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聞網-成都商報訊

  五年收入兩億五千萬美元,這個看來是世界上目前最值錢的足球運動員貝克漢姆,不久將從馬德里飛往美國洛杉磯。在結束自己在西班牙的足球生涯之後,他在馬德里購置的那套占地一萬平方米、價值500萬歐元的豪華住宅也將易主。深藏在馬德里北部富人區莫拉雷哈的這套豪宅,大名鼎鼎的貝克漢姆是怎樣生活的呢?本報特派記者孫俊毅近日走近莫拉雷哈,走近他的豪華別墅,找到了他在這里生活的種種痕跡……

  超市問路 小貝是這常客 收銀員願為他生孩子

  莫拉雷哈的豪華別墅一棟連著一棟,像個迷宮,于是記者決定從該區中心廣場不遠處的一家超市入手,打探何處是小貝的家。

  這是一家中等規模的超市,共有5個貨架,但生活用品十分齊全。“貝克漢姆?他經常來我們超市購物!一般他會在周六上午來,如果運氣好的話你周六上午或許能在這里碰上他。”身材矮小的店員豪爾赫顯得很興奮,然後若有所悟地告訴記者,“他最近一次過來是上周四,戴了一頂黑色帽子和太陽鏡。哈哈,我手機里還有貝克漢姆在這里購物的錄像!”說完,豪爾赫拿出他的手機播放給記者看。畫面中,小貝不停地俯身尋找需要的東西,而且還對鏡頭微笑了一下。“貝克漢姆人很好,他從來不會拒絕我們店員跟他合影的要求,而且也一定會滿足來我們超市的其他顧客。”體態略顯肥胖、負責銷售肉類的馬諾羅這樣透露:“貝克漢姆來這里就跟普通人一樣,當然有時他會帶上兩個腰間別著槍的保鏢,這時候貝克漢姆自己不會下車,由他的保鏢進來買東西。”

  收銀員是兩個女孩,其中一個叫貝拉的性格十分活潑,“他來這里什麼都買。我還見過他的妻子維多利亞,還帶過他們的兩個孩子一起來。”不過後面的話卻讓記者大吃一驚,“我也很喜歡貝克漢姆,我願意和他生7個孩子!”說完便哈哈大笑。貝拉的手機中存有兩張與小貝的合影,照片是在該超市的兩貨架之間拍的,貝克漢姆身穿藍色外套,頭戴一頂帽子,胸前挂著太陽鏡,而左邊的貝拉笑起來卻不太自然,表情有點殭硬。

  超市巧遇 小貝保鏢光臨 專挑頂級火腿

  突然,銷售肉類的馬諾羅從背後喊了聲記者,並指著櫃台前的一位客人說道:“他就是貝克漢姆的保鏢。”果然是個身材魁梧的家伙,身高在1米90左右,略有些謝頂,年齡看上去大概40歲,表情相當冷酷。

  馬諾羅正在給這個保鏢切火腿肉,火腿被切成很薄的一層又一層。記者發現,這種火腿是這個超市中最貴的,價格為每公斤139.8歐元。據馬諾羅介紹,西班牙的火腿肉一般價格是每公斤30歐元左右,這種139.8歐元的算是最頂級的火腿了。切完火腿肉之後,那個保鏢又叫馬諾羅切了一些每公斤89.5歐元的里脊肉。

  這位保鏢始終一言不發,對記者的任何提問一律拒絕回答,記者給他拍張照片的請求也被無情拒絕。切里脊肉的時候,又走過來另一位身材高大的同伴,是小貝的另一名保鏢,手里拿著一些小商品,但他們兩人之間幾乎沒有進行任何交流,等馬諾羅切完肉後便稱重、計算價格,他們購買的火腿和里脊肉總共花費66.6歐元。兩位保鏢離開後,收銀小姐貝拉告訴記者,除了肉類,他們還購買了一瓶3.7歐元的洗衣液和三盒火柴,總共花費73.6歐元。

