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滄海             日期:11/2
秋日陽光 無錫感恩之旅(一)

10月27日,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早晨9:30分,終於擺脫了考試的夢噩。一身輕鬆的踏上了去無錫的旅程。此時的我心情與陽光一般燦爛,笑容自然也是有幾分動人的吧,哈哈,讓送行的人有些許的不安,對不起嘍。
大巴在高速公路上飛馳,我舒適地靠在窗口,用短信息與親愛的豆豆保持著聯絡,昨日的鬱悶早已煙消雲散,隨風而逝。此刻的我只想著快些,快些,再快些。見到大俠、小羽,見到月、豆豆、奇緣、逐月、影……對了,還有劉師傅。
一路還算順利,下了長途車就叫了輛出租直奔片場,幸虧有劉師傅詳細的描述,司機叔叔說30分鐘內就能到達,好好好,我現在快成了與時間賽跑的人了。在車上,和司機聊起大俠,大力推薦了一番,請他要多看大俠的戲,原來他知道十八羅漢在無錫開拍的事,也看過小李飛刀,好,有前途。
因為那天的外景地比較難找,豆豆和劉師傅特地到公路上接我,好感動啊,兩位熱情的北京朋友。車子顛顛簸簸的開了一陣,終於來到了沙石遍地的片場,一下車,就圍過來一群看熱鬧的當地群眾,對不起,我可沒有明星氣質,讓大家失望了吧,嘻嘻。一見逐月,就來了個熱情的擁抱,通過影友會,我們早已成為了好友,幾天不見想得慌。接著與新朋舊友一一寒暄,好不熱鬧。
我的目光開始在人群中搜索,目標當然是大俠,遠遠的只看見比大俠矮小的替身在蹦床上做著翻滾的動作,那麼,真神呢?
正疑惑著,一個高大的身影迎面走來,我是迎著陽光望向他,他、他、他一身無塵大師的袈裟,衣倨飄飄,被風兒輕輕吹起的袖攏,那份淡定,那份飄逸,真是非常人可比。我不禁呆呆望著,立馬成了無腦兒。來人走近了,更近了,終於看到了那張笑臉,如此的清晰,又一下子沒了大師的遙不可及,聽不清他說了什麼,只是伸出了我的手,盈盈一握間,終於吐出一句:“你好,我是上海來的滄海!”迎向他的笑臉,也引來了那些昨天錯失握手機會的朋友們。“啊,我也要握手!”“昨天沒握呢!”淑女們一時間忘了羞澀,哈哈,大師的反應更是出人意表。居然給後來者一一行了“吻手禮”。打住打住,各位別尖叫,他的手快近嘴邊時一個翻腕,哈哈是吻自己的手喔。當時現場笑聲不斷,氣氛甚是熱烈。接著又是一通合影,我忍不住拎起大師的戲服看個究竟,用料與做工都很不錯,到時的效果一定出彩。最重要的是── 很乾淨。在拍照時,大師沒有與我們“勾肩搭背”,原因是拍羅漢就要有羅漢的樣子,他蠻入戲的吧。此時,不知是誰對我說,剛才他對著你唱滄海一聲笑呢,啊?有嗎?我的耳朵怎麼在那時打折了?對不起,大師,下次有機會一定請補唱給我聽,要整首的喔。別罵我貪心啊。(P•S• pan會長你的手機鈴聲真是太棒了,千萬別換哦。)
我從包包堥出相冊與朋友們分享,大師坐在那堣ㄝ阞漲^頭來看,哈哈,眼饞,心痒了吧。就不給你看,就不給你看。終於我們過完了癮,我走過去遞給他,還不忘說了句:“just see see!”louisa,我是不是像你在臺灣慶生會上的表現一樣?大俠和身邊的導演邊看照片邊討論起了之前的劇照,嘻嘻哈哈的好不熱鬧。大俠還仔細地看了上海接機的照片,並且指著一張笑得忘形的我問:這個人在幹什麼?我當時立馬指向照片上的大俠反問到:這個人在幹什麼?哈哈,被問倒了吧。那張照片上的大俠也是笑得兩眼放光的。最後大俠疑惑地問,臺灣的照片你怎麼也有?我連忙說是香港的婉玲姐寄給我的,沒想到吧,大俠,我們早已將各地的影友聯合起來了,互通有無,不亦樂乎。

作者:滄海            日期:11/4

秋日陽光 無錫感恩之旅(二)

我們圍著大俠正聊得開心,導演說要埋位了,還說要讀秒,大俠的耍寶本性又暴露無遺了。他開始倒數:“5,5 ,5 ,還是5。”笑死我們了。
不過一上場,大俠就立刻入戲,很敬業地做著每一個動作。一招一式無不透出大師風範,做得漂亮!到位!只是,每次攝影機一停,他就立刻撫著右肩,雖然不時地沖週遭的人們擠出一個笑容,但我們都能從他那緊蹙的眉間體味到他的痛苦。此時的他,不是那種在戲中被虐時的“柔弱無助”,而是真真切切地傷痛難耐。看得我們心酸酸的。但在鏡頭前,他依然毫不憐惜自己地一次次全力出招,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呢,真的是很有爆發力。有點象在燃燒,迸發!拍戲的艱苦與辛酸我們今天算是真正體味到了。所以,希望現在的大俠好好保養,制動。為我們,也是為自己多保重。
行文至此,有些傷感,明天再續,好嗎?

