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香樂土說梅花      藍 海                      

 今年七月中,筆者有幸、有緣隨「香港各界崇聖禮佛觀光團」赴雲南大理,參加崇聖寺開光慶典文化系列活動。

 大理是白族自治州,這裡四季如春,風光綺麗,民風純樸,被稱為「妙香樂土,花團錦簇」之聖地,實為當今世界不可多得的香格里拉。花多花美是這裡最大的特色,因此有「風、花、雪、月」四大景觀聞名於世。大理被稱為佛都,有關崇聖寺開光資料文匯報已作過很多報道,此不贅言,本文只談談留給筆者印象最深刻的大理梅花。雲南野梅幾乎遍布全省,大理海拔達一千八百至二千六百米,自古便是我國梅花原產地,早在三千年前已有栽種。《嘉靖大理府志》載:「一入梅林,如玉林然」,可見大理植梅古代已成規模。現在大理仍是雲南省重要的梅子基地之一。

 七月正是大理梅花開始綻放的日子,在下關、洱源一帶遊客可以尋覓百年以上的古瘦之梅,更可以欣賞千畝成片、開得漫山如雪的梅園,在碧藍的天幕下,從溪水邊、山腳下,一直鋪向遙遠的山麓,成為當地一道亮麗而引人注目的風景線。據說可以一直開到翌年春天的三月。

 梅花被稱為二十四番花信之首,向為中國傳統名花。大理白族愛梅種梅賞梅,深得梅花文化之精髓。崇聖寺始建於南詔大理國時期,已有上千年歷史,在百年前舊的原「崇聖寺」未荒廢時,沿著該寺的山坡,也曾是一片錦繡的梅林,據當地人說這片梅林自唐以來便一直存在。元朝詩人李源道《遊大理崇聖寺》詩云:

 古塔參差映寶曇,令人偶誤一身三。佛光忽作長虹起,世味寧如瑞露甘。

 把茗對山雲戀戀,看花著履雨毿毿。唐家舊蹟今無幾,彈指興亡可盡談。

詩中所說看花便是指觀賞寺山外之唐代留下之梅花。

 明代白族詩人陳佐纔亦曾有詩云:「此中有個老知己,若個梅花凍不死。」記的也就是大理崇聖寺唐梅。至於有關大理梅花的史料,清《滇海虞衡志》記載:「紅梅莫勝於滇」、「見於畫與傳者,光怪陸離及人間未有」。明朝白族詩人楊九齡描寫大理的《梅花村》詩亦云:

 村裡居民十數家,村邊多是種梅花。香浮院落風初動,影到門庭月半斜。

 詞客每穿幽徑入,野人遍築短牆遮。憑誰更與栽松竹,太古渾忘老歲華。

 如今,大理、洱源、鶴慶、劍川一帶依然古風不改,白族人家中庭院大多仍種梅,不少白族人家家中的老梅,樹齡有超過數百年而仍葉茂花繁的。品種更有:照水梅、雙套梅、珍珠梅、鴛鴦梅、粉裝梅、玉蝶梅、朱砂梅、紅懷抱子、束花送春、淡暈宮粉等美不勝數。

 梅花與松、竹素稱「歲寒三友」,中國人自古稱讚梅花的風韻品格。梅花、梅果可入藥,梅花沖水可代茶,還可加工成各式乾果。《詩經》說:「終南何月,有條有梅」。《書經.說命》更記載:「若作和羹,爾唯鹽梅」,可見梅最早用來煮湯羹。漢代毛詩鄭箋說:「和羹者,五味調」,「五味」是指梅、鹽、醋、醢和菜五種配料。原來食鹽和梅子,猶如今日烹調時必要的醬油、醋那麼重要。以梅代醋是我國古代先民的通行習慣,可惜在中原地區早已失傳,倒是大理白族至今仍然保持用野生梅子燉肉的殷商古風。

 說到「若作和羹,爾唯鹽梅」的典故,此語由於屬名言,這裡說點題外話:這話其實是殷高宗對宰相說的一句話,原意是我要治國,你就是幫手,就好像我要作羹湯,你就是佐料鹽梅。以後人們便以「和羹」作為「輔政」的代用詞。

 七月觀梅,盛夏賞雪,這在其他地區是難以想像的,感受著「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的奇特情懷,面對這欣欣向榮的妙香樂土,面對著碧綠蔥翠的蒼山洱海,我又想起了清代詩人阮元「千歲梅花千尺潭,春風先到彩雲南」的詩句,眼前的繁盛花林,水光山色,不正顯示著雲南春天已先臨了嗎?我深深地祝福這古老的土地,可愛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