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之敗看馬英九危機/ 魯力

如果馬英九不在選舉策略上與組織力量上做出根本性改革,二○○八年的「總統選舉」,馬英九也有可能再次以「些微票數落敗」而失去重新執掌台灣政權的機會。

高雄市長選舉,國民黨市長候選人黃俊英以一千一百二十票的「些微票數」落選,再次重演了二○○四年「總統選舉」的「些微票數落敗」一幕。台灣社會信奉的仍是「勝者為王,敗則為寇」原則,對於任何「台灣式」的民主選舉來說,選票的多少就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政治就是政治,選舉的現實是殘酷的。陳水扁可以臭名昭著,可以在選舉當日違法惡意攻擊黃俊英總部有人買票。但民進黨就是會選舉,就是敢用各種手段拉票,也就可以在高雄再度以「多一千多票」執政。如果馬英九不在選舉策略上與組織力量上做出根本性改革,二○○八年的「總統選舉」,馬英九也有可能再次以「些微票數落敗」而失去重新執掌台灣政權的機會。

防黑防弊能力太差

國民黨這次在高雄的「些微落敗」,似乎是有些出乎意外,但好像又是在意料之中。今天高雄的敗選情景,似乎與二○○四年的「兩顆子彈」有些相似,與四年前的國民黨高雄市選戰的結果也有些相似。國民黨的反抹黑與防作弊的能力實在是太差了,一是太軟弱;二是不夠快速;三是沒有預警與議題的掌控能力。選前一天晚上十點之後,黃俊英的總部竟然全部熄燈收隊,以至陳菊競選總部告發黃俊英總部有人出錢買票時,無人在第一時間進行反擊。此外,當選舉結果出來後,兩人票數只差一千多票,黃俊英與馬英九在第一時間的講話,並沒有及時要求重新驗票。只是在選民與議市議員的要求下,才由黃俊英總部提出驗票要求。同時,對陳水扁違反選舉法,公然在選舉投票的當日,稱高雄的黃俊英總部有人涉嫌買票。對這種嚴重違法行為,馬英九只是用發表聲明方式給予譴責,而不是強硬地發動人去「總統府」抗議或者採取更強硬的方式表達不滿。此外,國民黨一貫對票櫃的開票程序監督不夠重視,二○○四年的「總統選舉」,有一半的票櫃國民黨沒有派人或者派人後沒有人去監票。這次在高雄也是如此,以一千一百一十四票些微票數落敗,卻有六千多張廢票。黃俊英陣營當晚經過激烈討論後,才決定由立委羅世雄、侯彩鳳、黃昭順等人代表到高雄地方法院,要求查封所有市長選舉票櫃保存證據,提出選舉無效之訴,要求重新驗票。

民進黨地方勢力不容忽視

陳水扁為了保住高雄市執政權,打出「抹黑戰」、「五鬼搬兵」、「派樁腳買票」、「挖光台聯票」、「綁住財團票」等五毒招進行選舉。這些招數雖然很卑鄙,但是卻能實實在在地搶到選票。從這次高雄選戰的結果來看,陳水扁的「五毒招」確實是很有成效的。

國民黨一直笑民進黨「只會選舉,不會治國」。每到選舉,國民黨都會很認真地準備很多治台方略。但是,選舉選不贏,會治台也沒有機會。國民黨一直不去認真處理選戰的技術問題,不去組織一班專業人士,不去研究和從全黨角度處理選戰問題。民進黨就不一樣,北高兩市長的候選人謝長廷和陳菊就是會選舉。以台北的謝長廷來看,早在倒扁紅衫軍「九一五圍城之夜」後,就已經注定民進黨在今年台北市長的選舉會落敗,但謝長廷不信邪,硬是挑戰「不可能的任務」。面對著陳水扁弊案的負面因素,面對著民進黨高層的「棄北保高」策略,靠著抹黑、挑撥離間等老招數,從郝龍斌的「水電費」開打,到郝柏村的「興票案」,到馬英九與宋楚瑜的「馬宋會」;謝長廷靠著一路抹黑等選戰策略,竟然將他的民調從十九個百分點的低度,一直拉抬到實際得票五十多萬票,得票率高達四成一的高點。所以,謝長廷打選戰的能力,令台灣政壇許多人不得不佩服。

國民黨在高雄市長選舉的敗選,雖然只輸一千多票,但其中對泛藍陣營的警訊卻不容忽視。陳菊這次以三十七萬九千多票當選,比起上次謝長廷的得票只少了約七千票;而黃俊英比起上次得到的三十六萬一千五百多票,這次不過增加了一萬六千多票。從台北市選票來看,謝長廷的得票為五十萬多票,比上屆選舉的李慶元還多出五萬多票;而郝龍斌雖然這次拿到了六十六萬二千多票,卻比上屆的馬英九少了二十三萬多票。在泛藍陣營反對陳水扁貪瀆一年多之後,在「紅衫軍」包圍「總統府」進行「圍城之夜」的強大壓力之下,北高兩市藍綠之間的選票仍然如此接近,表明「反貪腐」對民進黨基本盤的動搖仍然有限。雖然馬英九請假九天到高雄輔選,但從黃俊英得票來看,「馬英九光環」也正在逐漸消失。北高兩市的選舉結果可見,表明民進黨的執政力所凝聚的地方政治勢力不容忽視;表明馬英九帶領國民黨奪回台灣執政權的道路仍然還很曲折艱難。國民黨幻想單靠所謂的「反腐敗」、「馬英九光環」、「兩岸政策」、「高格調選戰」等政策面的因素,而不改善選舉的基調與組織力,是奪不回執政權的。

馬英九要學習選舉

另外,台灣北部與南部的政治傾向與本土意識,也應值得國民黨重視。馬英九到高雄的輔選,打的是「清廉牌」。在高雄的輔選,馬英九算是夠勤力的,十八天握過三萬六千人的手。但是,馬英九這次也捲入市長特別費案,儘管他大動作的自清,但馬英九的誠意,只打動了台北市選民,卻無法打動高雄市選民。高雄選民對馬英九的清廉,仍舊打上一個大問號。北台灣的選民對於「第一家庭」的貪腐深惡痛絕,南部的鄉親卻難以忍受各種對於「台灣之子」的攻擊撻伐。

馬英九面對大好局勢,仍舊無法贏回高雄市,可以預見,馬英九將飽受國民黨內嚴厲的批判、檢討。黨內不僅是南部立委,包括「立法院長」王金平可能重新評估馬英九的實力,黨內的反馬人士都勢將繼續做大,要馬分權;「擁連復辟」人士,訴求將更為有理。戰國時期,宋襄公雄心勃勃,想繼承齊桓公的霸業。在公元前六三八年,宋國與楚國交戰於今天河南柘城的泓水。當時楚兵強大,大司馬子魚勸襄公趁楚人渡水之時截殺之,此時襄公卻大講仁義,要待楚兵渡河列陣才攻擊之;當楚軍上岸時,子魚又勸宋襄公趁楚軍此時陣列尚未成形時襲殺之,襄公再拒絕。結果宋師大敗,襄公被射中了大腿,次年因重傷而卒。馬英九應該向民進黨學習選舉,將現任由前國民黨高官組成的選舉班子全部換掉,要由那些年輕的,敢於進行攻擊性選戰宣傳的,敢於進行選舉謀略操作的新人來代替。馬英九要奪回政權,就要放下臉面向民進黨學習選舉,學習如何在司法允許範圍內搞政治權謀,不要做「宋襄公」!

作者為台灣問題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