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馨馨        日期:7/2
摘要:我所瞭解的Su-Mei姐最後的時光
前晚從上海回來,昨天實在不敢面對網路,今天終於鼓起勇氣來說說Su-Mei姐。
29日晚接到CAT的短信,說“蘇梅走了,聊天室都在說這件事。”我還想:蘇梅也許累了,提前離開聊天室了,這也沒什麽奇怪呀。於是我回復CAT“聊天愉快”。我實在沒想到“走了”的含義。然後CAT就和我通電話了,我當時就蹲在飯店的床邊,一動也不能動了,只會重復一句話:“怎麽會這樣?”
30日晚回到南京,就和丹丹通電話,那頭的她告訴我大概的情況,說著說著就哭了。我不能哭,我是姐姐,我要安慰她。可我真的也很想哭!
我記得28日離去上海前,還在網上留言:希望Su-Mei姐親自和大家彙報探班的所見所聞,還開玩笑說:現在Su-Mei姐應該回臺灣了,正在惡補大頭覺呢!沒想到在我留言的時候,她真的“睡”了!
Su-Mei姐去麗江前後也和我通過電話,直到27日早晨她在麗江機場我們還說過話。我想,把我們的交談告訴大家,讓大家知道Su-Mei姐最後的日子是幸福的。

6月23日晚,接到Su-Mei姐的電話,聲音明顯很興奮說:馨馨,我到麗江啦,就住在大俠隔壁!我當時就嫉妒得大叫“啊”。Su-Mei姐也笑著,然後她說:大俠拍戲還沒回來呢,我想打個電話給他。我連叫“不要啊”。因爲Su-Mei姐是想給大俠驚喜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到現在,怎麽可以前功盡棄呢。所以我要她堅持等大俠回賓館後,再去“嚇嚇他”。Su-Mei姐想想覺得也好笑,於是說“好,我等他回來”。Su-Mei姐請我留言給LOUISA,說她想把麗江的情形寫出來,只是這邊的電腦沒有簡繁體轉換,所以請LOUISA把那個網址貼出來。她還想著早點讓大家知道大俠的情況。之後,我們就談了周年慶的事,我還向她撒嬌說:活動辦得那麽遠,也要照顧我們內地的朋友嘛,所以建議在內地再辦一次活動,最好就在南京。Su-Mei姐大聲笑著,哄著我說:我們考慮一下哦。
26日上午,看到網上還沒有Su-Mei姐的留言,我有些耐不住了,給她打電話,問是怎麽回事(我有些殘忍,不知道讓她休息)。那頭的她聽上去心情很好,說到麗江風景點遊玩的,沒時間寫,很抱歉之類。我聽她這麽一說,於是就讓她休息,說要不我先上網和大家簡單介紹一下,詳情等你回臺灣之後再寫吧。她連說“好”。然後,她就很興奮地和我說她的“計謀”成功了。她說那晚等大俠回房間後,她就給大俠打電話,騙他說人在臺灣,和大俠話話家常什麽的(冬兒也有描述的)。她說當時她在打電話時,這邊的朋友就一直在笑。後來大俠知道實情跑過來還說:我在電話媗扔萓陳瑭n,我還在想:怎麽臺北的笑聲和我隔壁的笑聲有點象呢。Su-Mei姐說到這兒就開心地笑起來,她真的好開心!這時,旁邊好象有個小朋友在說話,Su-Mei姐就低聲說:“不要吵,焦叔叔還在隔壁睡覺呢。”她繼而向我解釋說,大俠昨晚拍戲拍得很晚,很累,還在休息。她對大俠……真是沒話說的。
27日上午,竟然又接到Su-Mei姐的電話,告訴我她在麗江機場,正準備乘機回臺灣。她說要在昆明轉機,中途要等四、五個小時。我建議她可以去昆明市區逛逛,她說有道理,否則等得會很無聊的。她又說:這次洗了不少《狼俠》的劇照,回臺灣後要好好分發,焦迷們一定會高興的。聽她說要很晚才會到家,我就說:那你好好休息吧,先別急著寫文章,我已經把你去麗江的情形簡單地和網友們說了。她問:那你有沒有告訴大家我們是怎樣“嚇”大俠的?我說“沒有呀,這麽精彩的細節,一定要你自己上來和大家說啦。”(沒想到,最後還是由我來介紹……)
這就是我瞭解的情況了。
看到網上有些朋友真的很堅強,依然堅持發貼,爲影友會、爲這個網頁做著工作。我知道,你們是想用行動做給Su-Mei姐看:你的網頁我們一定要好好維護!我很欽佩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