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故事能完美》                                                  作者:張一平

聽了《多少故事能完美》這首歌,有一種盪氣迴腸的感覺,我的心我的情在隨著每一個音符、每一個字句在跳動。在滿足視聽感受的同時,使我對焦大俠有了一個更立體的了解,也解開了我的一個心結。我對此歌持肯定態度,喜愛有佳。理由有三:
一是因它的名字和內容。
焦大俠所出演的片子,絕大多數是古裝戲,他所扮演的人物多有生死之間、愛恨之間、妻友之間的抉擇,情節的設計或是刻骨銘心、或是彎婉悽美、或是事斷情牽,總讓人感覺到意猶未盡想找編劇問一問的感覺。
例如,我看了《小李飛刀》和《飛刀問情》,就寫了這樣的幾句話:
大浪淘沙始見金,浮華散盡情義真。
百般磨難終熬過,探花理應配詩音。
小李出刀不過癮,尋歡問情急煞人。
飛刀定要推新作,天下難違是人心!
通過多少故事能完美這首歌的詞曲,使我理解了悲劇的美、喜劇的哀,再不會對某些故事的情節忿忿不平了,感悟到了要在欣賞中再創作再挖掘。
二是因為它的旋律。
焦大俠的作品絕大多數是宣揚民族精神和民族特色的,特別是《狼俠》更是如此。這首歌的旋律平實、淳樸、易於上口,給人一種回味、敘述、冥想的感覺。雖然在焦網的討論區埵酗@篇碎夢淵的文章,稱這首歌“找不到什麼可贊美的地方”、是“淺薄惡俗的旋律”“難聽”、配樂“古箏不古箏洋琴不洋琴”、“重鑼相隨要遊街”等等,我認為是言之過重了。故事不能完美是因為世界上的事物本身就不會完美,只能朝著完美的方向努力,這就是事物發展的辯證法。有那麼多的人願意聽這首歌,說明不是缺少美而是有人缺少發現美的耳朵罷了。至於古箏洋琴也是可以結合的啊,我們的音樂也要古為今用、洋為中用嗎,時代的發展要求與時俱進。重鑼響起不一定就要遊街,喜慶、悲哀、渲染、強調都可以用重鑼的。如果真聽信了碎夢淵之言,那可真是要心靈之夢破碎,掉進無底深淵了。
對此歌進行批評的人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善意的、一種是惡意的,當然絕大多數是善意的批評,為了焦大俠的演藝事業更好發展。但是善意的批評也有得法的和不得法的。我國有一句古話“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良藥也會包上糖衣,不一定都要苦口;出語要講求藝術,忠言也未必一定逆耳。我們在批評時也應講求方法,口下留德,要全面的、辨證的看待一部作品,無論是詞、曲、唱都是如此。如果說曲子一無是處,那麼演唱者豈不是最沒眼光的了?
三是因為它的演唱者。
我是焦迷,喜愛焦恩俊其人其作。在這首歌媗巨鴠L真實的聲音,好象觸摸到了他所塑造的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他在歌中好象在為我們講述著未完的故事,在領飛我們的情感、在慰籍我們的心靈,那每一音和每一句我都覺得真實,好聽。如果把特定作品中的歌曲與演唱會中的獨唱歌曲相比是不恰當的。例如,我們經常在一些影視作品中看到人物甲給人物乙唱歌,可是音樂一起來就成了畫外的歌手來唱,效果不好。如果劇中的人物來唱,效果就會事半功倍。聽了焦大俠此歌的演唱,使我不但了解了生活中的他和作品中的他、而且也了解了歌唱中的他。我愛焦俠的歌,我迷焦大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