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愛你——大俠南京行的點滴     作者:cat   日期:11/1

馨馨已經給大家送上了詳細的“簡單版”,之後丹丹也會送上詳細版,我就簡單的寫寫我的點滴感受吧!昨天大俠來南京錄製《非常周末》,終於第一次看到真真實實的大俠,(亮相精彩,羅漢頭果然夠“亮”)。自己一直不是一個喜歡追星的人,所以之前喜歡某位演員,也就是多看看他的電視、影片而已。直到喜歡大俠,之後來到國際影友會的網站,通過網友們的描述和大俠的留言以及幾次在聊天室中的交流,讓我感受到了一個可親可愛、幽默又沒有架子的朋友,完全不象高高在上的明星(一點不象大俠高個子、衣服架子的形象嘛:))
前面幾次本來可以見到大俠的機會錯過了,有點遺憾,不過想到不能影響大俠正常的工作生活,也就無所謂了,而且我相信有緣自會相見的道理,隨緣吧~果然,昨天天上就掉下了一個大餡餅,差不多把我砸昏了(其實就是被大俠電暈拉~~)
由於這次只是來錄個節目,所以大俠的行程安排的很緊,前面馨馨也說過了,沒來得及和大俠坐下來聊聊,也沒能爲大俠提前慶祝生日,最後在大俠臨走的時候把蛋糕送過去,和大俠握了手,所乙太緊張,什麽話也沒說出來,連預祝生日快樂也忘掉了,暈~~只好在這婺氻W了,希望大俠能看到。
在錄製過程中,充分見識了大俠搞笑的一面。(喜歡愛笑的人,沒辦法~)第一個節目中有一對夫妻(妻子懷孕7個半月了),本來長得還不錯,後來下去換了古裝扮相來唱紅樓夢,那個服裝和頭套還真是超級厲害,立馬就把兩個挺好的人弄的很醜,尤其是那個男的扮的賈寶玉,簡直慘不忍睹。後來讓嘉賓評價時,大俠就很幽默的說,希望他們的小寶寶出生後,那個爸爸不要再扮賈寶玉,我們在下面都要笑暈了。後來大俠還說了一段很有感情的關於對小孩的教育問題的看法,也很感人的。
下面有段小品是大俠和一個李雨晴演的短劇,很搞笑的,霹靂啪啦,非常過癮,不詳細說了,等大家到時候看節目就知道了,一定不要錯過。
另外一個收穫就是,這次還有幸在節目堥識到了大俠的繪畫,第一個畫的是鱷魚,10秒種內完成,真的挺象的,開始懷疑大俠曾經學過。。後來又畫了一個黃瓜,前面的懷疑就有了答案(大俠不要打我)很好玩,不過要是我估計也是那樣畫的,想在photoshop媯e給大家看的,不過怕。。還有版權。。算了,也留點懸念,大家到時候自己看吧。
其他錄節目的時間,由於有個攝像機位就在我前面,老是擋著,所以就只顧著看大俠了,很經典的摸光頭動作(可惜照相時大俠戴著帽子,又不忍心讓他拿下來,所以沒照到光頭有點遺憾)
節目結束時嘉賓總結的時候,金巧巧很羡慕地說下次她一定帶著自己的國際影友會來,言語中掩飾不住的妒忌啊:)因爲這次節目堨u有大俠有影友會、鮮花、橫幅……可能頗讓其他幾位嘉賓鬱悶了吧~~
這次焦太太沒來可惜可惜,但是看到了小羽,還是那副很靦腆的樣子,很可愛,還說以後去麗江可以去找她,非常喜歡麗江,也喜歡麗江長大的小羽,也很羡慕她可以替大俠背包……在大俠、小羽和大家忙著照相的時候,趕緊幫她提了下包(因爲好象是大俠用的:))閒聊中得知小羽居然把我們上次在賓館的事都和大俠說了,汗~~~希望大俠趕快忘掉!
昨天還見到了影友會堛漕銗L幾位網友小馨、依瑤……還有之前已經見過的丹丹,就象大家是一家人一樣,這也算是我們影友會南京分會的第一次集體聚會吧!
難忘這第一次的相見,
難忘站在大俠身邊合影的一瞬間,
難忘南京分舵的首次聚會,
總舵主,我們下次再見啦:)!

