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運動之益        散體文       作者:黃江漢 

  天生萬物,品類雖殊,原分動植,植以靜為主,動以動為要,理固宜然,事實必爾,古今之通義,天地之常經,無可諱言也。 

  夫人身猶機器也,機器不動則生蛂A人不動則體弱,亦猶鏡也,不拭則塵積,光明何來哉,故古諺有云,戶樞不蠹,流水不腐,是以喻人之宜運動也。 

  古者學校之教,六藝兼施,今則三育並重,蓋謂運動可以流通血脈,活動筋骼,有助手消化,無須服十全之藥,健康之丸,則精神蓬勃,身體自強,氣足移山,力可回天,何事而不可為乎,若終日枯坐,囚身幽室,不事運動,則消化力弱,血脈凝滯,精神萎靡,筋骨柔弱,真有不勝衣之嘆,將以任軍國之事,安能勝任愉快,建功立業,榮耀當世,垂光後來,豈不戛戛乎其難哉。 

  觀夫農夫力役,勞其筋體,餓其體膚,則身壯似牛,力量如虎,不畏寒暑之切肌,不受病魔之侵擾,較之膺粱子弟,慣生嬌養,室無風兮號寒,樓非日兮呼熱,吹灰無力,拾芥不能,夭折將至,而猶欲延年益壽乎哉,且人皆若此,舉國病夫,種弱而國亡矣。 

  然而運動必須有節,不可藉口有助身體之發育,而為毫無節制之運動,此又是自戕其生也,若飽飯之後,竟作劇動,非徒無益,豈不反受傷生之害乎,要之運動之時以節,乃得其益,故學校規定每週二次為體操運動,職是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