作者:滄海          日期:11/5

秋日陽光,無錫感恩之旅(完結篇)

這天拍的是大結局,大俠正與其他演員討論劇情,動作導演就開玩笑地說,最後你就帶著你的影友們去環遊世界了(我們還求之不得呢)。而大俠呢?就點著身邊的演員:“你變猴,你變豬八戒,木桃,你變那匹小白馬,我就變唐僧,西遊記開始了。”當場笑翻了一大幫人。所以說,有大俠在,片場是不愁寂寞的。
我們正討論替身演員一遍遍地從蹦床上跳下多麼辛苦,就聽到大俠對導演談起以前拍小李飛刀時,為了讓飛刀能直射向鏡頭,大俠跳上跳下地發了不下30遍,天哪,看來他發飛刀的本領真是經歷了不小的磨煉呢。
說話間,外景地又要開始炸石頭了,鳴警的哨聲一響,誰的動作最快?沒錯,正是大俠,原來他不但出招快,“逃命”也快。我們一群人躲在車後,看見遠遠地騰起一朵蘑菇雲,大俠則在另一邊擺弄著招數,嗯,蠻敬業的。
這次在戲中驗反派的施羽也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因為七俠五義堙A他就是那個皇帝呀。最後他是被一群正義之士打敗,所以在邊上憤憤地說:“你們以眾欺寡,算什麼好漢。”大家猜大俠怎麼回答?──看到我們這麼多人,你就自吻算了,來個自我了斷吧。 哈哈,又想不戰而驅人之兵?不一會,輪到大俠與施羽的對手戲了,才上場,施大哥的劍就差點傷了大俠的頭,大俠做出害怕的表情,捂著頭說:“我好害怕!”讓我想起了江湖小子。我們當然也蠻緊張的。
在拍完了一組騰空對打的鏡頭之後,夕陽漸落,暮色漸起。導演一聲收工,大家又坐上了大俠的車,踏上回程之旅,路上竟然暴胎,我們相互依靠,時不時的來個擁抱取暖。大俠讓小羽先領我們去不遠的飯店,他和劉師傅則繼續在路邊忙活。
我們來到飯店包房,能幹的小羽已經點好了菜,大家紛紛落座,誰也不願動筷,等大俠來才開動。暮色堙A時間一點點流逝,終於,那熟悉的身影,陌生的出現,真的有驚艷的感覺,不是他的臉,那張帥臉早被大家誇得勿需多言了,讓我們眼前一亮的是他的彩條褲啦,真佩服他怎麼能找到那麼耀目的褲子,還好上身那件軍綠色的T恤,將整體的感覺壓住,顯得不誇張,不炫耀,更顯出了褲子的一份可愛,想想這身裝扮要是套在別人身上估計要被我們笑死,但,穿在他身上真是沉穩與活躍,休閒與愜意的相遇,可惜當時怎麼沒拍張照呢?(其實是有想過,只是如此私人的裝扮怕他不想曝光)飯局上,大家邊吃邊聊,談了不少大俠的戲,也挖出了不少拍攝中的甜酸苦辣。在座的各位對大俠的戲都是如數家珍,有些細節比大俠記得還清楚呢。當時我就想,不如下次有機會搞個精彩片段的匯演,讓大俠猜猜是哪部戲堛滬一節。對了,大俠還提出了一個搞怪的設想,作一個各齣戲的串燒MTV,前一個鏡頭還是李尋歡的受傷痛苦,一轉眼就成了絕色雙嬌中朱壽的怪臉。有創意吧。柳絲萬縷,收到沒有?熱情期待你的新作。
回到賓館後,由於大俠有傷,我們不便再作打擾,就一一與他握手告別,他又行佛禮了。我們請小羽將禮物和各位朋友托轉的信帶給了大俠,才一會,小羽送回簽名的照片,就留下來看我帶去的精華版,看了柳絲萬縷的MTV,隨便聊聊的畫作,18羅漢的新聞還有臺灣的慶生會。小羽看得可仔細了,還和我們談起了拍狼俠和戚繼光時的花絮,聽得我們都入迷了。月送了一頂有簽名的會帽給她,又發展了一名新成員。還相約下次去麗江旅遊,找她做導遊呢,相信這位溫柔的小妹妹一定會帶給我們一個難忘的麗江之旅。
28日一早,就要離開無錫了,其實很早就已經醒來,也想過要製造一次“偶遇”,但,離別總是傷感的,只怕再看一眼,就會放下手中的行囊。不如讓回憶留在曾經同向的航行中,各自寂寞,原來的歸原來,往後的歸往後吧。
別了,無錫,別了,秋日的陽光,讓我們用長長久久的回憶去記取這難忘的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