抛磚引玉,等著那天其他幾位砸磚過來啦~~~

感恩、感動――我們愛你(焦哥來南京之簡單版)    作者:馨馨


2002年10月31日
中午12點半,和CAT來到蛋糕房,親眼目睹蛋糕師傅將一朵朵小“花”點綴,知道焦大哥似乎喜歡吃巧克力蛋糕,所以還特意在蛋糕四周抹上的誘人的巧克力。蛋糕師傅做得很盡心,所以花費了一個多小時,我和CAT就穿著高跟鞋(爲了和焦哥在身高上減少差距)就站了一個多小時,腰酸腳痛卻也不覺辛苦。
下午2:00,來到電視臺演播大廳門口。剛下車,正在考慮該通過什麽途徑才能“混”進去,就見一女的工作人員上來詢問:“你們是來看焦恩俊的嗎?”我們好奇怪地點點頭,於是她就對門衛說:“讓她們進去吧。焦恩俊已經打過招呼,來看他的人都可以進去。”那門衛笑說:“那我還看什麽門,來的人都是要看他的。”
進了大廳,看見了丹丹、小馨、伊瑤等九位焦迷,大家很開心地打著招呼(有些人是初次見面嘛)。
下午2:10,門口閃進一個粉紅色的嬌小身影,是小羽啦!依舊是靦靦腆腆的笑顔,溫溫柔柔的話語。小羽告訴我們焦哥已經到了,一會兒就來。見我們都戴著會帽,她也驕傲地揚起手中的紅帽,說“我也有呢,還有焦哥的簽名!”好可愛的小姑娘。
又等了一會兒,門口進來了一隊人馬,我們立刻就認出了“鶴立雞群”(僅指身高:))的焦哥,大家興奮得不知如何表達,只得輕聲鼓掌以示歡迎。焦哥也看見了我們,象見到親人一樣就走過來,並行了一個“隆重”的脫帽禮―――露出一顆光潔溜溜的頭顱。我們皆笑。
下午的排練主要是排一個小品,和焦哥演對手戲的是《我愛我家》中演第二任小保姆的李雨晴,不過此次她可被焦哥“整”得不輕,焦哥的喜劇細胞被展露得淋漓盡致。後來四位嘉賓和兩位主持人還要排一個簡短的舞蹈,此時就可以看出焦哥真是一個非常非常聰明的人,舞蹈老師在前面示範,焦哥和金巧巧在後面悄悄地交頭接耳,也沒怎麽跟著學;等到了正式放音樂時,焦哥居然做得一點不差!而站在前面的一名嘉賓學得最認真卻怎麽也跟不上節奏。導演沒辦法,又接連放了兩三次音樂,那人還是跟不上,焦哥看不下去了,於是就上前做起了“指導”,呵呵。
排練間隙,我小心翼翼地問焦哥:待會排完了,是否可以到外面和南京影迷會的成員合影留念。焦哥說“當然可以,現在就可以出去。”於是大家悄悄地魚貫而出。走在焦哥身後,他一回身看見我,於是說“看見你留的字條了,‘羅漢及羅漢夫人’,哈哈。”我“啊?”的一聲,沒想到上次去無錫,沒見到真神,留下的字條倒見到真神了,不由得嫉妒起那張字條來了:)
安排大家站在臺階上,將“焦恩俊國際影友會”的橫幅拉起,大家把會帽都戴起來,真是很不錯呢!我拍了兩張合影,焦哥喊:“馨馨你也來嘛。”我於是將相機交給小羽,自己屁顛屁顛就跑過去了。由於我的會帽給另一位朋友戴了,焦哥就脫下他頭上的帽子交給我,說“你戴這個。”當時天氣陰冷陰冷的,看著他沒有任何保暖“設施”的光頭,我不由問“你這樣可以嗎?”他回說:“當然沒問題。”
拍好了合影,大家也許由於激動圍在他周圍似乎什麽話也不知道說,我急了:“這個這個,大家有什麽額外的要求快說快說,比如說單獨拍照呀,嗯,等等等等。”
大家恍然,站在焦哥身邊的小姑娘立即用可憐兮兮的語調說:“我可以和你合個影嗎?”焦哥笑:“當然當然,來吧。”於是,一個“照相模特”就此誕生,大家紛紛上前與其合影。爲了在身高上縮小差距,焦哥站在平地上,影友站在一層臺階上。
呵呵,輪到我照了,我往臺階上一站,餘光卻覺得自己要比焦哥高了,於是自言自語:“不行不行,怎麽能比你高呢。”於是就走下來。焦哥說:“哪有?”並假意凶吧吧地說:“站上去!”我被“凶”得十分之高興,又乖乖地站回去了。
