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心樂事誰家院

  良辰美景奈何天

 

 

 

粵劇“風腔藝術” 有了自己的組織!

 

作為嶺南文化一張亮麗的名片,“粵劇”近來受到廣東人越來越多的關注。新年伊始,粵劇界又傳喜訊——廣州市粵劇風腔藝術研究會日前正式宣佈成立,並於前晚在廣州舉行了成立酒會。研究會選舉產生了第一屆理事會,陳笑風大師的徒弟、國家一級演員、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著名粵曲琵琶彈唱家陳玲玉當選為第一屆理事會會長。

該研究會是在老領導黎子流和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倪惠英的倡議和支持下,在廣州市民政局社團管理部門的指導下,經過籌備組近兩年的努力而產生的。廣州市粵劇風腔藝術研究會是由廣州地區粵劇表演、創作和研究人員以及粵劇風腔藝術愛好者自願組成的地方性、學術性、非營利性的社會團體。其業務範圍包括收集、整理、編撰、出版有關粵劇風腔藝術的珍貴影像和文獻史料,保護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舉辦粵劇風腔藝術研討和培訓,提高粵劇工作者和愛好者的藝術修養和水準,推動新時代粵劇事業的發展;舉辦粵劇風腔藝術精品展演,豐富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發揮傳統藝術的社會功能;開展與粵劇風腔藝術和傳統粵劇藝術相關的藝術交流和學術研究活動;開展群眾性粵劇和曲藝活動,培育青少年粵劇和曲藝人才,促進粵劇、曲藝的普及和發展等。

說起風腔藝術,不得不提到該研究會的靈魂人物陳笑風。陳笑風1925年出生於一個戲劇世家,他自身文化修養較高,善於博采眾家所長,在繼承粵劇優秀傳統的基礎上,研究創造了獨具一格的“風腔”流派。作為飲譽海內外的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他的表演藝術戲路寬廣、文武兼備、俊逸瀟灑、做工細膩、傳神逼真;他的唱腔別具一格,抑揚委婉、字正腔圓、奔放流暢、善悲善喜、聲情並茂,享有“天王小生”美譽。

半個世紀以來,陳笑風演戲數百出,在舞臺上塑造了各種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其代表作包括:《繡襦記》《朱弁回朝》《王大儒供狀》《寶玉哭晴雯》《夏元淳》《天罡劍傳奇》《枇杷門巷》;現代劇《羊城暗哨》《六號門》《今歌昔淚》等。晚年,他一直致力於培養後輩、傳授藝術、熱心公益,80多歲高齡仍然毫不猶豫地投拍《優秀粵劇粵曲藝術大觀·陳笑風專輯》,將曾主演過的經典作品傾情演繹,毫無保留地奉獻給廣東粵劇藝術寶庫。

值得一提的是,陳笑風曾歷任廣州市第五屆、第六屆人民代表,是中國劇協會員,廣東省文聯委員,廣東劇協副主席,廣州市文聯副主席,廣東省第五屆人民代表及省人大常委。近年更獲得“廣東文藝終生成就獎”“粵劇藝術突出貢獻獎”等稱號。

 

 

生死判》玩轉古典情色 兼談《蝶影紅梨記》無鬼之幽情

 

兩星期前,往沙田大會堂看了「演藝青年粵劇團」的新編粵劇《生死判》,作為新秀新戲,不能苛求成熟卓越,但也有趣。數日後也在沙田看了名伶鄧美玲、龍貫天合演《蝶影紅梨記》,正如其他唐滌生戲寶那樣,被不同班底演來演去,始終不失魅力。

江駿傑編劇的《生死判》,跟去年南韓賣座片《與神同行》有些相近,同樣是死者亡靈到了陰曹地府,被判官、閻羅王審查生前善惡,判落地獄或來世怎樣投胎。《與神同行》很有創意,把古老陰曹地獄加以現代化、遊戲機化、推理查案化,受審查的死者是消防員。《生死判》完全古裝,妙在「鬼馬」地以現代人角度,重新審查中國著名的三個古典「情色悲劇」。

其中兩個是傳誦悠久的歷史真事。首先審判「霸王別姬」,西楚霸王項羽(郭啟輝演)兵敗如山倒,虞姬(梁燕飛)為他殉情而死後,無面目見江東父老的項羽在烏江自盡。他死後仍然傲慢狂妄,自恃力拔山兮氣蓋世,被地府清算他活埋殘殺數十萬秦兵的罪行。不過滅秦有功,閻羅王(符樹旺)仍讓他轉世做風流天子。

於是,項羽投胎變成唐明皇李隆基(王志良),與楊貴妃(林穎施)縱情大快活,可是惹來國難兵變,楊貴妃慘死於馬嵬坡。此劇最搞笑之處,是唐明皇傷心死後,在地府找不到念念不忘的愛妃,原來她未死,還到了蓬萊——日本,改嫁東洋人,變為歡樂的日本夫人,穿起和服亮相,不願與唐明皇重續舊情了。

就這樣,霸王變唐皇再次兵敗兼失愛,竟然要求投胎做女人,變身為《水滸傳》的宋朝潘金蓮(林芯菱)。她毒殺親夫後,亦不放過變心的奸夫西門慶(莫華敏),這是新編劇情,玩轉了原著。

《生死判》是遊戲之作,拿三大古典情色故事「惡搞」一下,跟傳統的紅顏禍水或薄命紅顏觀念有些不同。其實不算大膽新奇,因為早就有人批評《水滸傳》大殺女人,李碧華編《霸王別姬》則變出現代同性戀版,又創作《潘金蓮之前世今生》為「淫婦」平反。但在粵劇舞台上,今次可算玩得比較別緻,並讓青年演員們各有唱做發揮。

