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婉玲                      日期:十月三日

一次永世難忘的愉快經歷(一)

來到陌生的地方,心情並沒有如想著般開心。在停車場內第一眼看到漂亮的Sweetie,坐上她的車子,直奔市區時,心還想著:我真的到達了台灣,真的快要見到偶像了?既喜還驚的,像做夢一樣,祗想著,我會令他失望嗎?他會令我失望嗎?
看著那條似是行不完的公路,心中十分慶幸有熱心的Sweetie做我們的私人司機跟導遊,否則我也不知如何可以由桃園到台北,而且還要找那間我到現在還不知是在何地何區的飯店。
飯店門口,十分忙碌還抽空來接我們的Sweetie把我們交給Louisa,露為我們找來一間十分平宜而又十分舒適的房間,完全不需要我們操勞什麼的,比旅行團還周到,還細心。
跟著就帶我們去行士林夜市,我們這位導遊小姐出錢出力的,吃遍了夜市的好味小食,吃得飽飽之後,很意外地看到了我們台灣會長,一位令我們驚喜的大人物來到,令我們有些受寵若驚。他是放工趕來陪我們的,太感激了,於是他又帶我們去喝藥味排骨湯,最後真的吃不下了,就在一間餐廳安頓下來。
我們要會長從大俠當兵時開始說起,當他談到大俠的敬業,樂業,專業時,我就很有同感,這正就是我要把他當做偶像的最主要原因,我就是最欣賞他這些品格,這一份認同感,令我們的距離拉得很近,真的就好像是很要好的朋友相聚,大家談著談著,說了很多很親切很真誠的說話,大家交流了很多影友會的見解,未來路向等等,很充實的一個晚上。此時此刻,我已經很滿足了,覺得不枉此行,明天見著偶像,是否開心,都已經變成是額外的獎品了。
第二天,大家都要上班,可愛的耍寶小妹妹就負責由飯店帶我們到會場,其實慶生會是下午二時後才開始的,但我一直嚷著要在記者會之前到達,雖然不能跟著入會場,我也要在門口看著他下車。這個要求,令會長覺得難以想像,但仍然為我們安排。我們十一時就到了,看了看環境,我們比記者還要早到。
我們三個大姐姐和一個小妹妹就站在門口痴痴地等。後來會長到,說大俠不會在這堣U車,他是行來的,叫我們站在門口別動,他就往去接他過來。我怎會這麼聽話,但又怕他不高興,於是我看著他行遠了,我就遠遠的跟著他,我那兩位香港朋友也跟著我。
我們一行三人的,行了沒多遠,就同時看到一位穿白衣的人在對面馬路和會長會合,我們立刻就知道這一定是他,但立刻又覺得不會是,因為這不是我們想像的,他不會是這個樣子,他像…..說了別扁我,我第一個印象覺得他像是黑社會龍頭大哥。
我們站著,不敢過馬路,看著這個好像很熟悉但又是很陌生的人,橫過馬路,向著我們的方向行來,我拿著相機拍照,心想他以為我們是記者就好了,這樣我才不會太緊張,因為我從沒打算要和他對話。
「你們幾時來的?」突然,很順耳的話進入我的耳中,想想,原來那是廣東話,很親切的語言,很好聽的聲音,我一陣驚喜,很快的就回應:「呀!你識講廣東話。」不驚,不怯,心跳並沒有加速,很正常的回應著。他說:「我會講少少,不過是粗口。」我就說:「你講呀,講來聽聽。」他笑笑,不答我,我再催,要他講,他仍是不答,情形就好像「飛刀問情」的「夜探」時一樣,他就是不說。「你們何時離開?」一個甜美的聲音替他解圍,我這時才察覺到焦太在,很不好意思的,我還沒跟她打招呼,祗跟著他老公說話。因為我們已經見過面,我看著焦太就很親切,更自然,更開心,這時大俠也上樓梯了,祗看到背後,有些失望,他卻突然轉身,擺了一個post,我們就立刻拿起相機拍照,這張照片還拍得不錯呢!


