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酒趣漫談                 王宏宇

自古以來,人們與酒結下了不解之緣,至於文人墨客,與酒的緣分則比常人更深一些,這裡擷取幾則著名畫家的酒趣故事,以饗讀者。

著名的國畫大師傅抱石不但國畫畫得好,而且喝酒的水平也很「高」。他每天都要喝酒,即使三年困難時期,在物資供應極為緊張的情況下,也不例外。因為當時買酒特別困難,他的一位在南京工作的學生,為解決老師買酒難的問題,特地向江蘇省人民政府打報告,請求幫助解決,當時的副省長管文蔚在報告上做了特別批示,要求商業部門每天必須保證供應傅抱石半斤酒。

一九五九年傅抱石奉命與關山月合作,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創作巨幅國畫《江山如此多嬌》,當時因為買不到酒,傅抱石無奈之下,只好「罷工」了,他作畫有個特點,就是「無酒不成畫」!為了按期完成任務,傅抱石不得不直接給周總理寫信求援,周總理看了來信,立即派人買了一些茅台酒送去。當他們兩人完成畫作離開飯店時,服務員在傅抱石的床底下清理出的空酒瓶竟有四十多個。

傅抱石陪客時也常常是以酒代茶。家中來了客人,他在為客人泡上一杯茶後,自己則倒上一杯酒;客人來求畫時,深知傅抱石是「無酒不成畫」的,所以送給傅抱石的禮物也大多是酒。

著名漫畫家豐子愷也算得上是位酒翁。欣賞他那獨具風格的漫畫作品,你會發現其中不少是以酒為題材的,這也與他平時愛飲酒有著直接的關係。

豐子愷喜歡飲黃酒,而不飲白酒,他的飲酒理由很簡單,飲白酒容易醉,而飲黃酒不容易醉。

對於飲酒的樂趣豐子愷是這樣描述的:「二三人情投意合,促膝談心,各人一杯黃酒在手,話興一定更濃,吃到三杯,心窗洞開,真情摯語,娓娓道來。古人所謂『酒三味』,即在於此。」豐子愷飲酒,尤喜晚酌。他說:「我借飲酒作為一天的慰勞,又作為家人聚會的一種助興品。」

豐子愷善詩,從詩中也能看出他對酒一往情深。一九三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武漢空戰大捷,他即賦《望江南?逃難》詞六首。其中一首曰:「聞警報,逃入酒樓中。擊落敵機三十架,花雕美酒飲千盅,談話有雄風」。

人們所熟悉的著名漫畫家丁聰,也有不少關於飲酒方面的趣聞趣事。

丁聰愛酒,但對酒卻不挑剔,用他的話說「不管什麼樣的酒,我都能對付」。他飲酒的範圍極廣,從茅台、五糧液到雜牌酒,甚至小作坊生產的散裝酒以及黃酒、果酒、外國洋酒,一句話,只要不是毒酒他全喝。但他的酒量並不大,充其量不過三両左右。

丁聰儘管什麼酒都喝,但他也有自己的規矩,就是每次飲酒只飲一個品種的酒。他性格豪爽,不喜歡獨自飲酒,特別是有了好酒總是約朋友來共同品嘗。

丁聰說,「酒不光味美誘人,還能調動人的情緒,書畫界的人飲酒是古已有之的,如蘇東坡、唐伯虎、鄭板橋等等。「現代的也不少,漫畫界的方成算一位,國畫界一位名人更是每日不離酒;他還有一方印章,叫做『往往酒後』,你看多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