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輝談粵劇觀點

自由市場以人為本,粵劇以觀眾為本

:廖妙薇

 芳艷芬捐款三百萬予香港中文大學推動粵劇發展,算得上一件梨園大事。專責此項目的逸夫書院院長陳志輝教授成為話題人物,他表示,整體計劃在設想中,目前尚未到可以公開的時候,但是芳姐的指引十分明確,捐款用作推動粵劇發展,絕對不要個人崇拜。

陳志輝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市場學系,兼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主任,二零一零年接任逸夫書院院長,他還有多項與金融管理、社會福利、工商管理相關的重要公職,這樣的一位市場學者,怎樣和粵劇牽連起來的呢?近年每年一度中大逸夫書院的吐露絃歌粵曲演唱會,他總是踴躍登場,年前獨唱一曲地水南音《客途秋恨》,還贏得不少鼓勵掌聲。粵劇發展基金八年前成立,首屆執行委員會他在任內做了六年,說明他不是一般發燒友,必對粵劇發展有一定認知和見解,為此請他談談個人的粵劇觀點。

 提到唱粵曲的過程,陳教授要回溯負笈美國的年代。他憶述當年:「留學生的生活其實很苦,那時候讀工商管理碩士,功課緊,心理負擔大,需要有些精神調劑;在外國看見、聽見中國文化的東西,是很感安慰的。唐人街的書店常播放廣東歌,粵曲特別有一種安撫情緒的神奇作用,會使你有意無意跟住它哼幾句,不知不覺便喜歡了。廣東人唱粵曲隨口就唱得出來,唱得好不好另當別論。」

認真接觸粵曲是四十歲後的事,在中大教書,偶然看見黃少俠教粵曲的宣傳單張,挑起日久埋藏的興致,於是在一軒學識了《牡丹亭》、《銀河抱月歸》等曲。其時中大音樂系開辦教職員粵曲班,在這個環境下,接觸的機會多了,興趣也大了。他形容自己,踏進粵曲的門檻,有如一入侯門深似海,很難全身而退;唱粵曲的趣味自然伸延到看粵劇,開始看粵劇是九三年七月,林家聲退出職業舞台最後一次演出──「林家聲舞台藝術匯演」在新光戲院總共做了卅七場,他看了十多場。

業餘專業自由運作互相影響

中大校長沈祖堯兼任逸夫書院院長之時,覺得大學單純做學術研究未免太過乏味,認為須增加文化性活動,提昇校園的文化氣息;因此陳教授早年已著手策劃校園粵劇活動,曾邀請名伶如梁漢威、曲藝唱家如潘佩璇等開講座,辦演唱會及相關活動。他本人與粵劇的關係好像愈來愈接近,然而陳志輝一再強調,他只是粵劇愛好者而非研究者,唱粵曲尚且未到家,遑論甚麼心得,對粵劇的觀點純粹從業餘愛好者的角度出發,並非學者立場。

 就說業餘愛好者吧。今天的粵劇環境,業餘和職業兩者有互相依存的關係,業餘表演的活躍程度幾乎影響職業市場的生機,甚至有反客為主的趨勢,這種現象對粵劇發展是好是壞?

陳教授認為這問題不是目前可以解答的,這種業餘與專業之間的關係,恐怕要等它十五、二十年,讓它自由發展;到了那個階段,大家已經有成熟的心態,一起回顧這過程中逐步演進出來的結果,清楚觀眾接受怎樣的表演方式,那時才會有個定論。

說到底他還是回歸本行,香港是自由市場,自由買賣是市場運作的最佳方法。市場學重視「以人為本」,粵劇以觀眾為本,達成觀眾願望才是最後的目標。

 學習態度以正心誠意為基礎

從業餘人士的角度看,邀請職業老倌一同演出,正面想法是支持這位老倌,並尊為導師,從他身上學習,久而久之,多少有些老倌的影子,從發揚粵劇的角度看,是有正面作用的。「無論教與學,心態最重要。」他說。中國人幾千年承傳的道統,以儒學為依歸,父母所育、老師所教,學子所學,皆以誠意、正心為出發,進而將所學作為修身、齊家的基本態度。尋師學藝講緣份,導師不一定要名家,跟從日久一定有所吸收,能從他身上學到本領的就是良師。以正面態度看事情,老師該以學生為榮,何懼超越自己?所謂愛之、望之、延續之,下一代受人愛戴,上一代的本領才得以承傳。以中大粵曲班說,凡中大師生教職員都可來學,一班無分年齡、資歷,有初來埗到一片空白的,有浸淫日久已見章法的,全部混合上課,那些不介意水準參差的依然學得好開心。事實學生是不停流失的,若覺得這大班上課已不能滿足,另請名師深造,說明個人已有進階,屬可喜之事,導師和同學應為他高興才是。俗語謂「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廟堂」,廟堂傳的不是經文是心法,那個和尚在不在,講的是一樣道理。

藝術承傳有多種,陳志輝認為「藝」最重要,以前科技不發達,表演方法靠口傳身授,前輩的東西難以保留,很多老劇本不知流落何方。過去的藝人都有個習慣,喜歡「收埋自己」,連帶屬於自己的「寶」也收起來,怎樣找出這些寶物,使不致於人間蒸發,乃是當務之急。「禮失求諸野」,他相信東西尚在民間,尋寶不難,難在想個甚麼辦法,可使藏寶者願意拿出來。寶物重光,公諸於世,讓更多人欣賞,才是藏寶的真正的意義。

集多面人才繪製粵劇新藍圖

對於粵劇的未來,陳教授表示沒有做過這方面的研究,不想空談,但認為必須先有個願景。粵劇需要一位很有能力的人,對此抱極大興趣,又肯付出時間,宏觀看大勢,有本事徵集大眾意見,設想出一個新的願景,然後敦促政府、業界、學術界一同聯手,付諸實踐。

目前,政府或粵劇界似乎已有個願景,正在努力實踐中,從事這項專業的新一代也有個別的願景,陳志輝怎麼說呢?他用瞎子摸象作譬喻。大象有鼻子尾巴和四條腿,六個人站在不同位置摸象,只當作六幅不同的牆,腦海沒有大象的具體概念。因此他認為必須從各個位置尋找人才,結合集體力量,共同描繪出一個全方位的新願景。

現在是電子網絡世界,科技有助於訊息流通,電子媒體、社交網站,在可控制的範圍內是相當有利的傳播工具,不可忽視它的力量。

承傳講的是理念,陳志輝說「藝術觀點最重要,有理想要講出來,粵劇需要製造一張新藍圖。」

 按照自由市場的概念,現時各有各做也是一種辦法,每人做一部分,到某個機緣,將各部分合併起來,就成為願景的全部。屆時,有些人必須放棄自己的部分喜愛或願望,以配合整體。「為此我們要學習『放下』,從大處著眼,放得下便心安理得。」

陳志輝授業之餘,也愛講做人的道理,凡事用欣賞角度,欣賞人,欣賞事,世界是美好的。一句格言:「放低自己,行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