  聽說記者要去找貝克漢姆的豪宅,熱情的豪爾赫再次主動介紹起來:“離這里很近,大概步行15分鐘。”豪爾赫在記者的本子上畫起了地圖,並讓記者記住豪宅的詳細地址是莫拉雷哈主幹道孔德南街第11號。

  油站打探 去皇馬訓練 小貝只開法拉利

  按圖索驥,記者從這個超市出門後左拐前行,不遠處有個小型的加油站,由于這里是從莫拉雷哈豪宅區出來,駕車駛往馬德里市區高速公路的必經點,根據常識判斷,貝克漢姆應該常會來這里加油。一位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員同樣給出了肯定答複,並指著他身旁的同事說:“他叫胡安,是貝克漢姆的好朋友。”

  胡安點了點頭,卻笑著說:“當然算不上好朋友。只是貝克漢姆常來這里加油,所以我跟他也有點熟了。一般他都是上午去巴爾德貝巴斯訓練營訓練,經過這里的時候順便加點汽油。貝克漢姆一點都沒有明星架子,但是他很少說話。如果你需要照片,我下次可以幫你向他要一張,他有時車里會有。”胡安還透露說,小貝去訓練時都是獨自駕車,開的是一輛法拉利,而如果是保鏢駕駛,開的則是悍馬,但是胡安說他從來沒有在加油站看見過辣妹維多利亞和小貝的兒子一起出現。

  目擊宅門 “11”號就是小貝的家

  順著莫拉雷哈主幹道繼續前行,就逐步深入一棟連著一棟,但各自獨立的別墅區,越往里走,環境愈發幽靜,彎道很多,林木茂盛,越來越有一種置身于世外桃源的感覺。路上車來車往,遇不到一個像記者這樣徒步深入的行人。道路兩旁除了密林就是很高的圍牆,只有從大門處才可以看見里邊豪華的別墅。

  繞過幾個彎道後,記者看見了一棟豪宅的外牆上寫著“12”的字樣,正在擔心是否走過之際,斜對面一淺黃色的外牆引起了記者的注意,它比鄰居家的外牆更有氣派,走近一看,居然發現牆上左右兩邊恰好有兩個呈亮的藝術字“11”,黑色的大門緊閉,上面是紅色的琉璃瓦,通過鐵門與屋頂之間的縫隙,只能看見里面別墅露出的一個黃色屋頂。房屋四周則由茂密高聳的兩層樹木以及鐵絲網嚴密地保護著,根本看不到里邊的任何“風景”,在林木外牆的一個轉角處則有一個衛星接收器,看來西班牙語並沒有過關的貝克漢姆大概更多的還是收看英語節目。

  走近豪宅 全方位監控的別墅不許拍照

  回到門前敲門,一個穿著類似黑色警服的門衛打開了最邊上的一小扇鐵門,對于有人敲門,他並沒有吃驚的表情,因為他早就通過門房內的監視器看到了一切。“這里是貝克漢姆的家嗎?”記者問道。門衛的回答很友好:“是的。”

  透過這扇小鐵門,記者看到里邊的首先是一個草坪,中間還有噴泉,然後才是一棟兩層樓的別墅,從外部看,與記者先前了解到的這套占地1萬平方米的豪宅情況基本一致。據悉,這套豪宅至少價值500萬歐元,前主人是委內瑞拉歷史上頗有爭議的人物、曾經的軍政府獨裁者佩雷斯-西門內斯。1968年後,這位前委內瑞拉統治者流亡馬德里,一直到2001年9月病逝。貝克漢姆離開皇馬加盟洛杉磯銀河後將會把這套豪宅出售,相信巨大的名人效應自然會保証它的價值。

