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終於“亮劍”了            作者:江蘇

  如果說馬英九贏得國民黨党主席選舉和率領國民黨贏得臺灣“三合一的選舉”靠的是個人魅力,人們還難以獲知他的個人政見的話,那麽他在此次率團歐洲招商之行中,通過在臺灣島做廣告和在歐洲的演講機會,首度抛出他的兩岸政治主張,是可謂真正“亮劍”了。此舉標誌著他正式進入國民黨的党主席角色,也使人們約略知道他將率領國民黨向何處去了。

“務實廣告” 一石三鳥

  馬英九此次亮劍之一招就是其治下的國民黨在臺灣島內做了一則“務實廣告”。廣告因將“獨立”納入了選項之一引發了軒然大波,事後國民黨包括馬英九本人對此做出了澄清,聲明“獨立”是臺灣人民將來的選項之一,而不是國民黨的選項,國民黨將始終堅持“維持現狀”這一核心政策。不過,馬英九的解釋還是有點勉爲其難,因爲廣告的主題是國民黨的“務實”之路,如果“獨立”是臺灣人民將來的選項,那將來 “務實”的國民黨是否要將“獨立”納入政策選項呢?即使誠如馬英九所說的那樣,“獨立”既不是國民黨現在的選項,也不是將來的選項,但“獨立”字眼的出現還是顯露了馬英九的謀略。
  筆者認爲,“獨立”無論是作爲臺灣人民的選項還是作爲國民黨將來政策的選項,這則廣告的出臺絕不是馬英九的一次偶然失誤,而是他經過深思熟慮、精心設計的一次政治“探路”,堪稱“一石三鳥”。

首先是吸引中間選民的眼球。

  民進黨上臺之後,不斷地操弄民意,撕裂族群,加之李登輝時代臺灣受台獨教育的新生代漸入社會主流,致使“台獨”派和“中間派”的影響日益坐大,再者,國民黨由於長期執政導致了爲人詬病的腐敗,從而被民進黨乘隙顛覆了執政地位。馬英九爲了率領國民黨於2008年奪回執政地位,吸引模棱兩可的中間選民的選票至關重要,因此他在先抛出“終極統一論”的政見鞏固泛藍基本盤之外,接著又以“獨立”項的可能性來吸引中間選票。

  馬英九清楚地認識到,在2008年之前,“臺灣獨立”是根本不可能是事,因此馬英九此舉不僅是等於向中間選民開出了一張空頭支票,吸引有獨立傾向的一部分中間選民的支援,如果運氣好的話,此舉還能起到隔山打牛的效果,即利用民進党三合一選舉失敗之後陳水扁黨內主導力衰弱、支援率下降的有利時機,痛打“落水狗”,起到進一步分化民進黨、割裂民進黨基本盤的效應。

其次是試探泛藍和黨內元老

  馬英九當選國民黨的党主席之後,首先面臨的挑戰就是泛藍的整合,如何整合泛藍?凝聚泛藍各黨派理念的共識是最佳辦法。由於泛藍此前的共識是“反獨”,所以這次將“獨立”納入選項有可能是一次試探泛藍反應風向的行動。

  除了試探泛藍,筆者認爲,媒體曝光的廣告出臺過程又顯露出馬英九試探黨內元老的用心。馬英九當選國民黨党主席不久,雖然擁有很強的民意基礎和黨內新生代的支援,但是仍然掌握黨內重要話語權的元老的芥蒂和隱性掣肘還時有存在,最突出的就是與王金平的不和,因而可以看出,馬英九在黨內的權威性和主導政策的能力還遠沒有達到自由的狀態。因此馬英九此次利用出訪的機會,人在外,未經國民黨中常會討論先抛出一則廣告,用意在於試探黨內元老的反應,如果反應過激,招致一片反對聲,可由“誤讀、誤解”的解釋將責任推給他人,如果反對聲浪不高,或基本沒什麽反對,則可進一步延伸“獨立”選項的內涵,獲得主導政策制定的空間,而不僅僅是在上一代遺留下來的政策框架內行事,正所謂“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其三、暗示中共未來存在變數

  除了上述的試探之外,這則廣告還有一則功效,就是暗示中共未來存在一種變數。

  和“務實廣告”引發的爭議熱潮相比,馬英九此次歐洲發表演講時闡述的兩岸政見在公衆視野埵乎要暗淡許多,但筆者認爲這才是馬英九對現階段和未來兩岸走向的一些實質性思考。

  馬英九在演講中闡述的現階段兩岸和解共生“3C2P”的目標看似新穎,其實沒有多少實質的新意,只不過是在“連胡共識”框架下的一些具體思路而已,這個目標由他親口說出來,一是讓黨內元老放心,二來也是想給以胡錦濤爲首的共產黨傳達一個的資訊,那就是他將遵循“連胡共識”,在維持現狀的基礎上,推動兩岸互動,同時也讓共產黨放心。但是與此同時,他借機說了一句 “不撤導彈不談判”,這句話和他在三合一選舉中說的“選票不過半就辭職”一樣有異曲同工之效。不僅表現出他強硬的一面,也顯示了他對共產黨的反感。

 

    果將他出訪在外說的這句話和國民黨在臺灣本島推出的由他親自過目和審定的“務實廣告”這兩件事聯繫起來看,這就不是偶然的巧合了,這等於是在暗示,如果中共繼續強力打壓臺灣,“獨立”未必不會成爲國民黨將來政策的選項,他與連戰有著很大的不同,共產黨不要指望他“連規馬隨”。