這批演藝學院戲曲畢業生(不少先在廣東學藝登台了),都表現不錯。三位花旦梁燕飛、林穎施、林芯菱尤其有聲有色。此外,拍過紀錄片《乾旦路》的王侯偉反串老旦,演孟婆,亦有施展機會。特別趣怪是阮德鏘,演陰曹判官,生動惹笑,大出風頭。

現在粵劇新秀和新編劇都不少,問題是新觀眾不多,仍靠舊戲迷捧場。                   

至於《蝶影紅梨記》,我看過李鐵導演,任劍輝、白雪仙主演的 1959 年黑白電影版,很喜歡。亦先後看過「慶鳳鳴」梅雪詩、林錦堂,「鳴芝聲」蓋鳴暉、吳美英的舞台演出,都好看。但錯過了去年白雪仙主辦,陳寶珠、梅雪詩主演的盛大製作。

那晚鄧美玲、龍貫天在沙田演《蝶影紅梨記》,只是「玲瓏粵劇團」三晚不同劇目之一,並非精心特製。這次演出沒有字幕,連蝴蝶飛舞的重要小道具也欠缺,變成有紅梨無蝶影。幸而眾多觀眾大概熟悉此劇,仍然看得津津有味。

雖然製作簡單,但演員絕不馬虎欺場,做足功夫。鄧美玲演名妓謝素秋,龍貫天演才子趙汝州,越演越好,越唱越佳,到了戲肉〈窺醉、亭會〉及〈詠梨〉,實在動人。才子唸詩時,名妓情不自禁接上「垂淚到天明」之句,真是有笑有淚的經典情景。

〈窺醉、亭會〉可與《帝女花》之〈庵遇〉相比,還多了疑似倩女幽魂的聊齋奇趣。接着〈詠梨〉更有黑色幽默感,構成無鬼的鬼古。在唐滌生戲寶當中,《蝶影紅梨記》是最有浪漫愛情驚喜感的佳作。

這次除了男女主角,洪海演才子的好友錢濟之也不俗。更突出是陳鴻進演義助名妓的老伯劉公道,好心又風趣,陳鴻進現已成為變化多端、狀態甚佳的丑生,每次觀看他都有出色表現。

 

【新時代新作為 新篇章】京粵港澳戲劇曲藝名家彙聚澳門,為了何事?

原來是中國戲劇曲藝家澳門聯誼會成立了

金羊網訊 記者黃宙輝報導:近日,中國戲劇曲藝家澳門聯誼會在澳門舉行盛大的成立慶典。相關單位和機構的領導,以及來自京、粵、港、澳的戲劇曲藝名家出席成立慶典,共賀該聯誼會的成立。

在就職典禮上,全體領導嘉賓齊唱國歌。隨後,中國戲劇曲藝家澳門聯誼會首屆理監事成員宣誓就職。該會創會會長關仁和仇坤儀、理事長歐志林分別致辭。據介紹,該聯誼會經過三年時間籌備而成立,旨在弘揚中國戲劇曲藝藝術,讓澳門戲劇曲藝文化達到共用、共贏的目的,從而推動澳門戲曲藝術的提升和發展,未來將有序走進澳門各大校園,引領更多年輕人認識粵劇曲藝文化,薪火相傳。未來,該會除了將與內地相關方面加強交流合作之外,亦會借著“一帶一路”之勢,積極與海內外業界互動交流。

此外,澳区全国人大代表高开贤精彩献唱风腔名曲《孤舟晚望》;著名歌唱家唐彪演唱了《牡丹之歌》;中国曲艺家协会刘春生、许健表演相声《出口成章》;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得主欧凯明演唱了《粤伶心曲》;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郭凤女演唱《昭君出塞》;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黎骏声、曹秀琴演唱粤曲《化蝶》;香港名伶尹飞燕、澳门名家朱振华演唱粤曲《幻觉离恨天》;广东粤剧院的黄春强表演折子戏《白猿取桃》。

 

紀念林錦堂逝世五周年 遺作粵劇本正式發行

香港文匯報訊 粵劇紅伶林錦堂逝世五周年,由堂哥生前摯友、學生廖玉鳳編撰的《李治與武媚粵劇本》已開售,昨天創高峰演藝文化舉行了「林錦堂逝世五周年紀念會」暨《李治與武媚粵劇本》新書發佈會。林錦堂遺孀林何嘉茵及愛子應邀出席,梨園同行到場的包括阮兆輝、譚倩紅、梁兆明、藝青雲、衛駿輝、陳艭騿B林寶珠、梁煒康、劉建榮、余蕙芬等,並有數十位堂哥戲迷親臨支持,場面熱鬧。

紀念會上,先放映堂哥的藝術精華、生活片段,由童星開始到一代宗師的舞台生涯,透過影片欣賞其不平凡一生及藝術成就。然後由多位曾與堂哥共事、合作的同行,以及跟隨堂哥學藝的後輩,在台上分享其生平軼事、生活趣聞、藝術表演等等,當中有笑亦有淚,既溫馨又感人。發佈會上堂哥學生廖玉鳳親手獻書予林太何嘉茵。 林太好多謝大家對堂哥仍然有份濃厚感情,相信堂哥在天堂也會參與有關活動。她說堂哥能演能編又能導,去世前幾年更醉心製作一齣齣新戲,而《李治與武媚》就是他的最後遺作,是她最刻骨銘心的戲,能結集成書面世,是對堂哥最大的紀念和奉獻。

據紀念會主辦人萬芳華透露,今年內將會陸續有紀念堂哥的活動,包括各種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