要求下,大俠與我們一一拍照。輪到豆豆時,她說“不要笑。”結果大俠又表情嚴肅地和我們照了相,真是好酷呀!!奇緣與逐月再想照時,大俠說不如到了現場穿上戲服再照吧。這時劇組的一些人紛紛到齊,準備出發了。由於大俠的車坐不下,我和豆豆主動上了劇組的車。

車開了一段時間,前方出現一大片空場,空場後是一片樹林,林邊有一條羊腸小道。大家紛紛下車,演員們換上了戲服。大俠的戲服是一套和尚服,就是網上帖的無塵大師那一套,非常單薄,不禁讓人擔心他會不會凍到。這時有人牽過一匹馬,只見他用手撫了撫馬頭,翻身上馬,然後一圈馬繮,向小道方向跑去。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他騎馬,真是好帥!我們也向小道方向走去。到了林邊,看到劇組已在忙著佈置了。此時,大俠正好騎在馬上迎著斜陽,角度非常好!我們都在讚歎“好帥!”於是紛紛拿出照相機拍下這一英姿。但大俠看到連忙示意我們先不要拍,後來才知道,在劇組拍戲時要特別注意,不能用閃光燈。

劇組先拍大俠快馬經過林間小道時遇上了女主角的一段戲。只見大俠飛馬奔來將馬勒住後往後回望,臉上透出一絲喜悅,說道:“那不是瑾兒(女主角)。”之後,又拍了女主角的一段對話,並分別取了兩人的一些特寫。

拍完這組戲後,大俠主動上前,指了指前面的草地說“大家拍張照吧。”說著也拿出了相機交給小羽,讓她爲我們拍一張集體照,說這是發給潘會長的。後來,我們又與大俠一一合影,留下這美好的一刻。在C大夫與大俠合影時,他愛搞笑的本性逐漸顯露了出來。C大夫往後退時差一點坐到了草地上,大俠誇張的問我們有沒有拍下來。我們笑道:“Crystal怎麽這麽緊張呀!”,大家笑成了一片。拍完照,大俠說還有一場戲,但要等到晚上,讓大家等一會兒,他去找劉師傅給我們買飯去。真象一個大家長,要爲我們這麽多人操心。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大俠細心地走過來說劉師傅一會兒會將我們的飯送來,他快要拍戲了,所以要和劇組先吃了,讓我們再等一等。一會兒,劉師傅買來了飯,熱情地招呼我們去吃飯。而此時天色已黑,劇組也準備好拍下一場戲了。我們幾個都著急看大俠的戲,因此匆忙扒了幾口飯,趕快上前瞧瞧。

這出戲是講無塵(大俠)逃出軍營後巧遇女主角的一段戲。大俠換了另一套服裝,是兵服。主要情節是女主角得知無塵是從軍營中逃出,而軍營向有連坐的懲罰措施,也就是說有人逃跑,其他人要承擔連坐責任,會被殺頭。因此她埋怨無塵不應不顧其他人的生死自己一走了之。說完後她轉身走了,只見無塵想叫住她,又沒開口,之後緩緩回過身來,眼神落寞而深情。這段戲大俠演得真好,通過他的眼睛,你仿佛已能瞭解他的痛苦與無奈!而且真難想象大俠說他眼睛不好,那雙眼睛是那麽晶瑩閃亮。這段戲中的景致從監視器中看非常美,只見一片幽藍的光影射到樹林中,有一些煙霧繚繞其間。這組鏡頭由於要從男女主角兩個方位分別拍一邊,而且現場是煙霧有時總是配合不好,因此拍了好幾遍。大俠不時走過來關照我們一下,問我們冷不冷,說如果冷上車堨h吧。但我們都不想錯過大俠的戲,就相互依靠著來取暖。我們還好,可是大俠穿得那麽少,真讓人擔心!出外景,尤其是夜場可真辛苦!

終於拍完了,小羽趕快將軍大衣給大俠披上。在回去的路上,大俠說“你們這次來得不巧,全是出外景,明天是在一片沙石場拍,那堛瑰藿珓雂ㄕn,你們別跟了。”另外,他也非常擔心,明天趕過來的滄海,想她很難找到地方。我說要和大家商量一下再說。下了車,我趕過去跟他說我們那埵酗@些會帽要他簽,而且還有其他焦迷托我們帶來的東西想交給他。於是與他敲定我們集合好後和去他的房間。大家回屋匆匆整理了會帽和各自帶來的禮物,一起來到大俠的房間,他已在等著我們了。

作者:          日期:11/6

探班记 (三)

清晨六點多剛洗梳完畢,影打來電話說七點準時出發。七點一到我們匆匆跑到院堙A上了車發現大俠已經到了,不過大俠精神確實不大好,靠在椅被上閉目養神。C大夫來與大家辭行,她沒法與大家去看拍戲了,因爲她要在下午之前趕回去上班,所以打算先去三國城轉轉就走了。大俠趕緊回過頭細心地囑咐她一路小心,只見C大夫瀟灑地揮揮手與大家道別。

車子上了路,大俠說可以在路上買點早餐,於是在早點攤停了下來,小羽、影、豆豆下車爲大家買了早餐。之後,車子又在兩個賣軍用物品的地方停了一下,大俠想再買一套那種軍用的絨衣,比較暖和的,可總沒找到合適的。路過水果攤時大俠問大家吃不吃桃,說這堛漁蝷l很好吃的。車停在了一個賣桃人的小攤前,大俠與小羽、豆豆下去挑桃,我也下了車聽到小羽、豆豆忙著在砍價。可能是覺得她們砍價很好玩,大俠不由得笑了,笑得很灿烂。影說得不錯,小販真是典型的小商人,總想坑我們一筆,原本談好的7元一斤,但收錢時卻換成了8元一斤,幸好被小羽及時發現。

車子進入了一條小道,曲曲折折,來到了一片採石廠-這奡N是這天的拍攝場地了。不遠處矗立著幾塊風化般的岩石,景致顯得有幾分蒼涼。路真難找,大俠說一會還是說個地方讓劉師傅去接一下滄海。

下了車,大俠和已到的劇組的一些人攀談起來。我們去找導演聊聊,他好熱情。(補充:其實前一天晚上我們就與導演聊得甚歡。他是臺灣人,卻說得一口很地道的北京話。他說他是北京人,我們都被他蒙住了呢。當時他曾說第二天會拍一些武打場面,是很難得一見的,說我們應該去看看,開開眼界。)他指了指不遠處那幾快巨石說:“那兒多好看,有一點象美國的黃石公園了,你們還不去照兩張,再過幾天說不定就要被炸掉了。” 所以我們趕緊跑去拍了幾張。照完相,我們連忙走回去,想看看大俠,與他聊聊。這時大家已齊刷刷地戴著會帽,於是片場多了一樣新景致。知道嗎,居然有人問我們是不是焦恩俊公司的。

待续。(身体不好,各位姐妹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