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香江行記趣                                             作者:婉玲

自從去年中,焦太一語承諾,焦生在路經香港時,會跟我們見面那一刻開始,我們就一直痴痴地等。03年一到,我們的夢想成真。
由知道他會來的那刻鐘開始,就已經心情緊張,要如何把歡迎會做得完美,這一直是我們很大的壓力。我們希望能夠做到大俠開心,我們也開心。我們亦要求自己要有組織,不要讓大俠為難和見笑。
第二天我們開了一個緊急會議,把一切細節安排後,心情才稍為安定下來。
但我一直是心神不定的,我到台灣時,第一次見大俠也沒這次的緊張。我想可能是台灣有姐姐妹妺照顧,而現在卻要我們自己安排,在全無經驗及自我要求高的壓力下,就有些患得患失了。
一切的工作很順利的進行,當中的困難亦在各會員同心協力下解決了,在一月十日下午五時正前最後一分鐘,大家把名牌掛上,就表示我們的期待快要實現了。
我們依時到了酒店大堂等著,大堂座位正對著大門,大家就狀似很平靜的等著。十五分鐘,不見,再十五分鐘也不見,大家就開始緊張了,又怕約錯地點,又怕約錯時間,大家的心兒如鹿撞,砰砰的亂跳。
突然Connie 輕呼一聲,「車上的應該是大俠了。」大家一齊向那部出租車看去,就看到我們的貴賓在下車。我立刻衝出門口,跑到車子旁邊,看到兩張燦爛的笑面。回頭看,怎麼就祗剩我一個人出來?唯有強充鎮定的在打招呼。焦太連聲說,我打電話給你們,沒人接。他們因為對香港的交通狀況估計錯誤,所以遲來,而我們卻把手電留在房間,變成了兩方面都乾著急,這都是我們的錯。
大俠跟各人稍認識後,我們就把他們請到預先佈置好的廳房內,為他們帶上襟花,但大俠無論如何也不願帶,祗拿著花兒來玩。會長看著,就要把它插在他的頭上,我們在一旁的立刻保護偶像,一致反對,結果花兒還是由焦太親自替他戴上。現在這花兒就放在我家大廳的花瓶上,對著我微笑呢!
會長獻花給大俠,Connie 獻花給焦夫人,一輪歡笑,大俠就要埋坐,我奇怪,才剛到,才五時多。我就請大俠坐在Sofa 上,大家多交談嘛!時間多得很。
這時風會長已經在跟大俠拍照了,有會長領先,大家就跟著,拍完了,會長領著我們到房外的小橋流水拍團體相,總之就是拍個沒完。
跟著是簽名,會長交給我的任務是看著他簽名,真個是優差。而其他的會員就跟焦太聊天,突然我聽得他們大叫,怎麼七時半要走?我也沒弄清什麼事時,KING已經走過來跟我說:「大俠七時半就要走啦!」那時就好像是世界沒日一樣,大家驚作一團。我看著大俠,他好像聽不到似的,低著頭很專心的繼續他的簽名工作,於是我也像聽不到似的,低著頭,幫他處理他的工作。跟著我說我們要送機,要知道時間,他說不知道,說問焦太。他們問焦太,焦太一直說不想我們奔波勞碌,不肯說。
大俠簽了很久,因為我們人多,每人限簽三張,連會員咭在內,統計也有七十多個呢!我看著其實也是有些心痛的。跟著我就請大俠就座。
因為他們七時半要離開,唯有立刻就要開席。我看看鐘,可憐的那時才六時十五分呢!大俠一直嚷著要我們快些就坐,但大家就是害羞的不敢坐,我看著,真個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大俠要走啦,還不快入座?
我們會員中有兩位小妹妹要早回家,不會和我們進餐的。我們坐好了,她們就站在門口處,不知如何是好?她們想跟大俠說再見,這是禮貌,但不敢跟大俠說再見,因為害羞。大俠奇怪,我們解釋。大俠就站起來,行到她們身邊,跟她們握手說再見,她們這時才如夢初醒,飄飄然的離開,也不知她們當晚是否會失眠。
坐下來,拿攝錄機的才記起好像沒拍得多少,就把它拿起。剛拿起,大俠就關心的說:「你拍了這麼多,還不夠,吃東西啦!」真冤枉,就是因為一直看他,忘記拍攝,正愁不知如何向網上的姐妹交差,盤算著好趁此進餐時間,補上一段,現在卻也不敢了,祗好專心的,乖乖的進食。
我們從坐下來開始,就不停的請求,懇求,哀求要知道送機時間,但他們就是不說。我們說你們不講,我們沒心情吃東西。二哥就去鎖門,不說就不准離開(好像黑社會,來一個非法禁錮)。但大俠才不怕呢,因為門一定要開,要上菜嘛。第二個菜也吃完了,經我們不斷的疲勞轟炸後,結果還是大俠先心軟,他有意無意中給我們很多明示暗示,讓我們猜到是國泰,但我們始痐ㄣ悸眯w,一定要他們說。
跟著那一段,對我們來說,真是很美好的一刻:焦太一直說不知道時間,我們看著大俠對焦夫人發出求救的眼神,很可愛,很深情,很有趣的,焦夫人就是不過電,最後大俠很溫柔的,低聲的對焦夫人說:「你就告訴他們時間吧!」焦夫人看著這心軟的老公,也沒辦法。最後防線在大俠的協助下,被我們攻入。但偶像夫婦真的沒騙我們,原來他們兩人都不知離港時間,我們嚷著要知,焦生唯有打電話給朋友,幫我們問。他們真的很好,是真的對我們很好,這刻,我們全感受到,而且對他也是加深了了解,也就愛他多一分,這當然還包括焦夫人,我們真的很喜歡她的。不是因為他們心軟,而是因為他們的真誠,而且他們倆人在一起,真的很可愛。
我們談了很多關於戲,關於他如何演繹角色等等的問題,其中當然有很多有趣的小環節,大多已經說了,在此也不細表。
從七時半開始,焦太的電話不停的間歇響著,我們也不敢說什麼,他們也祗是應著電話,也不作什麼,大家就繼續的聊著聊著,似是沒完沒了的。但歡樂時光終歸是短暫,最後他們都要跟我們說再見。
焦生起來說要走啦,他一面拿外衣禮物等等,一面說你們繼續吃,不用送,還跟我們一一握手道別,就是那個侍應也得到大俠伸出友善的手。一時間,那位侍應受寵若驚的,狂用身上的衣服抹手,大俠的手就一直伸著,笑著,等著..
那位剛握過大俠的手的侍應,一直笑不合嘴,直跟我們說,真有大明星風範,我們問,他帥嗎?他說帥的明星很多,但有大明星風範的,就沒幾個,他真有大明星風範,他又說一遍。我們聽著,也是很開心,結賬時,當然重重有賞。
說回頭,我們跟大俠握了手,也賺了大俠很多句再見,很多的笑容,但我們怎肯跟他說再見。他出門,我們又跟著,一直送到酒店門口,看到接他的車子已經在等著,我們就直跟到他們上了車。車開啦!他還在車內跟我們揮手道別,直至看到車子不見了,我們才很滿足地回去繼續我們的晚餐,看看時間,才是八時廿分。對我們來說是很早,對他們來說,是已經遲了差不多一小時。
跟著我們心滿意足地回房繼續吃,繼續笑,繼續談大俠,磨到十時多才散會,大家心情都非常非常好,因為再隔一天,我們又可以見到他了。