拍照間隙,還有若干門衛上來索要簽名,焦哥十分隨和,邊簽名邊和門衛開玩笑,弄得那幾個大老爺們兒個個笑眼眯眯的。
拍照簽名完畢,焦哥說要回演播廳了,省得劇組人員要等。他真的是很敬業、很識大體的演員。
回去後,焦哥看劇組正在排練別的節目,於是就在門口和我們商量晚上錄影的事。由於我們一共11個人,手上只有5張入場券,焦哥於是說:他會解決,到時安排我們坐在一起。
爲了不打擾劇組排練,下午4:30,我們告退,並相約6:30在此匯合。
一行人來到一家速食店,邊吃飯邊聊聊“大俠心得”,也頗爲溫馨。
由於心媮`想著錄影的事,我們6點就來到演播廳門口了。門口已聚了不少人。門衛說6:30才可以憑票入場。
過了一會兒,還是那名女工作人員找到我們,說焦哥安排好了,帶我們進去,於是我們一行11人得以順利進場,並被安排坐在超一排!―――也就是第一排座位前的臺階上!這下離舞臺可真是近呀!大家興奮地坐下,將橫幅拉在身前,戴上會帽、捧好鮮花,引得後來入場的觀衆都過來一睹究竟。
開場前,小羽告訴我們,焦哥可能明天上午8點才回無錫,這樣錄影結束後大家也許還能聚聚。這無疑又是一個絕對利好消息,我們都幻想起晚上和焦哥一起分享蛋糕的美妙情景……
錄影從晚上7點多開始,焦哥頂著光頭就出來了,這樣全場暗燈時我們也能憑藉那顆隱隱發光的腦袋找到焦點。
節目正式開始,主持人一一介紹到場嘉賓,還特意介紹了“焦恩俊國際影友會”,鏡頭特寫,我們揮著橫幅,無比自豪,呵呵。丹丹作爲南京地區負責人及南京地區形象代言人:)上臺給焦哥獻了花,接下來,最小的焦迷―――再過一個月才三歲的“小兔子”也抱著一大捧花歪歪扭扭地上臺給焦哥獻花,引得全場轟動―――焦哥好有面子哦!
節目內容在此不贅述了。總之焦哥表現得很好:演小品把導演看得在台下咧著嘴直笑,“整蠱遊戲”不論是主持人“整”焦哥抑或焦哥“整”觀衆,都達到了預期的效果,對了,其中還有幸看到了焦哥的繪畫大作,“鱷魚”畫得還不錯,“黃瓜”就差點兒,而畫個“螞蟻”愣是讓別人猜成了“龜兔賽跑”,也算他本事!
節目進行了大半,焦哥坐在嘉賓席看別人做遊戲。由於離舞臺近,所以我也不注意別人在幹什麽,只是盯著焦哥看(不准笑我!)這時焦哥突然轉過臉來和我做手勢,我愣了一下,仔細辯認,好象他是說節目結束後他就要走了。我頓時好急,比劃著還有一個大蛋糕呢!他好象很無奈,並做了個“我愛你們”的招牌動作。可我當時心情好亂,根本就理會不了這個(在此說聲“對不起”),就問他“小羽呢?”他做個手勢―――在後面。我和丹丹急急忙忙就跑到後臺去了。
小羽向我們證實了這一“慘絕人寰”的消息,說是電視臺表示明天派車比較緊張,如果焦哥一定要明天早晨走,他們也會爭取派車。但焦哥不顧疲勞、很體諒地表示“那就連夜回去吧。”
我們無語……
回到演播室,已經沒什麽心情了。本來希望節目早點結束,現在卻盼著它長點、再長點。
10點,節目結束。人群漸漸散去,我們依然站在夜風中等著再見焦哥一面。不一會兒,焦哥就出來了,揉著肩頭說“有點痛,剛才錄像時手都快擡不起來了。”我將蛋糕遞過去,他說:“這麽大?”我心想“是呀,本來是想十幾個人吃的呀!”此時卻什麽話也說不出了,只是笑笑。丹丹她們也送上了各自了禮物。焦哥連聲說“謝”並伸出手來和大家一一握手,還調皮地說:“網上見!”
車來了,他和小羽上了車,我們揮著手,不斷地說“再來南京!”。
望著漸漸遠去的小車,此時心堨u有一句“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焦哥保重!”

