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偶像焦恩俊臨香江                                                          作者:婉玲

昨晚六時,飛機把偶像和偶像夫人從上海載來香港。
這次的香江之行,他是有些私事要辦,亦順便探望一些香港朋友,逗留香港祗得四天,去除遠途的奔波勞碌,實祗得兩天空閒。他的行程緊密,所以也沒多少時間與我們相聚。
我們最遺憾的是他因為不想我們長途跋涉,所以把到港時間保密,令到我們不能到機場接機,真是損失慘重。
昨晚,我們致電焦太,相約了時間,地點。終於今晚五時卅分,在帝苑酒店的包廳內,我們香港分會的會員與偶像渡過一個開心、滿足而愉快的晚上。
跟著我們千請萬求的想知道送機時間,但他們就是不說,我們努力的軟硬兼施,結果還是大俠心軟,還幫我們向焦夫人求情,結果我們才能如願已償。如此在12號星期日,我們又可以多一次機會與偶像見面了。
香港喜歡焦恩俊的朋友,如果希望到機場送機,可於12號早上八時正到香港機場國泰航空公司的櫃台前集合。到時你可以與我們香港分會聯絡,大家互相認識,交個朋友,或是你喜歡當個獨行俠也可以,我們都是十分歡迎的,希望12號在機場能夠見到很多不相識的朋友。

 

聚會花絮

小插曲當然很多,例如食飯時,大俠一直吃很多,焦太一直要提醒他不要吃那麼多,怕胖,大俠說如果我變胖了,你們就不喜歡看我演戲了,我們急忙說不會。吃翅時,風會長把自己的一半倒在另一碗上,硬要大俠多吃,大俠就把它推給焦太,焦太又把它還給大俠。風會長命令大俠一定要吃,(果然有校長本色)大俠就可憐兮兮的求風會長不要讓迫他吃。跟著風會長就像逗小孩一樣的哄他,「乖!乖啦,食啦!」我們看到是風會長,也不敢幫大俠解圍,最後,大俠就說:「你再說一次乖啦,我就吃。」風會長說了,大俠做了一個可愛的鬼臉,訧乖乖的吃了。

 

又想起了一段:
我們會員有兩位大學生在,當介紹給大俠認識時,大俠就說:「這兩位學生,你們是被風校長迫來當會員的,是嗎?」風會長連忙否認,「不用迫,他們自己要做fans的。」大俠就說:「不,我是說你迫得太少啦!下次迫多些學生來。」會長說:「好呀!二千都有。」大俠說:「我要二萬呵!」

又有一段:
大俠說喜歡張學友,說了他很多優點之後,跟著就說笑的說:「張學友對老婆好呀。」我們就笑作一團,並說:「就跟你一樣,愛老婆,所以你就喜歡他,原來如此。」大俠就祗笑,跟著就用他那一雙電眼,含情脈脈的看著焦太,看得焦太很不好意思,祗能很害羞的笑著,已經很可憐了,怎料大俠還加上一句:「怎麼啦!臉怎麼這樣紅?」真是不怕被焦太丙。

 

1月10日的感想                                                                      作者:月兒

我還記得1月9日我還沒有興奮的感覺
直到遠遠的見到大俠
當我知道剛由的士下車的人是焦生及焦太時,我只有一個反應
就是從沙發中站起來,然後望向風會長,看她的行動(當時我正正對著風會長)
風會長在大俠步入酒店後才慢慢站起來
我整晚最怕、令我心跳加速、臉紅的時候就是要我在大家面前說話
因為我用國語,所以不敢望向大俠那兒,心怕他與焦太聽不懂(我的國語實在太差啦)
整體的感覺就像我們一家人招呼一個我從來未見過面,但卻聽過他不少事的親戚,感覺親切得來又有點距離
真的感謝為當日出過力的姊妹,令到聚會完滿完成,
更多謝焦生焦太給我們那麼好的一夜!

 

聚會                                                                                 作者:芳芳

在會的時日尚淺,但幸運地踫上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实在說不出的兴奮@O@.....我想愛一个人,只應問自己能付出多少,而不是想得到甚麼回饋的..但慚愧..我竟滿載而歸!!!!全程我都是个"拍友"(沒有和大俠說上三句,只說了"唔該"^^"多謝"^^)但可能大俠對閃光燈有專業的敏感度,我一舉機"折"他便來个殺人的笑..眼底咀角都是..春意盎然(一笑)!!!电力之强我甚至不敢正眼去看,只能每拍一張便對着20mm的顯示器暗自喝采"正""好""帥"大家猜想我一晚共拍了多少張.....是一百二+ニ張!!!!!!!!!!!希望能為在場的姊妹留个最美好的回憶~~希望用鏡頭鎖住一晚的美丽回憶.....

 

聚會後感言                                                                                        作者:葉霞

昨晚有幸首次與大俠會面,感動莫名。
感動一:從大俠急促的行程,可見出席聚會是他倆的刻意遷就,這份深厚的誠意和尊重,使我受寵若驚。
感動二:大俠夫婦倆的親切隨和,真誠地交談,就像與朋友相聚般,使我們如沐春風。
感動三:由於需趕赴另一聚會,大俠夫婦辿h番互相暗示,想向我們表示要離開,但礙於我們的盛情強留,都不忍提出,結果延遲了大半個小時才走;這份體諒與包容,實在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