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劍輝百年一遇的機緣

:廖妙薇

為紀念任劍輝百年誕辰舉行的粵劇藝術國際研討會,是踏入二零一三年第一件盛事,儘管學者參與的多、藝人參與的少,畢竟學術界和粵劇界這樣的共融活動,亦算得上百年一見。

粵劇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份,才會受到國人的重視和國際學者的尊敬。把粵劇擺上國際學壇,已不單是藝術的認可,更是承傳和發揚的一個重要里程的起步。任劍輝的藝術成就也許不是粵劇之最,成為國際學術界研究的對象,卻是百年一遇的機緣。

機緣不生於無端,任劍輝必有其過人之處,使得研究者亦因她而著迷於粵劇。

研討會上聽了部分學者發言,當中有幾點感受特別深刻,在此與讀者分享。

任劍輝初學戲即以小武專腔專演,功夫了得,絕無欺場。有看過任劍輝《高平關取級》和《羅成叫關》者稱,水髮、絞沙、車身搶背,打的厲害,尤勝男人。

有搜集任劍輝演戲資料甚詳者,提到任學桂派,並沒有拜師桂名揚,她的小武功夫是偷學得來的,女桂名揚的稱號,正是躲在虎度門偷師兩年心領神會的成果。

一門學問,若全心專注鑽研兩年,已經可以寫成研究論文拿個博士學位。今日的虎度門,依然擠擁熱鬧如昔,可有幾個年輕面孔,有能耐在那裡一站兩年?不知是否這個原因,到現在還是出不了第二個任劍輝。

學者指出,任劍輝看來沒甚麼特色,他唸白像唱歌,唱歌像講話,好像跟你說話一般自然。就這麼平淡,卻包藏了曲中三絕:腔純、板正、字清。無所謂任腔,無人學得任腔,因為任劍輝就是任劍輝,她的戲、她的聲音,給人那種舒服感、愉快感,是無法學習的。

她的戲,無論是悲劇喜劇,無論演甚麼角色,總有一種陪伴你快樂過一生的正能量,可以使戲迷愛到至死不渝。正能量從何而來?從她溫良、平和的品性,寬厚、包容的待人態度,正直、無私的處事方式。

由是領會:學任劍輝,不是學她的手眼身步法,要學她的品性為人。相信席上與會者都有此同感。因此我以為,研究任劍輝不是偶像崇拜,是一種文化底蘊的探究,是一種民族精神的尋根。

送舊年迎新歲,際此春暖花開時節,借任劍輝百年不老的溫情,祈盼新春的喜氣臨照人間,社會安寧,人心向善,戾氣化青煙,吉祥拜門來。

 祝願一年好景,平安喜樂常在你我心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