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圓圓與冒辟疆                                作者:陳雄

 明朝「復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風流瀟灑,飽讀詩書,富於才氣,難能可貴的是他正直不阿,敢於與閹黨對抗。那個時代的江南名妓氣節頗高,彷彿達成一種共識,都喜歡有才學、有膽識、有正義感的文人。冒辟疆正是這樣一個人,據說當時無數女子寧願給冒辟疆當小妾,也不願做貴人的正妻。

 冒辟疆自己寫文章透露,陳圓圓曾對他一見傾心,他在懷念董小宛的文章《影梅庵憶語》裡記述過這段擦肩而過的緣份。

 冒辟疆在文中並未直接道出陳圓圓的姓名,稱她為「陳姬」。說他初見陳圓圓時,「其人淡而韻,盈盈冉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真如孤鶯之在煙霧。」

 當時陳圓圓穿韝@套淺黃色的裙子,如暮靄中孤單的黃鶯,惹人憐愛,而她的咿咿呀呀的唱腔,如珠玉在盤,更讓冒辟疆感官舒坦,欲仙欲死。才子動心,佳人含情,兩人情投意合,談話一談就到了四更時分,忽然風雨驟起,陳圓圓急颻n回家,冒辟疆拉韟o的衣角相約佳期。陳圓圓說:「過半個月後,一起到光福看那『冷雲萬頃』的梅花吧!」冒辟疆說半個月後,他要去接母親,於是再次約定,索性等到八月,兩人一起到虎丘賞桂。

 等到冒辟疆接母親回來,路過蘇州,卻聽說陳圓圓被豪強搶走了。他跟朋友談起陳圓圓,惋惜自己沒艷福,一再歎息「佳人難再得」,朋友則告訴他一個驚喜:被搶走的是假陳圓圓,真陳圓圓現在所藏的地方離這裡很近,他可以帶路,陪冒辟疆去看她。

 於是冒辟疆與陳圓圓再次相逢,按照冒辟疆的敘述,陳圓圓見到故人後,十分驚喜,由於她剛剛逃脫虎口,驚魂未定,寂寞淒涼,很想與他作一番徹夜長談,說有事相商。

 冒辟疆當然知道陳圓圓要商的是何事,陳圓圓雖艷麗無雙,是獵艷的最佳對象,然而要談婚論嫁,他可沒有思想準備,於是找借口說放心不下母親在船上的安全,連夜回去了。

 陳圓圓硬是十分看好冒辟疆,第二天早上化了淡妝去拜訪冒辟疆的母親,準備搞曲線愛情攻關,並且執意邀他再去她家。月光如水的夜晚,陳圓圓再次向他表白托付終身的願望。他則很煞風景地委婉回絕了,理由是他父親正陷於起義軍包圍,他沒心思考慮這事。並且說,他兩次找她,只是無聊消遣罷了,她的要求過於唐突,令他驚訝,必須趕快打消念頭,以免耽誤了她的終身大事。

 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是相當不客氣了,擱平常的女子身上,立馬掉頭就走。然而陳圓圓的臉皮厚得可以,說對方如果沒有完全關死那道門的話,自己可以等。美人無怨無悔的癡情讓冒辟疆再也無法拒絕,只是有些敷衍地順口答應,陳圓圓就「驚喜申囑,語絮絮不悉記」,冒才子詩興大發,還寫了絕句贈給她。

 到了第二年的二月,冒辟疆的父親沒有危險了,他才有心情再去找陳圓圓,沒想到陳圓圓這次是真被人搶走了,搶他的人是崇禎皇帝寵妃的父親田弘遇。

 冒辟疆悵然若失,鬱悶無比,他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遇上紅顏知己董小宛的,算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一種吧。不然,那篇深情款款的《影梅庵憶語》就不會問世了。

 冒辟疆自述的這段艷遇經歷頗為自戀。表面上看,陳圓圓對冒辟疆鍾情得很,其實這裡面也沒什麼愛情可言。

 在那種亂世裡,劫後餘生的陳圓圓,哪裡有心思談情說愛,她只是想以最快的速度,找一根值得托付的救命稻草而已。「驚喜申囑,語絮絮不悉記」,如果真有這回事的話,更是說明了一個亂世中的女人飄泊無依的心理:依偎在男人懷裡,對他軟語纏綿,譬如說你要說話算數啊,不要拋棄我啊,在外注意身體啊,要想我啊……

 這不過是弱女子楚楚動人的生存法則罷了。其實,陳圓圓未必真正愛過冒辟疆。冒辟疆即使後來娶了董小宛,還對陳圓圓念念不忘,有惆悵也有炫耀:天下第一美人曾經愛過我,我卻沒怎麼當回事,我冒辟疆風流公子的名聲,不是虛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