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總監:陳笑風先生

陳笑風:飲譽海內外的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享有「天皇小生」美譽,八十年代初葉廣東省粵劇「百花獎」最佳男演員得主。

由於他有較高的文化修養,而且好學不倦,博得採眾家之長,在繼承粵劇優秀傳統藝術的基礎上,敢於革新,富於創造,故能獨創一家的表演風格和唱腔流派。

陳笑風精於唱情,嚴於聲韻,他獨樹一幟的「風腔」聲情並茂,字正腔圓,以感情深沉蘊藉,嗓音圓潤甜美,行腔舒捲自如,韻味釀醇十足見稱。

陳先生深信「教學相長」的真理,希望通過敘研互動,大家共同進步,逐漸形成「認真刻苦、堅持、投入」的好學風。

香港公開大學頒授榮譽大學院士 28/10/2010

香港公開大學將於下周六(十一月六日)頒授榮譽大學院士榮銜予陳笑風先生、莊偉茵女士、高靜芝女士及雲大棉博士,表揚他們在個人專業領域的卓越成就及對該校和社會的貢獻。

陳笑風先生是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年輕時在香港唸中學,中日戰爭時期隨父回鄉並在廣州唸大學,修讀建築工程系;其後為生計輟學,於十九歲投身戲行。陳氏從閒角做起,經過數年刻苦鍛練後成為文武生,並憑著賈寶玉一角一炮而紅,於一九四八至五一年間在東南亞作巡迴演出;五二年返回廣州,在廣州粵劇團和廣東粵劇院擔任正、副團長、導演及主要演員。

陳氏擅於掌握人物性格,唱腔感情細膩,因而贏得「風腔」尊稱,在粵劇界享有「天皇小生」美譽,八十年代初更獲選為廣東省粵劇「百花獎」最佳男演員。陳氏曾任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廣東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及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等公職。他於八六年退休,移居美國紐約,與家人團聚。

陳氏多年來不斷參與慈善演出,自九二年起經常為香港靈實醫院的善終服務籌募經費。他自二○○九年起出任香港公開大學李嘉誠專業進修學院榮譽顧問。陳氏現年八十五歲,仍積極創作,身體力行推動終身學習。

 

陳玲玉拜陳笑風為師

陳笑風對後輩關懷備至,於陳玲玉演唱會時到後台探班,旁為玲玉徒兒黃秀冰。

文:小華

陳玲玉今年喜事多,早前才舉行過闊別香港樂迷3年的《陳玲玉知音情永在》演唱會,當天更得知她的唱片《再折長亭柳》得到最高榮譽的「中國金唱片」獎,接著又有好消息傳來,一代風腔創始人陳笑風已答應收玲玉為徒,拜師儀式定在本月15日,假廣州白天鵝大酒店「宏圖府」舉行,時間為下午一時三十分,香港不少玲玉及陳笑風的歌迷都會組團往廣州觀禮, 而風哥更在14日舉行全天流水席般的演唱聚會,相信到時必然會轟動廣州菊壇。

陳笑風(1926年),原名陳嘯風,乳名阿瑛,東莞人,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他父親為著名編劇家兼電影編導陳天縱。他自創「風腔」,被稱為「天皇小生」。

陳笑風出身自粵劇世家,父親為著名編劇家電影編導陳天縱,曾編寫馬師曾的戲寶《賊王子》、《冷麵皇夫》等劇本。當初陳笑風在東莞家鄉出生,後來去了香港念中學。1941年香港淪陷,陳天縱被邀請為「大東亞共榮圈」做事,但思前想後,第二天便到家鄉避難。後來陳笑風在廣東大學唸土木工程系。20歲才到他父親所主持的歌壇任音樂員。不久轉學粵劇表演。1944年,得到了男花旦吳惜衣的賞識。1946年,開始在香港的戲班擔任小生。當年他以「賈寶玉」一角成名。50年代,他曾經跟隨戲班遠赴越南、新加坡、馬來西亞表演。

在新加坡表演的時候認識了他太太梁瑞冰-名伶「犇綱冰」。後來,他帶他的妹妹陳小茶加入粵劇成為花旦,也跟妹妹陳小華合組戲班。

由於他在藝術不斷追求,表演善於掌握人物性格,唱腔感情細膩,成了他「風腔」的特色。他的首本戲有《山伯臨終》、《大漠英雄》、《王大儒供狀》、《刺目勸夫》、《胡二賣仔》、《人面桃花》、《枇杷門巷》、《梁祝恨史》、《紅樓夢》之「寶玉與黛玉」等等。他收徒謹慎,只公開承認收了鄭少秋一人為徒。1986年退休,移居美國紐約。自從1992年,他開始為香港靈實基督教協會做了很多慈善經費籌募工作。2006年,他更與廣東省政協南方廣播影視傳媒集團廣東電視臺南方電視臺主辦廣東省文化廳廣州市文化局合作製作《優秀粵劇粵曲藝術大觀》之「陳笑風專輯」。