統一獨立 劍之所在

  中國有句古話:“要去明天,問道昨天。”要瞭解馬英九未來兩岸政策的走向與其個人理想,只要看看他以前的所言所行就能知道大概了。

  馬英九當選党主席不久之後,其父去世。在圍繞這位“政治明星”行孝治喪的衆多報道中,其父對馬英九的一句諄諄告誡令筆者印象深刻:不要爭名利,要爭地位。其父所說的地位並不是指權力地位,而是指歷史地位。

  馬英九潔身自好、廉能奉公這麽多年,不僅與其家風有著深厚的淵源,也與其個人志向遠大深有關係。如何爭得歷史地位?筆者認爲應該是馬英九的終身思考與破解的一個課題,而在這個課題所有可能的選項中,破解兩岸難題無疑是馬英九爭取歷史地位的關鍵。

  縱觀馬英九歷年的言行,特別是前一段時間他抛出的“終極統一論”,可以看出,他以及他所領導的國民黨兩岸關係的終極目標是統一;而共產黨的終極目標也是統一,這二者並不矛盾,但是如何統一,以一種什麽樣的方式統一,二者卻有著天壤之別。

  共產黨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黨執政的專政政體,難以與別的黨派分享權力。在兩岸問題上,以胡錦濤爲首的共產黨可選擇的空間也很小,放棄臺灣,不僅是對中華民族犯下歷史罪行,而且共產黨的執政的合法性會受到強烈質疑;武力統一臺灣,將會適得其反,不僅打碎了臺灣,而且會延緩中華民族復興的歷史進程,在所有的選項中,只有和平統一才是最優選擇,因而,當台獨甚囂塵上之時,共產黨的兩岸政策從“一國兩制、和平統一”退到“反對台獨、維持現狀”了。從目前來看,這是共產黨所能給予臺灣的最後空間和承諾了。

  馬英九接受的是西式教育,奉行“民主”價值觀,不能接受獨裁,同時他也是借著國民黨的民主進化而登上權力舞臺的;在兩岸關係上,馬英九明白,臺灣地位未來的可能選項,除“統一”外實無他途,這不僅是因爲歷史淵源、種族文化割不斷,而且獨立會把臺灣拖入一場與大陸的戰爭,那無異於以卵擊石,葬送臺灣。但是,如果要馬英九接受共產黨一黨執政式的治理,不僅違背了他本人的價值觀,也難以獲得臺灣人民的支援。因而每每談及兩岸將來的走向,他只說維持現狀,未來留待時機成熟再解決。至於未來如何統一,雖然馬英九沒有闡明具體途徑和方法,但通過他以前的片言隻語,可以略知一二,那就是在民主價值觀和政體的枉架上,兩岸實現統一。通過這種統一,他領導的國民黨,甚至包括民進黨等各黨派獲得與共產黨的平等地位,以和平的方式進軍大陸,與共產黨通過民主選舉的程式,競爭大中華的治理權,而不再是僅僅局限於臺灣島。而這恰恰也是馬英九的“劍”之所在。

  但是,馬英九也明白,在共產黨治下的大陸經濟飛速發展,各項事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的情況下,現階段要共產黨改變政體,允許臺灣的各政黨參與大陸的民主治理,是不可能的,因此,他的一句“維持現狀、留待未來解決”無疑是爭取時間,爭取等到大陸政體自然演變的那天;而共產黨也明白,現階段在民主化成爲全球主流政體的情況下,要臺灣接受大陸的體制,幾乎也不可能,因此也是一句“維持現狀,留待未來時機成熟再解決”,目的自然也是爭取時間。爭取幾年時間,大陸的經濟實力更強大時再解決了。

  馬英九關於臺灣未來地位的政治選擇已經看出端倪了,而共產黨關於臺灣乃至整個中國將來的政治發展卻依然雲山霧罩。這使筆者想起了當年香港回歸前,西方一位元記者採訪鄧小平先生時問的一個問題:香港政體50年不變,那50年之後香港還變不變?

  鄧小平先生巧妙地回答:50年都不變了,50年之後還怎麽變?

  這句話設置了一個懸念,留待他的繼任者去思考和解決。

  綜上所述,可以想見,馬英九是一個民主政體下個性鮮明的領導者,既富有戰術智慧又富有戰略遠見,而胡錦濤則是一個專制政體下的鐵腕領導者,也是既富有戰術智慧又富有戰略眼光,二者不分上下;但從個人修煉層面上來說,馬英九的政治成熟度還稍遜一籌,這主要是因爲胡錦濤經過共產黨體制的長期熏陶與培養,非常瞭解如何運用權力,以戰術層面的行動達致戰略層面的目的,一言九鼎,然諾如山,而且還擁有一個長期執政的精英團隊;而這次“廣告風波”則顯示出馬英九過於重視戰術手段的運用,個人自負太深,言語輕率,深謀遠慮尚缺火候,而且其團隊尚不成熟,只有他個人一枝獨秀。馬英九之所以會這樣,或許有很大的選舉政治動因,但鮮明的個性也是導致他這種行爲的重要因素之一。

胡錦濤與馬英九各擅勝場,互有長短,只要馬英九將來不至於“負氣而行”,不至於爲了戰術目的而偏離正確的軌道,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他能與胡錦濤在中華大地上上演一幕精彩的“雙星爭輝”,在中國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三五年太短、五十年又太長,無論是胡錦濤也好,馬英九也罷,歷史所能給他們二人的時間都不會太長,就看他們如何與這歷史的機遇互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