一次永世難忘的愉快經歷(二)

他進入會場,我們就唯有到包廂中,會長說可以有兩個人進入會場拍照,Sweetie因為要拍v8,就去,第二個,沒人應,我看著就立刻自告奮勇的說,我去。放下了我那兩個好朋友,就「重色輕友」的跟著Sweetie進入會場。
那是一間餐廳,很多人在進餐,燈光很暗,站在門口也不敢亂動,焦太出來叫我們等等,說大俠用餐中,我們就站著,不久,那些侍應叫我們坐下,Sweetie暗示我不好,因為坐下就要付錢,很貴的。焦太看到,就出來帶我們到見面會的場地,看到已經佈置好,還看到很多記者的攝錄機,Sweetie就忙著放置攝錄機,我就無聊的周圍看,突然發覺到原來大俠就在我前面的桌子用餐,我這個位置是看得很清楚的,他的一言一笑,一舉一動都能看到,燈光暗,他的位置也看不到我,那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就在「觀察」他,我要了解鏡頭下的大俠是如何跟圈中人相處。
他很斯文的進食,跟坐在他對面的朋友淺笑輕談的,後來何潤東也來,一些朋友也來,大家談笑甚歡的。我看到有很多朋友經過,和他打招呼,他都立刻放下食物,站起來很有禮貌的和他們握手談話的,有些熟絡的,就嘻哈一番,我看到他的人緣真的很好。後來焦太也坐下來,看她也沒吃什麼,跟大伙兒也是談得很高興的,我看焦太做這個經理人,真是勝任愉快。他們大聲說笑談話,我還不時聽到。
不久,Sweetie要離開去拿電池,就祗剩下我一人呆呆的坐著,有時我跟焦太眼神接觸,她就會對著我微笑,跟著她還拿了一杯橙汁過來給我說:對不起,你再等等呀。太客氣,太細心了,我真的覺得她很好。
正在享受中,Sweetie 回來,要我回廂房進餐,我真的捨不得,如果可以給我選擇,我寧願不進餐,但又不敢,怕讓人為難,於是唯有離開。回到廂房,他們原來已經分配好坐位的位置,我們香港的被安排坐在大俠旁邊,太感動了,我的心一下子可以承受多少感動?因為我想趕回去,怕見面會隨時開始,Janny還把她先叫的食物給我先吃,每個都是好人。
我向他們應孎琩ㄗ鴘滿A正談得起勁時,被告之大俠會和記者到對面馬路拍照,於是立刻二話不說,拿著相機就往樓下跑,看不到大俠,祗看到何潤東等大伙兒都在等著,我們也跟著一齊等。大俠來了,記者們就過馬路,我看著大俠不守交通規則,斜著過馬路,可能是不想別人等他吧,所以就走捷徑了。
他跟何潤東擺雙人post,大俠就教他怎樣擺,但大俠自己設計的post ,他都是站在後面的,讓他在前面,擺那個互相格鬥的格式,還要大俠教幾次,他才能成功,過程中,大俠還不時說一兩心說笑的話,逗得記者們笑過不停,氣氛是輕鬆愉快,我看著就想像他拍武打戲時,可能就是這樣了。
跟著拍單人照,大俠立刻行開,讓何先拍,弄得何也有些不好意思。我的鏡頭就跟著大俠走,於是拍到焦太很溫柔的給大俠抹汗,幫他整衣服,大俠拿著Sweetie的掃碼相機,很專心的看著剛才拍下的照片,又跟焦太細語,很溫馨的場面。跟著就是他拍個人照。
拍了一些例行的,記者就要求他脫衣服拍那條金龍,大俠不肯,說笑的表示不露兩點,但就解開衫扣,擺了很多倘開衣服的post ,做了很多造型,有招積的,有微笑的,有不可一世的,總之就表情多多,造型多多,一直在謀殺菲林。我就專找有利位置,拍了比記者還要多的照片。然後記者會才正式在餐廳內開始。


