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片段                   婉玲      9-8-2006

 回家两天了,还处于混沌状态,这没能思想的状态,我已很久很久没尝过,想不到活动完成后,会变成这样。但还是要写的,至于写什么,会写成怎样,我也不知道。总之就是手随我心,不随我脑。

 5号一大清早,就到花铺拿取预订的一大束粉红色百合,百合香嘛,想他把它抱在怀时也能嗅得花香。花很重,工作物资很重,自己的装备也重,旅程还没开始就显得有点力不从心,正傍惶中, connie赶到,于是大家就提着大袋小袋的踏上两天繁忙之路。

 为着要接回大侠手上的签名照,好能在下午过胶,我们10时左右就在机场恭候。等候期间,看到有些mm也在,原来北京的情儿等人跟他同一班机,本打算接情儿的mm们就可以顺便接大侠了。

 不知等了多久,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就亮在眼前,当时,我就以奥运速度飞快离开餐厅,直奔闸口。他拖着简单的行李,表现得很轻松,但我们送花的修修却很紧张,把花的方向都弄错了,他看着,就笑了:我没手拿。我说:我帮你拿行李。正当我差点抢到他的行李时,晓星就已经帮他拿走了。而且,立刻,晓星就跟他快步的往机场出口而去,我忙叫着:签名相。他停下来,找了一静处,打开行李,把相片给我,然后又赶着离开,因为他的朋友都在等他,有要事赶着去做,大侠真是马不停蹄。

 回到酒店后不久,晓星安排了十多分钟着我们到某酒楼跟他谈活动当天的程序,交流的过程是轻松却又认真,说完公事我们就离开了。出门时,他说:辛苦了!我说:不会辛苦,祗要你开心就可以了。正式见面了,交谈了,却没有追星的享受感觉,没有兴奋的心情,也没有了紧张的期盼,想这就是做正经事的坏处吧。回酒店后,面对着一双双无比羡慕的眼光,我祗觉得心情沉重,似有一股无形压力,压在心头,不是来自他,是来自自己吧!或者真的太疲了,又或者真的太在意他了。

 晚饭,kina收到一个开心的消息,她立刻跑来跟我分享,看着她的开心,我也开心了,开心还包括她把我当成朋友,这一刻可能就是今天最快乐的一刻了。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拥抱,一不小心,人家还以为我们是断背呢。

 跟着是彩排。场地的布置要再三整理,用了很多时间,但不改不成,因为枱椅的摆设是重要的,而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收工了,那些搬枱搬椅的工作都要jm们亲力亲为。

一轮操劳后,留下来彩排的时间并不多,祗能匆匆的把大合照排好。期间,有紧张,有烦燥,有争执,有坚持,但无论如何,在在场所有jm们的努力下,终于顺利地完成了。

其实,大合照一直是最让我担心会出乱子的一个环节,但又不想取消,如果这构思成功,他会很开心的。就是这一个想法,让我坚持把这构思变成现实。我总认为一件事要成功,就先要开始,有开始才会有成功的希望。结果,经过我们团结一心的家人们不厌其烦地一次两次重复的把椅子搬上搬下、走上走下后,出乎意料之外,很快就成功了。在此也要对当天在场的JM们说声:辛苦了。其实那时我看着也有点心痛,都叫不用搬了,人行就是。也不得不在此一赞jm们,你们真了不起,比我预期的还要早完成,而且在第二天正式合照时,又比彩排时做得更好,更有效率,想他今天看着这张大合照,一定会很开心。

 返回酒店后,本想睡了,头都开始痛了,但香港的jm们说希望有一个最后的会议。难得大家这么热诚,于是我们又围在一起把明天的程序再说一次,再一次清楚的说说分工。这时候,上海分会送来一大袋公仔,面对着突然而来的礼物,我竟然不知如何处置,我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思考了,于是把责任交给yuki,暂时逃避一下,我说:明天我再想吧!结果礼物这方面的工作第二天都给叶霞全弄好了,半点也不用勞心。

