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同       日期:7/2
摘要:Su-Mei的青島探班記
最近有焦網的新朋友詢問Su-Mei姐寫的青島探班記。我查找了一下﹐發現焦友茶坊收集的青島探班記為原焦網網主撰寫。而Su-Mei對青島探班的記敘﹐可能已經隨着原來的焦網幾次更換討論版以及最後的關站而流失了﹐並未保存下來。我記得當時Su-Mei每天寫一小段﹐語言朴實﹐娓娓道來﹐描述得非常細緻﹐網友們也都很喜歡﹐你來我往地寫出了一百多條留言。現在Su-Mei已經離開我們了﹐但是我還是能記起她講述的一些細節﹐雖然寫出來一定是掛一漏萬﹐甚至因為時間久遠很有可能將之與其他焦友的探班經歷混淆﹐但是我還是想盡我所能復述一下Su-Mei的探班隨筆﹐以便無緣看到她本人文字的朋友們也能分享一點她當初的快樂經歷。

那是1999年底﹐焦大俠正在青島的影視基地拍攝包公出巡。Su-Mei和當時的焦友會負責人及幾位朋友約好去那裡探班。Su-Mei先是講述了她迷上大俠的過程﹕八年以前(距今十年以前)﹐Su-Mei回台灣探親﹐離開台灣前一天﹐正在收拾行裝﹐無意間看到電視劇“回首天已藍”中的大俠﹐立刻被迷住﹐從此成了忠貞不二的焦迷。然而直到大俠這次在青島拍片﹐Su-Mei才在當時一位活躍的美國焦迷(駱阿姨)的鼓勵下﹐給大俠打了第一通電話。出乎她的意料﹐大俠在電話中非常親切﹐還主動跟她講臺語﹐甚至從她的發音中聽出了些許臺中的口音(這一點不敢肯定是否記錯)。第一次通話後﹐Su-Mei漸漸和大俠夫婦慢慢熟悉起來﹐而大俠也親切地稱她為姐姐。經過一番類似冬兒的猶豫﹐Su-Mei終于踏上了去青島的旅程。

接機的是焦太太。Su-Mei自然是驚嘆於她的氣質、美貌以及待人的親切。到了旅館裡﹐Su-Mei正在房間裡整理著衣物行李﹐翻看著她為大俠及其他演員們準備的禮物-巧克力﹐忽然聽到有人﹕“姐姐﹐聽說你帶了好多行李”。Su-Mei難以置信地回過頭﹐那個她迷了八年的偶像﹐不就在她眼前嗎﹖他是那麼英俊高大﹐身材一流﹐比銀幕上還要英俊百倍﹐不僅睫毛長長的、鼻子挺挺的﹐皮膚的顏色也特別好看。後來Su-Mei才知道﹐這天大俠上過戲臉上還留了一點妝﹐難怪看上去格外光彩照人。Su-Mei和大俠話著家常﹐卻仍然難以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在去餐館的路上﹐她甚至還咬了咬自己的手指想看看到底是夢是真。

青島的海鮮是有名的﹐大俠在青島大過海鮮癮的報道也為焦迷所熟悉。而大俠請眾位探班者的第一頓飯﹐也是海鮮。此時的Su-Mei已經可以鎮定自若地和偶像交談﹐與大俠夫婦和眾焦友們享受這美妙的時光。席間(也可能是後來的一頓飯中﹐記不清了)﹐大俠又被來餐館用餐的一些女學生發現﹐後者紛紛圍上前﹐搞得大俠十分狼狽。

第二天﹐Su-Mei她們似乎是隨車來到片場看大俠拍戲﹐而大俠已經早她們一班車抵達片場開工了。包公出巡是現場收音(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後來卻是配音)﹐觀看的人都不得發出任何聲響。這時候Su-Mei偏偏嗓子癢了起來﹐直想咳嗽﹐只好一直忍著﹐總算等到一組鏡頭大功告成﹐才敢清清嗓子。看到演員們紛紛休息﹐Su-Mei便拿出她的糖果招待劇組的成員﹐包括金超群及幾位大陸演員﹐眾人分享著美食﹐亦都十分開心。而大俠呢﹐和好朋友孫興舊別重逢﹐互相開著玩笑﹐情緒也十分高漲。Su-Mei給大俠拍了許多著戲裝的照片﹐也和劇組的一些演員合照﹐卻始終不敢要求和大俠合影。善解人意的大俠見狀對焦太太說﹕你看姐姐都不肯跟我照相。於是Su-Mei終于
與大俠合了影。待到要與焦太太合影時﹐焦太太擔心自己當時的裝扮“丑”﹐大俠戲言﹕“你很丑﹐可是卻很溫柔”。Su-Mei寫到此﹐也由衷地感嘆大俠夫婦的伉儷情深。

此後﹐Su-Mei還敘述了某日她們參觀老城牆的細節﹐好象還提到大俠拍馬上戲﹐但是記不太清楚了。她還講到有一天她們到市內的百貨商店買東西﹐一向愛購物的她買到了許多物美價廉的衣物。

Su-Mei好象是焦迷中比較早離開青島的一個。隨著這一天的臨近﹐她也越來越對大俠夫婦依依難舍。臨走的前一晚﹐她去結賬﹐前臺的小姐卻告訴她﹐大俠夫婦已經替她結過了。這使得Su-Mei更加感動﹐等她撥通電話﹐大俠他們已經準備休息了﹐大俠從焦太太手中接過電話﹐告訴她明天早晨要去送她。Su-Mei怎麼忍心讓大俠勞累﹐可卻難卻他的堅持與盛情﹐只好答應下來。

第二天一早﹐Su-Mei比預定時間提前半個小時坐上車﹐以免大俠趕上為她送行而奔波於機場與片場之間。天還蒙蒙亮﹐Su-Mei把一只裝有旅館住宿費的信封留在房間﹐就悄悄地離開了旅館。汽車在機場路上奔馳著﹐離大俠他們越來越遠了﹐此時的Su-Mei﹐望著窗外飛快閃過的景物﹐不由得流下了淚水﹐不舍與傷感﹐頓時充塞了心胸。

但是﹐此時的她或許並未意識到﹐這次的離去﹐只是一段因緣的開始﹐而遠非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