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廬山風情美                曹乾石

夏日上廬山,別有一番風味。自古廬山乃避暑勝地。那天,我們冒著七月流火,順著崎嶇的盤山公路扶搖而上,一路上林木葱蘢,山澗溪水潺潺,暑熱慢慢變成清涼,雲蒸霞蔚間,牯嶺街到了。

我們下榻的旅店小而精緻,原是嶺上山民自家經營,窗明几淨。打開衣櫃,竟聞到一股久遠的青草味兒香,好似這兒已經荒蕪了很久的模樣了;床鋪宛然便是標準房的設置,雖沒開冷氣,但是摸上去涼意襲人。主人笑道:「這山上就是這樣的,大熱天也不要開空調,不但涼快,濕度也蠻大的呢,夜間要注意著涼。」

安頓好行李,我走上三樓的陽台,極目四周,但見秀木成林,濃蔭如蓋,一幢幢小樓掩隱在山林中。明明是中午時分,卻給人置身清晨的錯覺。中午就在旅店用餐。店家說:「鄉野小店,沒什麼好吃的。」我們讓她只管拿家常菜過來。一會兒,飯桌子上就擺不下了。許是肚子餓了,這鬆軟的米飯吃起來特別香。江西人嗜辣,桌子上少不了辣椒。只見這尖椒碧綠油亮,微微透明,火候恰倒好處,勾引我忍不住咬一口。頓時,一股鮮味直鑽味蕾,緊接著香味從咽部飄入腦門,最後辣味從舌頭邊緣向中心地帶蔓延,讓我輾轉反側欲罷不能。好辣椒!喝了一聲彩,同伴提醒:「這是用特別的豆豉爆炒的,滋味當然不一樣。」我仔細一看,果然翡翠叢中有點點烏黑,怪不得如此鮮香脆辣。當下趕忙大扒一口飯,用來抵擋那火辣辣的美味。突然,我發現同伴在埋頭苦幹,碗裡還堆起老高的一疊豆腐衣。難道這也好吃麼?我猶豫著伸出筷子。噢,原來這不是豆腐衣呢!好鮮甜,越嚼越有味兒。同伴耳語:「這是竹衣燒肉,竹衣呢,就是竹子裡面的那層薄膜,用來燒肉,著實好吃!」山裡人家拿新鮮的竹子掏出竹衣曬乾成菜,吃時用水一發就恢復原來的清純了。我想,蘇東坡曾說過:「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那麼,這廬山竹衣燒肉看來也是雅俗共賞的絕配了。

夜晚的牯嶺街竟是熱鬧非凡。晃悠在童話般的天上街市裡,我要找一家風味店體會一下風情。街上家家店舖人聲鼎沸,店家還是熱情相迎:「客人,裡面坐,正宗的三石湯!」三石湯?店家說,這是廬山名菜,由土產的石雞、石魚、石耳同煮,鮮美滋補,不可不嘗。我發現這裡的辣椒都很美味,菇類更是層出不窮。所謂山珍海味,不過如此吧。少頃店家把三石湯端來,果然不同凡響。一鱗半爪沉於盆底的石雞,黑牡丹般漂浮上面的應該是石耳,而石魚因其透明而遁形了。呷一口,頓時胃口大開。

奇妙的是不見半點油腥,入口卻醇厚無比。店家告訴我,這湯是經過四個小時的煎熬而成的,味道都已經融入湯裡了。我撈上來一個斑斕爪子!是石雞嗎?我不敢下箸,同伴悄聲說:「這個嘛,聽說石雞伴蛇而棲居,長在陰暗潮濕的山洞裡……」啊!我差點驚叫起來,想擲筷而走,店家說:「不要緊,現在的石雞都是人工飼養的,哪裡還有天然野味呢!不過,味道卻一樣鮮美。」我原也擔心這是來歷不明的「野貨」,聽他一說倒放了心,但終究不敢碰那花花爪子,只顧喝湯。另一味蘑菇燉石雞,我當作紅燜牛蛙猛吃,結果同伴大笑:「石雞其實就是蛙類,肥美如雞方得此諢名,你可真識貨!」

山上的夜,分外清朗。月明星稀,涼風卻吹來一片市聲。我們循熱鬧而遊去,竟發現一個山珍市場。茶樹菇猴頭菇,黑木耳石耳,靈芝,和那竹衣竹蓀……一打聽價錢,便宜得簡直不敢相信。這些貨都是山民的土特產,自產自銷,價錢當然便宜了。

我心中暗喜,看來回去的時候,我要抱著一大捆廬山的乾貨寶貝下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