  當記者要求給里邊的豪宅拍攝一張照片時卻遭到了拒絕,即使是站在門外拍也不允許。這時候,門里探出了另外一個腦袋,正是記者在先前的超市見到的那個保鏢,他也認出了記者。比起那個門衛,保鏢的臉色要嚴厲許多,即使一再請求只是透過門縫給里邊的別墅拍一張照,也被無情地拒絕,並冰冷地關上了鐵門。隨後透過門房的黑色玻璃,記者發現里邊有幾台電視正在播放門外以及別墅四周每一個角落的監視畫面。

  記者只好從豪宅的門口退回大路,拍幾張豪宅大門的圖片,剛拍攝完畢,一輛警車就停在記者身邊,里邊一個穿著制服的人搖下玻璃窗詢問記者在做什麼,然後他告誡記者不要去打擾私人住所。

  到肥羅家起碼走一小時

  小貝豪宅的斜對面是一所名為“liceo europeo(歐洲學校)”的多種語學校,一位在門口等待家長的學生告訴記者,“我們都知道對面就是貝克漢姆的家,但他的兒子不在我們這里讀書,而是在一所離這開車需要四個半小時的學校。”這個學生指著另一個方向說。

  沿原路返回,在接近那個加油站處還有一個綠色崗亭,警衛透露說,“莫拉雷哈豪宅區住著很多名人,皇馬的貝克漢姆、羅納爾多、卡洛斯、範尼都在莫拉雷哈住。”他摸了摸頭,思索片刻後繼續說,“貝克漢姆住在孔德街,而羅納爾多的豪宅位于阿爾托街124號,卡洛斯的則在阿爾托薩諾街5號,但都太遠了,步行至少需要一個小時。”

  記者手記

  莫拉雷哈是醜陋之地

  莫拉雷哈是皇馬住宅區的代名詞,從麥克馬納曼到卡洛斯、索拉里、菲戈、齊達內、羅納爾多、貝克漢姆、歐文、範尼斯特魯伊,那里幾乎可以見証近10年來所有皇馬著名外籍球員的來來往往;這個位于馬德里北部15公里、已經不屬于馬德里市的村莊更是富有的象征,林木茂盛,環境清幽,各種名車穿梭于林蔭小道,像記者這樣徒步深入莫拉雷哈的行為會被視為異類;甚至如果你在某家別墅門口停頓下來接個電話,主人都會立即出來用警惕的語氣詢問你,因為他早就在家中的監控錄像中看到了你在門口的一舉一動。

  走出莫拉雷哈,需要很長一段路才可能攔到出租車,要知道,居住在那個村莊里的富人根本不需要打車,他們的豪宅庭院內隨處可見多輛名車。記者從莫拉雷哈出來,走了15分鐘,隨後又等了20分鐘,才好不容易攔到一輛回馬德里市中心的出租車。

  “你是在莫拉雷哈工作的吧?”這竟是健談的出租車司機拋出的第一句話--顯然司機一下子判斷出記者不是屬于居住在那里的富人。當記者告訴他,我只是一名游客,來看看莫拉雷哈究竟如何富有以及皇馬球員的宅邸如何豪華時,司機似乎有點不太高興。

  “你要游覽馬德里為什麼不去太陽門?為什麼不去主廣場(注:這兩處是位于馬德里市中心的景點)?那里才代表馬德里!莫拉雷哈是個醜陋的地方!那里居住著最富有的階層,一套別墅至少200萬歐元,但你要知道,他們並不代表馬德里。”

  記者聽到的是不是反映了馬德里普通民眾的聲音?只需要問一個問題,便有了答案:他是馬德里哪支球隊的球迷?“當然是馬德里競技!”司機斬釘截鐵地回答。在馬德里,皇馬與馬競始終代表著兩個階層,誓不兩立。“皇馬是富裕和地位的象征,而馬德里競技則是真正的平民球隊”,司機做出了最好的詮釋。

  本組稿件均由本報特派記者孫俊毅 發自馬德里