迷迷茫茫的就過了一天,第二天起來,就到機場。大家集合在一起,又說又笑又看照片,不經不覺就個半小時。因為香港的機場太大,又怕我們找不到他,遇不上,眼看他就要上機了,那怎麼辦?正在徬徨之際,遠處就看到大俠推著行李向我們這個方向行來,當然是一聲歡呼,就跟著大俠行。大家忽忙的拿著相機,緊張得亂作一團時,我的電話在這時響起來,原來是美國的SJLo打來,希望跟大俠通電話。那時很忙碌呀,大家都在行著,不是一個好時機。我著她不要掛線,我會找機會的。終於在寄行李時,我把電話給大俠,於是這個世界的另一方,又多了一個快樂人兒,大俠真個是功德無量呢!
大俠的朋友幫他寄行李,他就跟我們拍照,我們送上歡迎會上他夫婦倆的靚靚合照後,有些會友又送上禮物,大家聊了一些時間,他們就要上機了。我們又是堅持要送到閘口,這次他也不作拒絕,因為他開始習慣我們的煩,亦知道我們無論如何都會跟。我們要待到完全見不到他時,才願離開。
當我們正要離開時,我聽到身邊那位女關員問:他是誰?一時間我們沒人回答,她再說:他很帥。我們就祗識得笑,也不懂回答,而她身旁的同事就瞪了她一眼,她才如夢初醒。因為香港的關員是紀律部隊,怎可以在當更時說這些話,我想這位關員一定是給大俠電暈了,忘記了自己正在執行職務中。
跟著我們就找到一間茶樓坐下來,立刻把照片沖曬出來,這個送機的照片拍得真是好,大俠帥極了,但我們一致認同:大俠真人比照片美一倍,會長說照片祗能拍能大俠四成的美,我們也是同意。大家說說笑笑的,都不願離開,所以六時後,才見會員上網留言,大家可別怪,香港姐妹們的魂魄已經跟大俠飛到台灣了。