 二时多,终于可以上床了,以为自己会很快入睡,谁知竟是整夜难眠。望着从窗门射进来的白光,我开始有点担心,担心自己是否有精神和精力去应付那未知的环境。

 原来工作是可以忘记困倦的。我也不知何来的精力,两个多小时下来,没半点疲态,但我发觉我得整天在骂人,而且每一次差不多都在大侠面前骂,心想我平时假装出来的淑女形象..想想好像也米有...己经荡然无存了,也不知现在他怎么看我了。但没办法嘛,那些人就是比我还要追星,整天不停的在他身边团团转,我就好像护..草使者一样的帮他赶走那些蝶呀,蜂呀...

 淑女形象的丧失没什么值得可惜,最可惜是我忘记了自己本来也是要来追星的,但经过整整一小时的节目后,我发觉到我好像没看过他,我不知他何时笑,不知他何时唱。此一刻,留在我记忆中的不是他的身影,而是一个个零碎的片段...

 我记得我拿了一支水给他,想换走他那支差不多喝完的瓶子,但我的手不够长,那时,似乎,我是挨在他的身上去拿瓶子的,这算花痴了,是吗?不过最后还是拿不到,因为他的手比我长,他拿着就是不给我,于是我也没理他,让他喝两瓶吧,反正喝水不嫌多。

 我记得大合唱时,我忙着把小朋友都搬上台,真的要搬,他们不会听话的,那时我看到他想抱起一个很小的孩子,但那小子就是不识宝,向着我走过来,于是,嘿!我手到擒来,交给他处置。

 我记得大合照后,各jm陆续散去时,我一回头就看到有些聪明的mm已经趁机在跟他合照了。那时,我不知那来劲势,一步跳前,伸开双手就拦在他面前,把自家的mm们拦在身后,我面对着他,也没敢望他了,唉!我的淑女形象,又一次消失无踪。还有,那几位mm不要怪我呀,因为尽快采访,才能让大侠尽快过去聊天,大家浪费的是自己的聊天时间呀!

 零零碎碎的盡是自己这些恶形恶相的东西,怎么不是他的笑脸,我哭!

 
聊天时间,我是s也不会坐在他旁边的,虽然晓星以为我会。这不是一个好位,这是一个上镜位,所以没人坐,终于他开声了。一声令下,大家都乖乖就坐,陪在他身边,我就高高在上的坐在扶手上,多好,当记得自己要hc时,就看看他的侧面,他的睫毛真美!

 有冷场时,我就问一下问题,有人忘记问问题时,我就叫她暂停。总之,我整日都做着讨人厌的工作,想今次爱心活动后,我也不知得罪了多少mm了..我自己先pia一把!

 似乎都没曾花痴过,聊天时间又完了,跟着是拍照。本来计划好他坐着就可以了,怎料原来是反光位,那不得不临时转移阵地。这一转,场面就有点乱。他就站在那里不动,想是等平乱后才过去。但那时我想,他若不过去,永远都是乱,他可以是一支定乱针呢!我说了两次:大侠,过那边拍照。他还是不动,我一气,竟然..我不知道的..我发誓..我真的是无心的..我竟然拉着他的手,把他拉到侧面去...那有十步吧!我竟然跟他手拉着手行了十步...但最奇怪的却是,我竟然把这个环节给忘记了。节目完结后,有mm来问我:你真够胆,竟然拉着大侠的手。然后我才开始想:想起来了,是呀,我曾经幸福了十秒。同时也记起来了,10秒中,我的灵魂曾经飘离了我的身体两秒..昭昭和小仙女,一闪而过的镜头,一霎那的感觉,想是两秒吧!虽然仍然是米形象,但今次还好,今次还好...

 不想写了,为那10秒,我要去细细陶醉一下..jm们不要pia我,也不要羡慕我,因为我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想以后他远远看到我时,就会掉头跑。

 深圳爱心活动,还我淑女形象,虽然,好像,还真的不曾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