一次永世難忘的愉快經歷(三)

返回記者會,台灣的記者真的和香港的不同,他們很斯文,不會爭新聞,不互相碰撞,所以我就可以坐在會場最正中的地上,拿著相機很優閒的拍照。大俠說了一些劇情,說了那條龍,這些在報上也可看到。幕後的就是記者提問,大俠就示意何潤東先答,有時就搞搞氣氛,我看他很照顧何的,而且他在記者會的表現很揮灑,談笑風生,控制著整個場面的氣氛,每一個人都是以他為焦點的,他是這個戲的主角,這是我在記者會的印象。
散會後,有很多朋友拉著他坐下談,我們就祗好回廂房等他過來參加我們的生日會。一等就是半小時,可能還要久些,因為心急嘛!但不緊張,我以為我會很緊張的,不知何解,快要和偶像全接觸竟然一些也不緊張,就好像等著一位好朋友來談天一樣的輕鬆心情。
終於來了,他入來,行到他的座位,就要煙灰盅,很自然的坐著,好像回家一樣的自然,點著一口煙,就在我旁邊,因為我所有朋友都不抽煙的,我也不知我看著他抽煙時會有什麼反應。有聲音說,你抽煙,會上網,你不怕?會長叫他不要抽,他還叫會長抽一口。但那枝煙其實是點著燒的,我祗看過他抽了一口,就是在點著燒,而且是沒煙味的,我想那是很淡很淡的香煙。
那位八十七歲的焦迷就行過來,給大俠送上生日禮物,大俠立刻站起來,聽著大哥說話,我近距離看著他的神情,他是那麼的尊心,尊重,尊敬這位老先生,他說的,他就應著,不時說些關心說話,我看著,就覺得眼前人是一個很聽話,很乖的孩子,很孝順的,很嗲的神情間中還會流露,而那位老先生,我看著他是真心的對大俠關心,對大俠好,他就像父親一樣的說話神情,充滿著愛意,我看著就很享受。跟著老先生要離開,因為他已經來了幾小時,很累了,他是要睡午覺的。
大家就乘機送上生日禮物,我們香港的就送上敬老嘉年華海報紀念冊給他,我要他立刻拆,他拆開,看到自己的狼俠相片在盒子上,就很興奮,很開心的要拿著盒子拍照,我看著也是很開心,因為這表示他欣賞我們送的禮物,這可能是禮貌,但為著要我們開心,這樣做的這點心,我也是很能領受得到的。
跟著送花,台灣的朋友太好了,這兩紮花都是他們出錢出力的,我們本說一紮代表香港的,我們出錢,我們送,但他們就是不肯,還把兩紮花都給我們送,她們說要讓我們多接近大俠,唉!如此隆情厚意,那一份心意,我們賣身也難以報答呀。
我和偶像一齊拍了送禮物的,送花的,應該很滿足了,但我想,我想拍沒外物的。也不知何來的勇氣,我竟然開口要求拍合照,這個怎麼會是我,我迷偶像的經驗是我看到偶像就會不知所措,一句話也不敢說,這個是我嗎?他怎麼能令我覺得他是可親的,可要求的,可說的,他真的有這份能耐,現在我想原因可能就是他對迷的態度,他真的好像報上說的:一些明星架子也沒有,他就像鄰家的小男孩,而且還是善良可愛的那一個。
跟著的,遲些Sweetie整理後,聽說整個生日會的過程會上網,我也不說了,寫了六小時,很累很興奮,香港朋友來說後來的,好嗎?