 

「明年二月會到杭州拍一套輕喜劇。跟一位韓國女星合作。」
「時裝的?」「不是,是古裝。」
「那個時裝的,怎麼啦!」「也不知。」
「這個要打嗎?」「不用,是輕喜劇。」
「是否你自己喜歡打?」
「現在不喜歡了,因為時常受傷。」斜眼望向焦太:「她會心痛。」
「我們也心痛呵!」他祗是笑。「時常受傷,是否你自己要求高?」
「武打動作,我要自己做,但受傷了,才找別人做。」

「是否有看英雄?」
「有。我覺得梁朝偉演得很好。那是一個很難演的角色,平淡中見感情,是很難演的。」
「如果這個戲的角色,讓你挑一個來演,你挑那一個?」
「梁朝偉那個角色,因為有挑戰性。如果不可以,就挑甄子丹那一個。」
「但甄子丹祗得開場的戲,太少了。」
「戲份不論多少,最重要是能出采,這個角色拍得很出采,觀眾記得,印象深刻,這就可以了。」
「是呀,他打得真的很好。」
「他打得很漂亮。」
「那是拍攝技巧運用得好,才漂亮。」
「會有影響,但他是練武的,他本身打得也真是很漂亮。」
「有人說梁朝偉在英雄中的扮相可以演李尋歡,你如何看?」
他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可以的。」
「但那個形象跟你演的不一樣,你可以,他又可以,這什麼說?」
「他可以演蒼桑感的李尋歡,古龍筆下的。我演的是古龍李尋歡的神髓。」(大概意思)

「拍戲時,前後劇情不連貫,很濕碎的拍,你怎麼可以演得一氣呵成,令觀眾看起來,渾然不覺。」
「那是在看劇本時,就已經為角色定位,了解角色的性格,特質等,把這些掌握牢,就是怎麼零碎的拍,也不會有問題的。」
「例如飛刀問情,聽說是先拍死的那一場,但你拍得很好,真厲害。」
「那場死的戲,他的心情是捨不得,但又要死。還有吐血,很多人也覺得怎麼一口血可以一面說話,一面慢慢的流,相信以前沒有人可以..」
「是呀,我們也是看得呆了。是否內有機關?」
「是呀,我有一個袋子掛在口內,要多少就放多少。」說時,他就笑,我們才不信。他繼續說:「小李飛刀把古龍很多的東西拿走,放了很多其他的,所以我才會拍飛刀問情,我們是拍古龍的精神。」(大概意思)
「這樣子吐血,你是否先要練習?」
「我覺得那時李尋歡的情況,血是控制不了,一直流,所以事前我是要練的。」(大概意思)