…… ……… ……… ……… ……… ……… ……… ……… ……… ……… ……… ……… ……… ……… ……… ………

陳笑風收徒吳曉毅

    日前,深圳有一個隆重的授藝收徒儀式: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陳笑風又有一個新門人——吳曉毅。這是他繼收著名曲藝平喉唱家陳玲玉為徒之後的又一個大動作

    八十七歲高齡的陳笑風,這幾年堪稱越老越年輕,參加藝事活動日見頻密,用他的舅仔盧海潮的話來說便是一日趕兩場都好平常。我親歷的是他在廣州筵開三十餘席,宴請全廣州同行的老倌以及一干人等,只見他又致辭、又清唱,還到每一席前敬茶、派利市,熱情寒暄,談笑風生,終席毫無倦容;散席後又步行前往一箭之遙的廣東八和會館,奉上金豬全體拜謁華光師傅等戲神;然後又與八和的一班叔父促膝談心,詢問會務等事宜。走出八和大門,已是黃昏時分,結束了這位望九之年的老藝術家忙碌的一天!

    記得三年前陳笑風收陳玲玉為徒時,即有記者問及玲玉是否你的關門弟子?他應聲應答道:唔係,遇到合適而又有緣的,我還樂意再飮一次拜師茶!去年,他偶然看到時為深圳粵劇團的新晉文武生吳曉毅(吳係在黃偉坤離任後被急調入該團頂位),覺得吳扮相俊朗,風度翩翩,唱腔宗自己的風腔而富書卷氣息,甚為欣慰。吳曉毅在申仰慕之忱的同時,福至心靈地表示要拜門學藝。大哥風經過一番深入的了解後,覺得孺子可敎,旋即約請吳赴港參加生日演唱會,定下了拜師的日期及儀典的有關細節。

    按,吳曉毅出身於粵西粵劇行,曾先後在肇慶粵劇團、香山粵劇團任小生、文武生,去年轉到深圳粵劇團上位,紮起速度奇快,被認為係同行檔人馬中的黑馬,甚至是異數!有謂,以他的基礎條件,加上拜師後眞心實意地向大哥風學嘢,自有更大的發展空間焉。

      

笑風收笑風夠巧合

陳笑風收徒,梁笑風拜師,笑風收笑風,笑風拜笑風的確巧合結師徒緣份。
日前設拜師宴,老師學生共叙一堂,笑風老師風腔享譽半個世紀。笑風徒兒業餘粵曲愛好者,特別喜愛風腔,研習風腔,多年前由楊凱介紹認識陳老師,因此對老師更為尊敬,特意要求結為師徒之誼。
大師姐陳玲玉、師兄楊偉誠、吳曉毅也參與拜師宴會,徒兒梁笑風先向師父師母跪地敬茶,互送紀念禮物。
 

「玉猴子」寓意有「玉喉」
徒兒送上一只名貴鑽石鑲翡翠「玉蝴蝶」,他表示,玉器是代表高貴氣質正合老師品格。
師父送上一顆「玉猴子」,玉猴子是寓意唱腔有「玉喉」就有成功之處,因此每位曾拜師的徒兒都有佩上「玉猴子」一顆。陳玲玉、楊偉誠、吳曉毅同樣各有「玉猴仔」佩戴在身上。
師弟梁笑風也向師兄師姐敬茶,伍艷紅、鄧美玲、李天弼等亦受梁笑風的敬茶。他是來自國內,喜得老師收為徒兒,自當好好對待老師,也希望多點時間在老師身邊,待奉他老人家云。
圖文:堂叔

     

陳笑風日前與徒弟們(左起梁風、陳玲玉、陳笑風、曉毅)公佈演唱會內容。

以唱腔風靡粵曲天地的陳笑風,每年都辦一個盛大的演出,今年演出排在十二月二十七日假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行,是次演出節目豐富,全場共有九首名曲,全都是陳笑風的名曲,而演繹的嘉賓都是著名演員、唱家。

 風哥日前在收徒的儀式上公佈是次演唱會重點,他指出演唱會揀選的曲是有代表性,其中有一首《北地王哭太廟》,由林家寶演出,是他於五十年代最喜愛和最受歡迎的戲中的主題曲,由林家寶演唱,是有感於林家寶有很好的嗓子,也用心演繹曲子,他打算在演唱會之後,公佈收林家寶為徒,因為大家對粵曲的理念相同。

 而這次在文化中心的演出曲目有︰風哥新收徒弟梁風唱《寶玉哭晴雯》、歐凱明蔡蓮娣合唱《胡二賣仔》、彭熾權唱《楊二舍化緣》、曉毅郭鳳女合唱《拾鳶初會》、陳笑風蔣文端合唱《樓台會》、陳玲玉唱《山伯臨終》、李天弼曹秀琴合唱《楊乃武與小白菜》、林家寶唱《北地王哭太廟》、楊凱帆陳韻紅合唱《蘇東坡夢會朝雲》等。 文︰白若華

 

參與上契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