我把Janny 的貼過來,以作補充。

大概到了2:30, 焦生和焦太終於過來.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焦太太, 她很高貴大方, 跟大俠很相襯, 他們就是俊男美女的最佳典範嘛. 他入來,行到他的座位,就很自然的坐著,跟著在枱上放下一包煙, 然後要煙灰盅. 那時我想怎麼一來就抽煙, 雖然我知道他是抽煙的, 但沒想到他會在我們面前抽的. 後來我跟婉玲說我雖然不喜歡人抽煙. 但我感覺他不刻意在我們面前假裝什麼型像, 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樣的自然,我覺得很開心, 因為他看我們是一家人才會那麼不拘束. 他入來不久, 便說要切蛋糕, 很可愛啊. 還有,大俠的廣東話很棒啊. 當婉玲用不行的国語跟焦太說話, 大俠就充當翻譯, 神情看來認真, (其實很可愛, 很好笑), 婉玲說一句, 他很凖確地即時傳譯給焦太, 我們看得拍掌大笑, 他真棒! 終於切蛋糕了,當然先唱中英文生日歌, 然後拍照, 跟著大俠切蛋糕. 大家玩得很開心, Louisa他們還把一些蛋糕黏在他的面上. 他便拿紙巾抺, 抺啊抺. 我很想幇他抺但不敢行動. 我指給他面上那裡還有蛋糕, 他跟我說:『我看不到嘛!』, 那時焦太太說:『現在給你機會了』, 於是我便拿了大俠手上的紙巾幇他抺. 那種感覺, 現在還很深刻呢. 造夢也沒想過啊. 謝謝焦太給我這個令人羨慕的機會. 最後大俠幇我們香港焦迷簽了很了多名. 我們從香港帶去的, 他全都簽了. 謝謝大俠不怕累幇我們都簽了.
慶生會歴時個半小時, 焦生焦太要走了, 臨走時焦生還扮鬼臉扮哭呢. 真可愛.
這次可以來台灣參加大俠的慶生會,真的很感恩. Pan會長, Louisa, Sweetie, 衛斯理妹妹, 你們熱情的款待, 為我們安排最好的, 感激得不能用文字言語表達. 還有大俠和焦太太, 他們是那麼的真, 那麼的親切. 今次來台灣讓我認識到大俠不只有帥帥的外表, (他的真人比照片帥得多多呢), 還有他的愛心,他的敬業樂業精神. 真的很值得我們的愛護及支持. 最後再一次謝謝台灣焦友的款待. 當然還有焦大俠和焦太太, 多謝你們讓我有這麼一個今生難忘的愉快回憶.

以下是琋欣的:

大俠進入門口便問你們聽不聽懂,我們都點頭,他便過來坐在婉玲的身旁,跟著焦太太也坐在Janny的身旁,不久,那位楊老先生便拿出禮物上前送給大俠,還對大俠說一些祝福的說話,我們看著真是很感動和溫馨,看他們好像父子一樣,當他要走的時候,大俠要送他,他堅持不肯讓大俠相送連焦太也不許。楊大哥走後,我們跟著也送禮物給大俠及拍照,然後大家坐下來,大俠開始說話,說一些影友會的動向,當提到香港分會的情況,婉玲便取出我們的會員証給他看,順便介紹一下,但是婉玲的國語是不好的,正想找人翻譯,大俠忽然說妳說吧我來當翻譯,結果婉玲說一句,大俠跟著說一句,竟然可以一字不漏,還字正腔圓呢!真使我們佩服大俠的語言天才。因時間關係我們取出相片要大俠簽名的時候,大俠說他要切蛋糕,但當要分蛋糕的時候,大俠忽然說大家好像沒有照相片呢?跟著大四顆兒又一起照相了,隨後大俠繼續為大家簽名留念,當簽到我們的紀念冊時他寫了兩個字,我們看不明白,Janny問他是什麼,他說了兩次「惜緣」,Janny都不明白,後來他說是「珍惜緣份」我們聽後很是感謝大俠的情意,這時焦太太說時間真的夠了,因還有其他的事要忙,大俠要走了。大家祇好收拾心情,依依不捨的看著他離開,生日會也在這愉快溫馨的氣氛下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