備註:
1、 知道大家等得心急,所以匆匆報了個簡單的流水帳,其餘的細節、詳細版就請丹丹、CAT、小馨、伊瑤等朋友來完成了。
2、 本次節目爲第226期《非常周末》,大約12月初播出,請能收看到江蘇電視臺的朋友關注。

第一次见大侠之心得      作者:馨雨 

前面已有了馨馨和cat的精采汇报,不知大家还愿不愿意看看我的一点心得了。我从昨晚一回来就兴奋地跑上冷香筑,把这第一手信息尽快地告诉姐妹们,让大家一块儿分享。心绪一直沉尽在那余味里,这才看到我们的昨晚之行已经被她们二位详细地描述在这里了,那我就可以愉一个懒少写一点了。
昨天中午在临行前,阿枫、pocky、知音她们交待我的一番话让我觉得好象是我要去录节目一样,不由增添了一份紧张。吃过饭后早早地就来到了现场,到了那里一看才发现原来我还不是最早的,丹丹带着她周围的一帮大小焦迷们已在那儿等候了。最小的焦迷是那刚满三岁的小兔子,直在那儿吵着要看焦恩俊,比我们还急。丹丹更是紧张万分,我们以为大侠还没到,但其实大侠已在后台了。这时,电视台的人把我们领了进去,这完全是大侠给我们的殊荣,因为非常周末一直是封闭式排练的,所以还没见到大侠却已经感受到大侠对我们的关爱了。
到了现场以后,我们都象个听话的孩子一样,坐在旁边静静地等候大侠,人虽静可心却怎么也静不了。终于等到大侠一行人进场,立刻我们的视线都聚焦在一个身穿风衣,头戴黑帽,高大潇洒的男人身上,那就是——我们亲爱可爱的大侠。他迎着我们的目光给我们敬了一个绅士礼,露出了他那可爱的光头和迷人的一笑,当时不知有几个人被他电晕了。
紧接着就是上台排练,大侠的悟性真高哎,也没看着怎么排,他就很得心应手地练起来了。见隙中大侠总不忘给我们一个示意一个眼神,让我们感受到自已的存在。没有他的节目时,他立刻坐到我们身边来和我们亲切交谈,我虽第一次见到大侠,可大侠却让我感到我们之间全无距离感,亲切随和得就象一个邻家大哥哥,我终于体会到焦迷姐妹们所说的感受了。大侠说到上次进影友会聊天室说不上话他急的啊———,我说是啊我们可更急了,大侠笑了,说他的电脑不是宽带,网络不好,他真想找个网吧上来呢,我也笑心想如果大侠上网吧,那岂不是那些网迷们的福气了,还不把大侠围个水泄不通了。大侠说他有机会会再上来的,我高兴地说“好啊”,心里别提多臭美了。
接着馨馨问他什么时候方便照相,大侠说现在就可以啊,我们赶紧忙不颠颠地拥向外面,留下了我们和大侠的风姿倩影(哈哈,臭美一下别笑我啊)。
这就是昨天下午的最精华的部分啦,前后不过半小时吧,但其间却和大侠有对话有留影了,所以称之为最精华的时间段了。
紧接着我就惨了,回到演播厅,大家都在专注地看大侠排练,可我却要受pocky和知音的轮番追击,因为走前答应她们给她们发一手信息,所以她们把聊天室都给我搬到现场来了,把我的手机都打暴了,可怜我打拼音慢啊,打得我头都抬不起来,好不容易发出一个信息,还没喘过气来,紧接着又来第二拨上阵,忙得我呀连大侠都没时间看了,就在这时,导演让我们暂时离场,因为要照顾到他们的正常程序(就是封闭式的排练传统啦)。前面已经是因为大侠的面子,才容忍我们呆那么长时间的。我们一下愣了,这才两个小时啊,尤其是我,我觉得才只有半个小时那个精华部分啊,我还没从发信息中解脱出来好好看大侠呢,怎么就要我们离场了?我真想呜呜,早知不答应姐妹们了,早知我该好好看看大侠了。
接着在外面的两个小时怎么就这么漫长啊,等我们再返回现场时,就等着正式录制了,我坐的位置又是那么不巧,讨厌的摄像师把可爱的大侠都挡住了,我真想用冷香筑的踢人手法把他给踢出去。等到丹丹给大侠献花时,我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狂按快门,把大侠留在我的相机里了。节目过程馨馨有所介绍,我就不重复了,我只想说有一个节目捉弄的对象就是大侠,导演事先和我们打招呼让我们有心理准备,怕我们有激烈反应,当时我们心里就格登一下为大侠捏把汗,果然这个节目真把大侠捉弄个够伧,我想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哦,看着大侠被捉弄时的表情真得还挺让人心疼的呢!不过我想可能导演也是觉得大侠比较有承受力,所以才选大侠为捉弄对象的吧,这更说明大侠的伟大啊。
本来希望节目间隙还有机会和大侠在一起,可是这个节目好象成为我们和大侠之间的一个阻隔,我们始终没能再和大侠见面直到结束,不过我们都是很听话的影迷,也为了不让大侠为难,所以都很配合。节目结束见大侠最后一面时,原以为能和他一块儿吃宵夜的我们都很失意地和大侠握手道别,大侠进了车子还不忘把车窗打开和我们挥手道别,看着大侠远去的背影,我们无恨憾慨和惆怅,相见时难别亦难,希望大侠不久会再次来到南京!我们热切期盼着——
(作者简介:本人原名馨,现改名馨雨,也就是她们的汇报中提到的小馨,因与馨馨同名,有恐冒名之嫌,又不愿做小馨,因为本人已不小了,所以现不得以改名为馨雨,介绍完毕,请大家要记得我哦!)

