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記載的大地震                          陸茂清

蒲松齡的《聊齋誌異》中卷二《地震》一篇,並非「寫妖寫鬼」,也非「孤憤」之作,而是真切又詳細的紀實,所記的是發生在清朝康熙初年的一次特大地震。

這次地震發生在「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戌刻」(公元一六六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十九點至二十一點間)。是日,蒲松齡來了稷下的表兄李篤之家裡作客,李篤之沽酒置菜盛情款待,兩個在燈下淺斟慢酌,邊交流寫詩填詞之道。酒酣又談興正濃時,地震發生了:「忽聞有聲如雷,自東南來,向西北去,眾駭異,不解其故。俄而几案擺簸,酒杯傾覆,屋樑椽柱,錯析有聲。」兄弟倆及李家老小一時不明所以,相顧失色,待得知是地震後,疾步出屋。這時地震高峰到達,「見樓閣房舍,仆而復起,牆傾屋塌之聲,與兒啼女號,喧如鼎沸。」蒲松齡感覺「人眩暈不能立,坐地上,隨地轉側。河水傾潑丈餘,雞鳴犬吠滿城中。」

過了好一陣,才稍微安定下來。兩兄弟走去街市,但見「男女裸聚,競相告語,並忘其未衣也。」是說男女老少都光著身子聚在一起,因受驚嚇的緣故,結結巴巴連話都說不出來,還都忘了沒穿衣裳呢。

後半夜,傳來了許多關於地震造成的「真非常之奇變」,諸如「某處井傾仄,不可汲;某家樓台南北易向;枉霞山裂;沂水陷穴,廣數畝。」這次地震的震級為八點五級,震中在山東南部的郯城、臨沂、莒縣一帶,是我國歷史上有記載的最大一次地震,波及華東、華北地區的十多個省份,傷亡慘重,只壓死的就有近五萬人,倒塌的房屋無以計數。請看康熙朝《郯城縣志》記載:「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戌時地震,一時樓房樹木皆前俯後仰,城樓垛口、官舍、民房並村落、寺觀一時俱倒塌如平地……閣邑震塌房屋約數十萬間,真為曠古奇災。」又康熙朝《莒州志》:「男女老幼死者共二萬餘人。」

再《泰安州志輿地》:「十七日戌時忽有白氣衝起,天鼓忽鳴,城隨大震,聲如雷鳴,音如風吼,隱隱有戈甲之聲。或自東南震起,或自西北震起,勢若掀翻,樹皆仆地,城垣、房屋塌坍大半,城市、鄉村人昏露處。」蒲松齡是這次特大地震的親歷者,又是倖存者,他把這次地震的親身經歷記錄下來,編入了《聊齋誌異》,留下了一份彌足珍貴的地震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