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慧語蓮心

文﹕尉 瑋

 十二月三日早晨的香港中央圖書館展覽廳,是一個時間和空間的奇妙組合。籠罩在一片明亮而柔和的燈光中,偌大的展廳人頭攢湧。坐著的人,站著的人,似都在凝神屏息,將熱切而充滿期盼的目光投向講台中央。

 台下的空氣中盤旋著逼人的熱力,講台上卻自有著一種沉實敦厚的淡定從容。

 一位黃袍老者靜靜地坐在台中央,他,就是遠道而來的星雲大師。

 記者跌跌撞撞地趕入會場,頓時體會到了這時空間奇妙的夾縫。從早晨喧鬧的香港街頭闖入充滿了佛氣墨香的展館,記者突然開始懊惱自己尚未平息的煩躁心情。

 直到星雲大師站起來,開始用一種舒緩而親切的語調講述關於這次「覺有情 星雲大師墨蹟世界巡迴展」的種種時,周圍的空氣才像被慢慢撫平般寧靜了下來。

 大師重「緣」。和香港之間的故事是緣,至於寫字,也源自一個「緣」字。大師多年來到處宣講佛法,卻總覺得講完後沒有留下什麼。為了與人結緣,才勉強寫字贈與他人,希望為別人留下一點東西,卻不知這一寫就寫了幾十年。

 大師笑言自己的字「一無是處」,更說「不要看我的字,要看我的心。我的字不好看,心卻還不差呢。」話音未落,展館中已是一片會心笑聲。原來佛理與世間眾人也能如此親近。

 正是這句慧語,觸發了記者採訪的動機。從這位長者充滿智慧的回答中,我們也許能有新的角度,去看當今社會中的種種。

變與不變的選擇

 說到佛教思想,最讓人感興趣的,便是這門古老的學問如何與現代社會相融合。

 在大師看來,現代社會中的確存在著許多誘惑和挑戰,但更應看到的,這是個「『一半一半』的世間」,要求世間全是美好,是不可能的。在這樣的社會中,如何自處,其實全在自己的選擇。「儘管世間都是污泥,只要我自己做一朵淨蓮就好了;如果每個人都能用自己好的一半,去影響壞的一半,就能建設淨土在人間。」

 但面對現代社會的急劇變遷,佛教思想並非一概「以不變應萬變」。

 「佛教在時空裡流傳,有時候一些儀式、規矩、制度,都需要隨著時代而進步。例如現在科技時代,通訊往來都是利用電腦E-mail,也就是講究快速。又如電台的傳播,過去一個人講演,沒有多少人聽;現在透過電視轉播,萬萬千千的人都可以同時收看,因此我認為在不違傳統根本教義的情況下,弘法方式要隨順時代的進步與人民需要而調整。」大師如是說著,記者已是心生佩服。

 一門古老的思想,至今仍能歷久彌新,必是靠著不斷「新潮」覺悟的注入吧。

 

人格教育重於知識灌輸

 大師注重弘法,更重教育。歷年來,其所創辦的佛光山不僅積極發展佛教文化事業、推動佛學的普及,亦創辦多家佛學院,從社會教育方面入手,增進對佛理的研究。

 說到為何要「以文化弘揚佛法,以教育培養人才」,大師認為唯有文化能讓佛法傳承,也唯有教育能讓人的思想得以啟發。

 那麼,如何才是理想的教育?大師深有感觸:「我深感一個人有學問,並不代表就會做事、做人;人我的相處之道,要靠生活教育來啟發。因此我主張『生活重於知識、道德重於功利、普濟重於個己、自覺重於接受。』平時對學生徒眾的教育,一向重視人格教育更甚於知識的灌輸。」越是在當今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也許越應保持頭腦的自覺。不斷搜取知識的同時,是否也懂得在生活中去體悟所謂「人生修為」的道理?

 

讀書之樂

 要教育,便離不開書。大師本身便是愛書之人,自言讀書已是一生的習慣:「在我的生活中,最輕鬆快樂的時間,就是看書。」看的書,則是以歷史性、哲學性、文學性的書為主。年輕時候喜歡看歷史小說,後來也看過西洋小說,甚至一度也曾迷戀武俠小說。不僅愛看,買書亦是大師興趣,佛光山圖書館的書就大多是大師過去的「私家珍藏」。

 那麼喜歡書,又怎能不與他人分享?有感於社會風氣的日益敗壞與生活的越發貧乏瑣碎,大師創立了「人間佛教讀書會」,為的就是「把讀書會推廣到全世界每一個角落,讓每個人都成為『書香人』,讓家庭成為『書香家庭』,讓社會成為『書香社會』,讓全世界以讀書為重要,成為一個『書香世界』。」

 對於大師而言,書中不僅有「黃金屋」,也自有淨土在,給人們帶來難以言喻的快樂:「人在世間,有錢不一定寶貴,有的人雖然沒有錢,但讀書能得到歡喜,歡喜就很寶貴了。」

 時下青年人多浮躁自我,對於這樣的下一代,大師自有建議:「人在世間要有知識,就要會『讀書』,甚至你要跟人相處,也要會『讀人』,你要會做事,就要會『讀事』;凡事都要『讀』,才能知道、才能增加知識。」

 然而「開卷有益」也要謹慎選書,恐防一不小心變成「開卷有害」:「基本上開卷是有益的,只是你不能不慎重選擇。所謂『條條大路通長安』,你也要選擇一條平坦的道路才能安全抵達;開卷讀書,也是一樣。」

 聽大師講佛學、講社會、講教育、講讀書,讓人感到說不出的平和。好像縱然世間紛擾,他揮一揮衣袖,依然故我。大師講的,其實都是最平常的道理。生活的智慧,也許就在最平常的點滴中沉澱。

 只是忙碌浮沉於這世間的我們,又有幾人能常常駐足體悟?不是智慧難尋,只是人自己選擇不去參悟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