難忘昨日             作者:丹丹

一樣的細雨蒙蒙的深秋、一樣的舞臺、一樣的燈光、一樣的美好心情、一樣可親的大俠......現在回想,居然已成回憶了~時間過得太快呵!
10月31號的下午兩點之前,我們帶著鮮花來到非常周末演播廳前,雖然之前和馨、伊遙她們都未曾謀面.但我們有最醒目的"暗號"——漂亮的會帽。我想焦迷們都是注定緣深情長,才會這樣一見如故。
只站了一小會兒,非常周末劇組的林小姐就微笑向我們走來,招呼我們先進去。“是焦哥吩咐的,他人剛剛到了。”感謝大俠~他總是如此細心得對待影迷。外面的風雖不太冷,無奈這幾天我身體不好,一出門手就凍成冰塊。走進演播廳,溫暖的感覺從雙手一直傳遞到心低。
我們興奮的交談,等待節目彩排,等待大俠出現。我的小表弟(小兔子豪豪)尤其興奮,人前人後要找“焦叔叔”。進來一個光頭導演,我們逗小兔子“你看~焦叔叔來了喲。”他惡狠狠得看我們,大叫“不是的!這個不是!”呵呵~好可愛!
不一會兒,大俠進場了!摘下帽子和我們打招呼~剃度後的大俠光芒四射、風采依舊,小兔子看呆了——這個可是如假包換的“小李飛刀”呢。
在走台的閒隙,大俠都會抽空下來和我們聊聊天。大家的眼堸ㄓF讚美還是讚美。我的一位同學悄悄過來對我說“今天我才知道什麽叫做偶像!”小兔子笑盈盈得奉獻出他的零食給大俠,大俠笑“哈哈!謝謝,你自己吃吧~”又打量小兔子一下“大哥,你最好少吃一點,看看~你要減肥了!”小兔子很有風度的點點頭,接著吃他的東西。嘿~我這個小表弟平時聽到有人說他胖,都要過去拼命。但是偶像的魅力是巨大的,更何況~這個偶像十八般武藝精通,打得過嗎?!
大俠說,看到我們不同城市、不同國界的影迷在一起好像一家人一樣,彼此那麽友愛。他很開心!“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算算~我們簡直太榮幸太幸福,可以擁有這麽多的知己好友。
晚上七點多時,節目正式錄製。我們拉著橫幅、聚著鮮花,紅低白字的橫幅和我們的會帽相互交映,感覺好自豪!“焦恩俊國際影友會”八個大字很醒目、很動人~就像一句詩。
介紹大俠時,主持人像我們做了個手勢,示意上台鮮花。我正好捧著花,接到信號,立即站起走向舞臺。(至此,謝謝馨馨姐、馨姐cat姐、伊遙...你們給我這個機會)其實~呵呵,我的性格一直都是内向的,喜靜不喜動。去年也有一次這樣的機會上台為大俠鮮花,所以我的步子不至於錯亂。我以爲只要獻上去就好~沒想到主持人要我自我介紹,當時真的什麽準備也沒有!給影友會丟臉了。胡亂講了兩句,就看見小兔子一搖一擺捧著另一束花(這是大陸會長雯郡委託我們帶給大俠的)蹦上台,還面帶微笑~觀衆一陣大笑!大俠笑說“這是我最小的小影迷。”主持人逗他~隨便指著一個人問“那個是焦恩俊嗎?”小兔子搖頭,“那那個呢?”還是搖頭。“你告訴大家~誰是焦恩俊?”小兔不好意思得伸出小手指向大俠~大家笑得開心極了!大俠的魅力無邊呀~~
接下來的節目中大俠妙語連珠,幽默可愛。有學問的談吐,君子之風讓人欽佩。到時候節目播出時,我們會盡量錄下來,與大家分享。
大俠,希望昨天我們沒有太多令你失望之處,做的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下次再努力好嗎?~我們全心期盼大俠每到一處都有影友會的保駕護航。你一直都應該擁有最熱烈的支持、最衷心的祝福、最誠摯的敬意!
再過一星期,就是大俠的生日。預祝大俠生日快樂~永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