「江湖小子最後,蕭逸龍是否仍然深愛他的妹妹?」
「是的。」
「拍戲時,是否會遇到一些導演和你意見不協調的情形發生?」
「時常會遇到。」
「說些關於劉伯溫傳奇的。」
「我喜歡演孟心竹。那個蒙古將軍,最後被他所愛的女人殺死。」

「焦太這麼美麗,怎麼不去拍戲?」
「她有呀,她演我的母親。」
「怎麼可以?」
「那是小孩子,她演母后。我演小孩長大的角色,所以沒同場演出的戲。」

「你覺得你唱的那首「多少故事能完美」,怎麼樣?」
「我自己沒聽過。」
「覺得你的聲線怎麼薄了。」
「那天錄音時,感冒了。北京很凍,下大雪,所以感冒,聲不好。」
「你是否有學過唱歌?」
「沒有,我是在沐浴時唱的。」他說笑的道:「我是天才呀!」(得意樣)

「你覺得狼俠怎麼樣?是否有期待。」
「我也不知。」
「我們看了片花,覺得很好看,我們對狼俠是有期待的。」
「是否好戲,不是我說就,要你們說的才是,因拍這個戲,我已經盡力把角色演好。我要跟狼演戲,也要跟馬演戲,又要跟天氣博鬥。」
「是呀,聽說那是一天四季的。」
「早上是冬天,中午是夏天,很熱,黃昏下冰雹,晚上下大雪。」

前因不寫,就寫他答的這句,因為這句他說得認真,我聽得高興:「其實我也不是要聽讚美的說話,一些批評的及有意見的,我更喜歡聽。」

從想像變得真實    作者:King HK

       情緒總算慢慢平靜下來,看姊妹們也相繼將感受貼上來了,我又怎能落後於人呢,且讓我整理一下凌亂的思緒,用我拙劣的筆觸跟大家談談感受吧。
我由希望直到大俠真的出現在眼前那一刻為止,就有如夢幻般似的,記得當眾姊妹見到焦大俠時就一如一般影迷見到偶像時那種反應,心情緊張、不斷拍照、簽名、獻花、送禮物等等,所有Fans會做的,我們都做足了,而大俠也一一應我們所求來者不拒。以前我以為自己絕不會有些行為表現,怎料竟像小女孩般失控,有過之而無不及,唉!!
      吃晚飯時,發覺大俠原來是很饞嘴的,正當他吃著他最喜歡的“焗蟹蓋”時焦太太就在旁不斷提醒他“不要吃這麼多會肥胖的”,而我們就連忙說大俠很標準,而大俠則說“這個樣子上鏡就會胖,而你們也就會不喜歡看”,聽了這翻話有些感觸,觀眾真是那麼現實無情嗎?大俠還說“他為了減肥,曾每天只吃一個蘋X,以致拍武打場面時感到頭昏眼花”真是成功非僥倖,所付出的代價可不少啊!
姊妹們面對著偶像時,都顯得ㄤ仵`羞加緊張,還有糟糕的國語,弄致有話口難開,好不容易打開了話匣子,我們問了很多問題,大俠也不厭其煩地一一回答,我感覺到他的回應是真誠的,不敷衍不造作。

      本來我也不忍心把照相機的鎂光燈不斷地向他焛,不忍心罰他簽名,而他的眼晴又有老花,但無耐感性戰勝理智,因為我們要保留這難忘的時刻和影像,大俠請体諒和願諒!但我們是知錯不會悔過的。
      相鰻籙aa,給我們留下的是美好的回憶!心目中的偶像從本來幻想變得真實。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