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林沖放上實驗舞台

:廖妙薇

看榮念曾的戲總有點累,因為他老要人思考。

上月再演的《舞台姊妹》和《夜奔》都容易引發回響,兩齣戲的主題不但關係著崑曲承傳,它所啟示也正是我們要思考的東西。

榮念曾的夜奔,以逼上梁山的故事、柯軍的演繹,借林冲的角色探討人對自己身份、對政治體制的抉擇。林沖一夜決絕,改變了一生命運。這個決絕,經過多少場問與答的辯論、透徹思考,悟出一個道理可能要經歷很多個世代。林沖是個實驗。

 

林沖叫人抽離自己:檢場怎樣望舞台?觀眾怎樣望林沖?林沖怎樣望體制,觀眾怎樣望觀眾?從看與被看的身份,檢視一個事件發生的前前後後,這樣的思考方式是多角度、多層次,深入、客觀,邏輯性多於感性,較容易看見事情的全面。看見了不等如懂得了,從認知到決斷還有很長的矛盾掙脫過程,正如「林沖家書」提出的質疑和反思。投奔梁山是大半生的回顧、剎那間的決定。林沖是誰?是你,也是我。

 

以石小梅的舞台人生為起點的《舞台姊妹》,乾脆逆轉劇場視點,讓觀眾於舞台後方觀看台前的表演,而演員則以觀眾席為舞台背景,演員與觀眾一同以嶄新角度審視台前的表演。同樣的導演手法,從觀賞者與演出者、看與被看的身份,檢視現代政治、社會、文化與表演藝術家的關係。劇中六位女性,包括韶華老去的、風華正茂的、八十後的老中青三代三地女伶,以及一個旁觀者,她們的故事互相映照;作為觀眾的我,可是其中的一個?我是怎麼走過來,又如何走下去

 

當政治體制影響了藝術的發展,改變了文化產物的歷史,同時也扭轉了人性和命運;主流市場以外的文化,又當以怎樣的形態存在?

《舞台姊妹》不單是這一代女性表演藝術家的故事。《夜奔》也不單是柯軍的《林沖》另一個演繹版本,與其說它借劇場探討崑劇的傳承與生命力,不若以實驗舞台作為知性交流的平台,讓我們從另一角度更新對文化藝術的體驗和反思,重而開拓新經驗和新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